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原創作品] 㕑妻嘉嘉 (4)

 
收藏  |  訂閱
1  3.9k

㕑妻嘉嘉 (4)

不要說丈夫和我已經很久沒有做愛,即使做也從來沒有爽得這樣震撼,若果這才是高潮,我之前和丈夫在床上的時候連快感也談不上。

「來,我給你弄乾淨,然後休息一下⋯⋯」志輝體貼的說。

志輝把我扶起來,先用水蓬頭把我身上的肥皂沖洗乾淨,然後把我拉出了沐浴間,用毛巾抹乾 我的身體,温柔地牽着我的手走到了房間, 一起躺在床上。

我的頭枕在志輝粗壯的手臂, 像一隻溫馴的小貓咪給他擁在懷中。這時候我才發覺這是我第一次看清他的裸體。剛才我們在野外做的時候連衣服也沒有脫,在浴室中他站在我後邊,我也沒機會看清他的身體,現在兩條肉蟲一起躺在床上,才發現原來志輝胸前有六塊腹肌,全身曬得古銅色簡直像一尊雕塑,心口還有一 撮胸毛,給人一種野性的感覺。我好奇的用手指在他胸前壯碩腹肌輕輕游走,可能是DNA的關係令女人本能的找尋保護者,女人看見壯男,覺得可以倚靠對方,都會莫名其妙的心動,

志輝的嘴在我的眼角輕輕一吻, 一雙手又開始不規矩,在我的身體游移。反正不該做也做了,不該看也給他看了,而且他真的很懂女人,弄得我實在舒服,我便任由他他為所欲為。剛才志輝未爽到, 現在溫香軟肉的抱着一個裸女,很快小志輝又趾高氣揚的在他胯間昂首挺立!

「 再來一次吧⋯⋯」 我的身體在志輝熟練的手撫弄之下,心裏也開始有一點想,但今天己接二連三爽了幾次,心裏有點害怕會吃不消,便婉轉的說不要了。

「那你用手幫我 好嗎?」志輝沒有勉強我。

「我沒試過的⋯⋯你教我吧⋯⋯」我的身體已經給志輝完全征服了, 自然對他言聽計從。

志輝引領我的手握着他的小志輝,這樣去探索一個男人的肉棒還是第一次。我像一個俏皮的小女生,輕輕在這裏摸一下,在哪裏也抓一下, 還用手指輕輕沿着小志輝的底部一直摸到龜頭,再用指尖在龜頭輕輕撫摸,在我的刺激之下,小志輝在我的手中變得十分燙熱 ,還越來越漲大。

我握着小志輝的時候,發覺他不但比丈夫粗,我纖巧的手指根本圈不住,當我用一隻手握着它,龜頭仍凸了一大節出來, 看來比我的丈夫長了一吋多, 怪不得他進來的時候覺得那麼漲, 頂得那麼深, 弄到我現在下邊還有一點灼痛的感覺。

我開始嘗試用手給他弄出來,但我的指甲太長,一不久小心竟然刺到他的龜頭敏感之處,痛得他 大叫起來,嚇得我心慌意亂,連忙把嘴巴湊過去給他吻那傷口!

「 對不起!對不起!」

志輝見我這樣,輕輕把我的頭推向小志輝,我馬上明白他想要什麼。我把舌頭在嘴唇舔了一圈,跟着用調皮的眼神望了他一眼,小心奕奕的用雙手握着小志輝送到嘴中。其實我對這個也沒有經驗,這一切動作,都是我們網愛的時候談過的幻想,在現實生活還是第一次中這麼做。

「唔⋯⋯咳咳⋯⋯」 小志輝給我濕潤溫暖的櫻桃小嘴含着, 自然是十分舒爽,忍不住用手將我的頭推下去, 希望插深一點,我給口中粗大的肉棒嗆着, 連忙把它吐出來。

志輝仍未爽到,當然不會就這樣放過我,他開始不耐煩,用手抓着我的頭,把我的嘴巴推過去, 想把小志輝再次放進我的口中,重演我們在網愛的時候幻想過無數次口交的景。

「 對不起, 我真的不懂⋯⋯你還是進來吧。」 我 不是受不了男人的氣味,只是給小志輝頂着喉嚨很想吐。

「噢⋯⋯」志輝聽到之後,壓上我的身上,分開我的雙腿, 腰一 沉我便感到下便再 次給他撐開了,全根插了進來。

「呀!呀!呀!呀!呀!」志輝不給我喘息的機會,便開始像打樁機一樣的大力抽插,陣陣銷魂蝕骨快感令我頭暈轉向,眼冒金星,叫得死去活來。

「 爽不爽?」志輝問。

「⋯⋯」我當然是爽, 但是一個良家少婦又怎麼說出口。

志輝見我沒有回答, 故意停了下來。

「 喂⋯⋯」
正在爽的時候突然小志輝在我裏面泡着不動, 我開始受的扭着下身, 希望解癢。


「 想怎樣?」志輝再問。

「操我⋯⋯」 我閉上眼睛,咬了一下嘴唇,低聲的說。

「大聲一點!」志輝換上 一臉猥瑣的表情說。

「操我!操我吧!」我豁出去大聲說。

「呀!呀!呀!呀!呀!呀!」志輝見我終於拋開少婦的矜持,知道我已經完全臣服在他手中, 便再次像狂風暴雨的大力抽插, 弄到我大聲哀嚎, 我的呻吟和床褥的吱吱聲在房中此起彼落。

「呀!夠⋯⋯夠了! 再操可操壞了!」 我給他操得混混沌沌的,也弄不清爽了多少次,跟着全身痙攣, 手腳像八爪魚一樣纏着他,指甲深深的在他背後畫了幾道血痕。

志輝見到我已經受不了,便再次爆發,我的子宮又一次注滿了他的精液,再次出賣了老公。志輝完事之後,並沒有翻過身倒頭便睡,而是溫柔的擁抱着我在我耳邊說一些讚美的說話,十分虐心,令我感到失身於這個第一次見面的男人,也是值得的。何況他感到給我身體的歡樂,是我這一生人從來未有試過的,我知道我已經沒法離開他,問題只是怎樣瞞着老公。

激情過後我在志輝懷中倦極 睡了,睡了不知多久,才悠悠醒來, 張開眼發覺自己睡在一個陌生的房間,才記起和志輝去了酒店。想不到爽完之後睡得像嬰兒一樣,睡過了頭也不知道,醒來的時看看電話上的時間已差不多是午夜!這可乖乖不得了, 要是丈夫回家見不到我可不知如何解釋!我匆匆忙忙的起來,把衣服盡量整理一下,便要志輝馬上送我回家。

回到家的時候幸好丈夫還未回來,匆匆的跑進浴室把衣裙脫光,用手洗乾淨,我的裙下擺沾滿了精液,用熱水浸了一回,清洗幾次才能夠把味道洗乾淨,晾在浴室的一角。我躲在浴室清潔的時候,丈夫剛剛回來,隔着門我問我看的電影怎麼樣,我只推說還可以,看完戲和閨蜜去了吃宵夜,所以晚了一點回來。

其實丈夫問我也只是虛擬故事,他根本不着緊,只是找些東西大家說罷了。我在從浴室出去之前,在鏡前檢查了無數次,怕有一些蛛絲馬跡留在身上,給丈夫看到。誰知當我穿回睡衣出去,丈夫已在床上呼呼大睡,根本看不到我。我爬到床上,睡在他的旁邊,看着這個每天只是自顧自的在工作,把我放在家中看也不多看一眼,不解溫柔的男人,越想越氣,覺得他戴了一頂綠油油的帽也是活該。自從那次之後,志輝和我經常在白天找機會出去幽會。

[ 本帖最後由 WifeWatcher 於 2024-5-1 02:45 編輯 ]

感謝周末更新,期待女主完全臣服以後的發展
引用:
原帖由 WifeWatcher 於 2024-4-26 19:00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不要說丈夫和我已經很久沒有做愛,即使做也從來沒有爽得這樣震撼,若果這才是高潮,我之前和丈夫在床上的時候連快感也談不上。

「來,我給你弄乾淨,然後休息一下⋯⋯」志輝體貼的說。

志輝把我扶起來,先用水蓬頭把我身上的 ...

前往最後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