打印

[轉貼] 《聖女的救贖》第十回 大輪姦

 
收藏  |  訂閱
19  14.6k

回覆 9# 浪花十三 的帖子

吃雞髀

      利雅娜笑了笑,說:「好衰呀!韋主任叫人假期O T,就是不肯請人吃下午茶!」

      阿津一慌,不知如何回答,只說:「好啊,你要吃什麼?我立即外賣回來。」

      利雅娜像個小女孩一樣,指著阿津的褲錬,說:「我要吃雞髀槌!我要吃!」
     利雅娜像個小女孩一樣,說:「我要吃雞髀槌!我要吃!」
     這個情動的異國少女,帶笑拉開阿津的褲錬,聲音清脆利落。

     這一刻,同一條邨,另一個單位,黃綽芝站著,無可奈何地拉下半截套裝裙的拉錬。
   「Hey Misy,每次見到女人著黑絲𧙕,我就想睇下裡面係點,不如你就⋯⋯」坐在桌子另一面的莫老爸帶着淫笑說。

   「你哋啲中國女人,學埋美國女人啲衰嘢,著埋呢啲黑絲襪同高踭鞋,去引人,知唔知會引發社會好多禍害?由男人話事,女人聽聽話話嘛好囉!

   黑絲襪半透內在風光,那粉紅的喱士底褲若隱若現。黃綽芝的半截套裝裙已掉在地板上,她夾緊雙腿,希望掩著春光,可是這樣她的大屁股就顯得更圓更大。
   
   莫申明的父親帶著狐狸一樣的淫笑,欣賞著黃綽芝。

  「Misy,你坐下!」

  他彎下身,從那張小餐枱下抬起黃綽芝雙腿,還好她腳還不短,腳掌就在莫申明父親那邊。這個約莫四十歲的男人,就用黑絲襪的腳掌,粗暴地拉下自己的短褲。

那條男人的黑鰻破褲彈出,他把玩著黃綽芝一對四十號的腳掌,輕輕夾著,得意地說:「𠹳𠹳𠹳,misy,同我footjob啦!」

黃綽芝一怔,她四十號的腳掌,竟然不能夾住整條大黑鰻。
   
「𠹳𠹳!係囉!你上下咁郁對腳啦。幫我打飛機啦。」

莫申明的父親,非常享受黑絲襪的磨擦。

「係呀,misy,腳掌凹下去的位置,按摩我個龜頭。」


「我睇過你同老公條片,佢連我一半的長度也沒有。哈哈,而且你哋中國人都係咁,又短又弱。𠹳𠹳𠹳!」
  
黃綽芝苦於自己的片段被莫申明的老父手上,只得乖乖屈從,不過真的,那大黑鰻比自己的四十號腳掌,還大上半截,而且又粗又硬。

「哈哈哈,你畀我講中咗,面都紅晒!睇落misy你都幾靚,我可以娶你做老婆,做我其中一個香港嘅老婆啦!」

黃綽芝素來少運動,而且運用腳掌取悅男人實在考驗腳力 ,沒三四分鐘,已在抖震。

莫申明的老父看著女人顫抖,有變態的滿足。

「你哋啲香港女人真係玩得唔耐!惟有我自己嚟!」

他把玩著一雙腳掌,讓這個女音樂教師輕掃自己胯下的肉袋。

黃綽芝覺得自己正在好像掃著一對黑鐵球。無論大小和重量,都不是黃綽芝所見過的。

「我裡面有好多嘢可以射畀misy你!嘿嘿嘿。」

他愈掃愈興奮,他細看著黑絲襪中的腳趾。


[ 本帖最後由 浪花十三 於 2024-2-21 01:42 編輯 ]

家訪五


「misy,我要你啲腳趾。」

他用力一拉,黑絲襪的前端就破了,黃綽芝就露出一雙白白的腳前掌。

原來莫申明的老父,竟然深受黃綽芝深紅的腳趾甲所吸引。

他用力地把黃綽芝白白修長的腳掌夾緊大黑鰻,上下舞動著。

大黑鰻愈來愈硬,磨擦到臨界點的時候,為了延長時間,竟抽出來用上腰力,用自己的大黑鰻拍打在黃綽芝的大腿內側和腳面上。

整個單位都是啪啪有聲。

黃綽芝感到那大黑鰻又粗又大,而且硬得似石柱。


打了幾十下之後,黑鰻的前端敞出分泌了大量的汁液。多得黃綽芝以為他流精了。

「呀家長,你啲污糟嘢流到我對絲袜濕哂,我點樣行返去?」

「misy,你咁多嘢講!」

莫申明老竇一嬲,竟將摺檯移開,彎下身來,赤手把黃綽芝的絲襪尖端扯開,「裂」的一聲。這個傲慢的女音樂教師既怕自己與校長的色情短片被他傳出去,面對這個壯漢,又驚又羞,一時無法抵抗。


絲襪左右,各被他扯裂幾處。

黃綽芝就乖乖地坐在椅上,雙腿微張似被風吹斷的樹枝,軟攤。

這個毫不憐香惜玉的男人,就把大黑鰻插進這些分布在大腿、小腿的裂口,不停抽送。


「反轉!」他大力拍了這個女人的屁般幾下,再撕開包著黃綽芝屁股的絲襪褲。

他把黑鰻頭往這個女人的屁股表面大力摩擦。

「misy,你個屁股都幾多幾滑!吔!」

這男人雙手用力捉實黃綽芝,拼命抽送,黃綽芝扶著椅背,生怕從椅上掉下。

黃綽芝感到底褲被拉開。這個少數民族男人的黑鰻魚頭,正貼著自己的肛門,她心想:「校長那廢物搞我後面,已經超疼,若果這個男人插進來,肯定會爆。」

黃綽芝怕他乘機插進,所以像忍大便一樣,緊閉肛門,再扮下嬌聲低叫。

她拼命扭動,用肛門的嫰肉,摩擦他的黑龜頭,希望他盡快射精。

可是卻給這個男人誤解了:

「嘿嘿嘿,misy你果然係淫!我都說,你們穿黑絲襪的女人都是淫娃,要懲罰!」

她覺得那男人的大黑龜頭分泌出更多的滑液,好怕他會攻進去。

可是,這個女人不得不承認,這樣給男人磨肛門,自己前面的地方卻是不斷源源不絕的分泌著。

黃綽芝成功了!

受不了女人肛門又暖又滑的摩擦,他射精了,那大灘的精液從黃綽芝大大圓圓的屁股流到大腿,有些從各絲襪裂口溢出,有些支流竟順著小腿,轉至腳掌,滲進腳趾縫。

黃綽芝在椅上顫抖,卻不敢下來。


「𠹳𠹳,misy,明天記得再嚟,玩過第二樣。否則我會將你同校長條片放上教育局投訴你。𠹳𠹳!」莫申明的老爸這樣說。

黃綽芝想脫掉浸滿精液的絲襪。

「著住佢!佢咁鍾意著黑絲襪吖嗱!嘿嘿嘿!」

黃綽芝腳下的黑絲襪裂口還可以用西裝外套擋著。
可是腳趾與高踭鞋櫳滿是精液,她覺得好難受。

「那個死阿津!」

可是,同一條村,韋主任卻不想離開利雅娜的溫柔鄉。

「啊,韋主任,我要拉開啲雞皮,先可以食到雞脾啊。」
                                                                                                        家訪 五    未完待續

[ 本帖最後由 浪花十三 於 2024-2-28 14:36 編輯 ]

不知道黃綽芝如何回家,韋主任卻不想離開利雅娜的溫柔鄉。

「啊,韋主任,我要拉開啲雞皮,先可以食到雞脾啊。」


利雅娜纖手拉開阿津厚厚的包皮,露出那個不算大的龜頭。

阿津一向看慣日本av,心中只有那種高速的上下套弄,沒有想過利雅娜那種輕柔的手動方式。

利雅娜的手掌不算小,雙手合什已完全包住阿津整根東西。

這個柔情的南亞女孩,用手掌環繞柱身柔柔摩挲。不一會,她兩手把拇指與食指合成一環,套入阿津的龜頭。左右手輪換,來來回回,已將阿津的硬度推向高峰。

「韋主任,你舒服嗎?」利雅娜一面用手,一面用細看著她喜歡的男人。

「雅娜,我......」

「韋主任,你舒服嗎?要不要我加快?」說著雙手連連加速。

阿津竟舒服得張口抖氣。

「不,不要啊,雅娜,我......停.......」阿津好像已捱不住了。

他按住利雅娜雙手。二人站起來。

利雅娜好開心,因為這是二人第一次雙手正式接觸。

利雅娜心甜的樣子讓阿津非常難忘。

「利雅娜......」阿津本來想制止她的手部動作,但現在看到她那動人的樣子,他真摯的挽著她的雙手。

二人的情意在這一刻完全相通。

利雅娜情深一吻,那個熱情的嘴唇印在阿津唇上。她那又曖又濕的舌頭輕輕撩進阿津的口腔,似是靈蛇游走。

阿津發覺自己的口腔每寸都受到利雅娜的挑弄,下面又更硬了。

利雅娜說:「韋主任,你還硬著。不如......」

她先著阿津坐在梳化上。

她自己有韻地搖擺身體,左手繼續套弄著阿津的硬物。

右手潛進自己的民族服裝,拉下自己的內褲。那是一條小小的孔雀綠內褲。

熱情的利雅娜嬌羞地側身,故意不讓自己喜歡的人正面看到自己的陰部。

可是阿津卻在短短的一剎,看到利雅娜肥厚的陰阜,更看到那茂盛又鬈曲的毛髮。

最後的防線一脫下,胡椒似的體味直攻阿津腦門。

「南亞屄味?似咖喱定沙嗲?係!係又似鹵水又似喇沙!」阿津還是不脫宅男的無聊本色。


已經不由阿津反應,這個熱情的南亞女郎右手按著梳化扶手,左手以阿津左膝借力,把那個深色的屁股貼著阿津的東西。

「唔理啦,咩嘢味都要食!XX」

「有得屌,唔通唔屌?」

阿津已經幻想自己將這次經歷打上網,也預估了網友的反應。

利雅娜坐在阿津上面,運用屁股圓圓的軟肉,向阿津的東西施壓。


阿津感到兩團圓肉又暖又滑,加上左右上下舞動,他興奮得流出不少滑液,沾濕了利雅娜。

利雅娜的屁股上有不少細毛,似是一個奇異果。那些細毛茸茸的,讓阿津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韋主任,你令我patpat上的毛都黏在一起了 。」利雅娜嬌聲道。

「我,還未......還未.......」阿津為了面子,想說自己未完事。


「韋主任,這樣憋著,不好。」利雅娜說。

好一個南亞舞孃,一面貼近阿津,保持妙曼舞姿,一方面從不遠處的梳妝檯上拿出一小盒。

「這些是我們潤髮的椰油。」利雅娜說。

那膏狀的椰油,白白黏黏的,除了椰香,也附有其他甜味。

利雅娜停下動作,就沾了一手椰油,直摸到阿津的東西。

利雅娜不再屁股揩擦施壓,轉為以玉手輕輕塗抹椰油,讓阿津又有另一種快感。

她好像要把椰油塗到阿津東西的每一處:她用自己的指縫與虎口,使阿津整根東西都油亮起來。

「韋主任,原來你的東西有點向左彎的,以後我吃香蕉時會想起你的東西呢。」

受到利雅娜這樣的細心款待,阿津已經接不上話,只是細看這個南亞少女怎樣愛撫自己的東西。



[ 本帖最後由 浪花十三 於 2024-3-16 11:13 編輯 ]

「她想幫我打飛機?還是....?」阿津這樣想。

阿津回個神來,就發現利雅娜又再背向自己。她把椰油輕輕搽在自己的股溝。

利雅娜把自己的屁股掰開,那深色的股溝中的最深處,正是花蕊似的肛門,利雅娜的肛門偏近深紫,卻又有點少女的粉紅。阿津看了心更迷亂。

利雅娜待阿津看得呆了,就拉著他的東西,像把香腸放進熱麵包一樣,整根沒入在自己的股溝中。

「雅娜,你想......你想肛交?」阿津好不容易才出到口。他其實以為少數族裔的人都是骯髒的,更遑論肛交。

有點潔癖的他只想到糞便。

利雅娜又羞又錯愕。

「在我們的文化,肛交會受宗教處分的,甚至會死刑。我只是想令韋主任舒服一下....」

她立即運用大腿與腰部發力,用股溝的軟肉磨擦阿津整根東西。

靠著椰油的幫助,利雅娜毫不費力,也不會磨損皮肉,她感到除了自己鍾愛的韋主任,自己的肛門也傳來陣陣快感,始料不及。

她禁不住也低叫。

在性方面,阿津絕不是個自私的男人。他也想利雅娜享受。

於是他伸手向前,輕輕玩弄利雅娜下面。

「這是韋主任第一次撫摸我。」利雅娜慢下動作,仔細享受。

不必三分鐘,這個熱情的利雅娜,下面已是脹得似青蛙的口唇。

「雅娜,如果我想和你肛交,你願意因為我受處死嗎?」

利雅娜用身體作回答。她把阿津的龜頭對準自己的肛門,更集中螺旋式擺動,乘著椰子油的潤滑,想讓阿津的東西鑽進去。

阿津會意。他大力加快手速,誓要這個女人到達高峰。

利雅娜決意要把身體交給阿津,沒有經驗的陰核受著阿津AV式的高速撫弄,已難支持,加上肛門受著未知的威脅。前後不過十分鐘,利雅娜就失守,高潮了。


利雅娜知道自己會浪叫,竟雙手掩口,那種似是海豚的尖音,讓阿津非常享受,似是征服了世上一切。

阿津從後看到,利雅娜的陰部把大量的液體溢出,似是幾下咳嗽。

梳化上都是利雅娜的液體。


利雅娜倒在阿津的大腿上,似是小貓。

椰子雞

「雅娜,如果我想和你肛交,你願意因為我受處死嗎?」
阿津只是借用利雅娜深深的股溝作勸探,更對準她肛門的軟肉來回摩擦自己的龜頭,他伸前右手按摩她的陰蒂。
沒五分鐘,利雅娜已經說不出挑情的說話,只覺下面有強烈快感,傳遍整個人似是飄起,又似浮沉。
她陰道口似是幾下咳嗽,吐出幾口濃濃陰液。
利雅娜轉個身,倒在阿津大腿上,似是小貓。
「想不到這……原來是那樣舒服。我的靈魂好像出竅,飄到天空。」她仰起了臉,眼睛因高潮而泛光流彩。
這個熱情的女人,把暖暖的臉龐貼在鍾愛的男人的大腿,輕輕的哼著一首歌。
阿津看到自己手上的陰液,濃濃的附在右手虎口,很滿足。
他知道,自己脅迫黃綽芝排出來的,只是身體機能的反應物,而手上的愛液,就是一個女人把身體交給自己的明證。
阿津把右手聞了一聞,驚覺這個外族女人不單體味濃郁,愛液更是體味的濃縮版。
未及舉起,利雅娜的愛液,就像打翻了調味架,有點尿膻,有點似胡椒,有點似花椒.......總之就是百味雜陳。
利雅娜知道自己的種族的體味,怕自己喜歡的男人接受不了,輕挽著阿津的手腕嬌羞地笑著搖頭。
阿津不是不怕那陣氣味,不過他天生就有討人喜歡的弊病,尤其是佔完別人便宜,他舔起來就說:「甜甜的!我很喜歡。」
利雅娜臉紅著說:「下次,我們洗了澡再......」
「韋主任,我還是未吃雞髀啊。」利雅娜淺笑著,又輕輕拉開厚厚的雞皮。阿津一口粉嫩的雞髀肉,就貼在利雅娜暖暖的臉龐。
利雅娜低下頭,流眄盈盈,阿津看得心醉。她豐唇半開,讓阿津期待;她緩慢地以鈎鈎的鼻尖挑弄著輸精管,讓阿津心急如焚。
利雅娜柔柔一牽,把阿津的東西湊向自己的豐唇,輕重有致地摩擦,似是在搽唇膏,這個熱情如火的女郎,隨意把兩唇一收一展,唇紋似是絲絨有韻地取悅阿津龜頭。
沒多久,她合上雙唇,用唇弓輕掃龜頭的背面,阿津已樂得腰肢左右亂動。
利雅娜雙唇再作吹火之狀,以圓潤的唇珠撩弄阿津的龜頭頂峯,只見阿津流出不少滑液,早已在洩射邊緣。
阿津覺得比任何一個av女郎的口技,也比不上利雅娜,更遑論黃綽芝那個被玩得乾澀鬆塌的下體。
他好想延長快感,多多感受利雅娜的雙唇的溫燙,又想以精液塗滿那豐唇深刻的唇紋,心情矛盾。
突然利雅娜停下了所有動作,雙手抹抹自己濕的下體,再拿著阿津的東西,兩隻拇指輕按阿津龜頭尿道口兩旁的軟肉,不停回旋摩擦,她說:「你這兒的肉很嫰滑,好像bb仔的臉兒。」
利雅娜雙手上下左右拉弄,兩隻拇指加快速度,再以自己的愛液作潤滑,不斷在那兩團bb臉肉打圈,阿津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她再看看利雅娜的臉,就忍不住射精了。
「啊啊啊!」
就當著利雅娜的臉前開炮,第一二下的,就射到利雅娜的頭頂,黏在她濃密的頭髮上。第三四下,就落在利雅娜的臉上睫毛上。第五六下,就打在利雅娜豐盈的身體上。
利雅娜知道男人喜歡看,就撫著他的臉兒說:「韋主任,你射了很多啊,很man啊。」
阿津看著自己在利雅娜身上的傑作,竟露出淫笑。
他作狀說:「對不起啊,把妳射得全身黏黏的。」
利雅娜輕輕用食指把臉上與睫毛上的精液掃刮,然後一口就舔乾。
「韋主任,我要把你的細胞都吃了。」
阿津這樣想:「也許她吃慣咖喱,精液的腥味完全不是一回事。她是黑肉的精飲天使。」
他又在腦裡在寫論壇的貼文。

利雅娜的家,充滿著椰子油與精液的氣味。

黃綽芝已身在的士上,她傳了口訊給阿津說自己不舒服先回家。
黃綽芝的絲袜內都是莫申明老爸的精液,她還是在想,明天不如請病假,可是她真的害怕自己早前與校長在交流團或是在自己家中的醜事遭受他們揭發。
黃綽芝只能想:「不如買定事後避孕丸。」
究竟有甚麼事在等待著黃綽芝與阿津?
請留意《聖女的救濟   結局篇》

《聖女的救濟  結局篇》大輪姦

經過莫申明的老爸蹂躪一番的黃綽芝已身在的士上,她傳了口訊給阿津說自己不舒服先回家。

黃綽芝的絲袜內都是莫申明老爸的精液,她還是在想,明天不如請病假,可是她真的害怕自己早前與校長在交流團或是在自己家中的醜事遭受他們揭發。


黃綽芝只能想:「不如買定事後避孕丸。」

莫申明老爸在回看自己家中的監察閉路電視,把黃綽芝腳戲的一幕剪輯,再放大特寫了幾個她享受巨棒磨肛的畫面。

他想到這片段的用途。

不斷在淫笑。

利雅娜與阿津這邊雲收雨散。

阿津伏在利雅娜的大胸部,不斷喘氣,他人生最舒服的一次射精就是利雅娜所引發的。

利雅娜擁著阿津,像是得到了全世界,她把乳頭貼近阿津,好像餵哺嬰兒。

阿津看著利雅娜大大的乳暈,心中想:「好大的一個Lin 餅,成粒朱古力綿花糖咁,南亞女人真係好唔同。」

不過他偷偷看到利雅娜的腋下,心裡想:「佢哋原來剃都唔剃啲𠺝嘞底毛,仲多過我,嘩,唔止,個𠺝肋底陣味仲真係好勁!仲大味過佢個屄。臭過D沙皮狗。」

阿津怕自己嫌棄她體味太濃的樣子被看到,竟拼命忍著呼吸,就埋頭吸吮利雅娜的乳頭。

利雅娜好感動。

「啊,我摸到,佢手毛都係多過啲地盤佬。」阿津在想。

純真的女人給男人第一次享用完自己,就以為自己的地位有所不同。

有些女人在這時就會對那個男人講出心內話。即使那個男人未必在聽。

利雅娜抱著阿津,開始訴說自己的事,阿津只吮著她的大乳頭。

「韋主任,你是我第一個喜歡的男人,因為小時候發生過的事,我對男人,對性,對男女之事,都很抗拒。」

阿津吮著乳頭,只想繼續滿滿足足的喝奶,就由得利雅娜繼續講。

「大概十歲左右,我的爸爸帶我回到自己的祖國探望叔叔。爸爸與叔叔感情很好,我爸爸在香港努力工作,不斷寄錢給叔叔。香港一般人賺取的薪金在我的祖國是很大的一筆錢,大概兩萬元港幣在那邊就可以建一兩間不錯的房子。我記得叔叔憑著爸爸寄回去的錢,建成了兩幢座平房。叔叔就是請爸爸回去一聚,好好款待他。」

「叔叔有五個女兒,大姐叫伊汶,大約十五六歲,她是一個品學兼優的高中生,雖然我是第一次回去,但和你們中國人一樣,我們是同族姐妹,她對我非常照顧。那幾天她帶我到叔叔家不遠處的公園與其他家的小孩公園玩耍。就在我們就要走的前兩天,我們在外面玩耍,可能我吃不慣太油膩的家鄉食物,突然想肚瀉,伊汶叫我不要去公廁,因為那邊很多壞人,可是我快忍不住,就拉了伊汶姐姐陪我同去。」


阿津這時估到有些甚麼不好的事,放口不再㗳著她那個似朱古力綿花糖的乳頭,留意著聽。

「我們小心翼翼地走進去。當我們如廁過後,正要離開時,突然公廁裡就站著八九個男人。伊汶和我就像是毒蛇盯著的青蛙一樣,嚇得不知是反抗好還是逃走好。這幫壞人伸手插進伊汶的衣服裡,大力揸弄她的乳房,伊汶痛得大叫。有個更撕破她的裙子,揑她的大腿,有個好像是首領的,就向拉著我的一個矮小男人說:『兩個看來都是處女,這個還未初潮的留給你,我們幾個就上這個發育得好好的。你記得先用手機為我們拍短片,才去搞她,𠹳𠹳𠹳,然後我們再交換玩吧!』」
「可是那個矮男人已經急不及待,拉下我的裙子和內褲......我的下身就在八九個男人面前露出。『哈哈哈,未幹過沒有毛的女孩!』他們一起笑我。我好害怕!」利雅娜講起自己小時的悲慘經歷,淚水已流到下巴。

期待中⋯⋯👉🏻👈🏻👉🏻👈🏻

定盡快。因為寫完之後都要執漏,請等等。多謝大家

我在某地連載,竟被閙種族歧視。
真嬲嬲

前往最後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