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下一頁
發新話題
打印

[原創作品] 《屯門的雲姑》25《悲劇延續》

 
收藏  |  訂閱
380  240.1k

好緊要丫,就快到星期五有三之二

屯門的雲姑 三之二
   今時今日,鄰居姓甚名誰亦不知。回想八十年代,鄰里關係甚佳,有很多鄰居有對方的後備門匙。此中有極大的信任。
   定祥樓八樓的街坊不單有鄰居後備門匙,生活伙食,都會互相照顧。那時,阿鵬還只是五呎三吋左右的學生。
    暑假之後,阿鵬踏進學習新階段。這所學校在置樂三寶附近,三寶是利寶丶麗寶和萬寶,每座大廈皆有地面與一樓商場,有近百家店舖。

    這三寶商場可謂包羅萬有,生活所需一應俱全。不單有食店丶髮廊丶時裝店丶跌打醫館丶毛冷店丶文具店丶補習社。最令阿鵬母親擔心的,就是阿鵬最愛在午餐及放學後,與幾個同學流連在桌球室丶電子遊戲機中心、漫畫店及模型店。
        他的成績一落千丈。

     「開學之後,你午餐時不是呆在火鳥漫畫店,就是與同學去豪景打桌球!放學又去長頸龍模型店呆到晚上七點?成績怎會好?」母親拿著阿鵬滿江紅的測驗報告怒吼著。
「這間學校是屯門名校,你一不小心,就給淘汰!」母親句句有理有節,阿鵬無力反駁。
「午餐時間,就到雲姑家吃飯,吃飽就休息一下或是溫習,放學後在雲姑家做功課直到我下班回家,不要浪費時間!」
    可以多一個機會接近雲姑,阿鵬竊喜。「雲姑以前在國內,唸到大學預科,若果不是⋯⋯」
     母親的話,阿鵬已聽不進耳。


     阿鵬想起雲姑,就是那個喚醒阿鵬內在男性靈魂的女性。

    「總之,我下班回來,你要做好所有功課!」
就這樣,只要是上學日的午餐時間,阿鵬就急急從學校跑回定祥樓。
急跑到雲姑家。
雲姑下午不必工作,女兒又是小學下午班,所以十二時左右,就可以準備好阿鵬的午飯。
    如是者,阿鵬午飯時就在雲姑家,放學後立刻走到雲姑家做功課。
    不知道是甚麼原因,阿鵬的成績好起來,好很多。
    那是一九八
年十月,那個未涼的秋天,安定村的陽光如八月一般光亮,可是很乾爽。
    阿鵬午飯前的是體育課。
   「鵬仔你快淋浴吧,魚還有五分鐘才蒸熟。」雲姑在聚精會神地炒菜。

   定祥樓是那種面積最小的單位,廁所中央是馬桶,馬桶左方是鏡櫃與洗手盤,另一邊接花灑開關,讓人在此中淋浴,此處勉強可放下一部洗衣機。
   阿鵬正要淋浴,扭開花灑。

   他看見洗衣機中有個洗衣袋,內有雲姑的東西。
   他好奇地拉開洗衣袋的拉鏈,拿出那淡紫的半杯乳罩,那尚留著雲姑餘溫。這抹幽幽淡紫承托著雲姑木瓜形的美乳,阿鵬暑假時才見過。這次阿鵬可以憑著這襲褻衣,嗅到雲姑的香汗。
  他將它放在自己胸前,癡想雲姑的身體。她那個飽滿的木瓜形乳房,那雙深紅的奶頭——

   慢著!他知道洗衣機裏面有更多雲姑的東西。
   他再從洗衣袋拈出雲姑的絲質內褲,也是一抹淡紫,輕如無物,滑溜無比,阿鵬拿著,看得出神。
   阿鵬心跳加速,打開裡面一看,那小三角的尖端,有著淺色的穢漬,他大起膽子用手指一揩,指腹沾滿了黏液。
   阿鵬兩指一搓,就鼻子一聞,感到一陣比花還香的氣味,心想:「原來雲姑下面的縫兒會流出糖漿。」

   他舔了舔手指。
   阿鵬再細心檢索一下,底褲中有條毛髮,粗黑三彎,不似是雲姑如絲頭髮,阿鵬知道那是成年人的體毛。
   他自己還未有。他期待著。
   他拿著雲姑毛髮,如獲至寶,竟把他留在掌心,那左拳緊握著。
   阿鵬把早已硬得跳動的東西置於雲姑的內褲上,用那頭部不斷揩擦雲姑流下的體液。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爽得流出液體,已混上雲姑的。
   突然,一陣喀喀的敲門,直教阿鵬腳軟。
   「鵬仔,快出來吃飯吧!」
   阿鵬急忙把雲姑內衣拋回洗衣機內。
  「好啊!我快出來了。」

  阿鵬淋過身,急忙穿好衣服就走出浴室,用摺檯遮掩下軍。
他的東西仍是硬梆梆的,撐起了短褲,似一個小帳幕。
    「雲姑,昨晚的《神鵰俠侶》我沒有看,因為阿爸要看亞視的《少女慈禧》。」阿鵬知道,雲姑家中有定祥樓八樓唯一一部電視錄映機。雲姑更會錄映好看的電視節目,不時重看。

     「《神鵰》昨晚很好看呢,亞視哪會拍出好東西!我就放昨晚那一集給你看吧。你邊吃邊看,不過只能看半集,否則你就要遲到。」

     雲姑就從電視櫃取出一盒VHS錄映帶,播放《神鵰俠侶》。
正是楊過成長於古墓的一節。

    「我只須乖乖的聽話,姑姑便不會趕我走。我一生一世在這裡瞧著她這對小小的白腳兒,那一生一世就開心得很。今生今世,過兒心頭就只有姑姑一個。」劉德華的楊過情深義重。
      雲姑阿鵬停箸細看,心頭一暖。
      奈何午餐時間有限,阿鵬定要回校。
     「放學後再看吧!」雲姑在切橙,把一片小的遞到阿鵬口邊。
      下午四點半左右,阿鵬放學急急回到定祥樓。
     那兩片紫色就晾曬在衣架,隨著初秋的微風擺動。午後的陽光,灑遍騎樓。


雲姑不在家,她也許是去置樂買菜準備晚餐。
阿鵬見沒有人,就開了錄映機,繼續看《神鵰俠侶》。

可是,電視上的影像令阿鵬一世難忘:

    影片中的外國女人好像吃雪條一樣,把男人又粗又大的東西吮了又吮,像是吃著最好味的東西。阿鵬不單因為女人的舉動吃驚,那男人的巨物更令阿鵬覺得好自卑,他的手摸摸自己仍未有毛的東西,用手掌估算那男人的雄偉,不禁咋舌。
阿鵬立即把電視調至沒有聲音,生怕給鄰居聽到。

    那男人托著那女人的下巴,控制著她。她用雲姑的手法拉弄那男人的巨物,而且動作快十倍,好像要把那巨物裡的東西搖出來。一隻手好像不夠力,那外國女人用上兩隻手。
他還會從女人的口中抽出陽具,拍打女人的臉,那女人竟歡顏順受。
阿鵬希望自己不單希望自己有那男人一樣強大的陽物,更希望有個女人可以受著自己的控制。


     阿鵬才突然想起,雲姑在下午看過這盒錄影帶!


     他不能接受雲姑看這些不正經的電影,更怕雲姑知道自己看了。
     突然,雲姑的腳步聲自遠而近,門匙鎯鎯之聲響遍走廊。
      阿鵬急起來,按了錄影機的「停止掣」,更關掉了電視機。
這一刻,雲姑的門匙快要插進大門。



阿鵬與我在屯門大會堂酒樓,2018年。
「老爸,其實雲姑在哪個年代是怎樣得到鹹片錄映帶的?」
「衰仔!我講緊雲姑,你就同我講鹹帶,九唔搭八!真係生部Gameboy好過生你!」

                                                                                                                                         屯門的雲姑  之二

[ 本帖最後由 浪花十三 於 2021-3-20 01:35 編輯 ]

:smile_47: :smile_47: 咸帶好睇好睇~~但好能貴 ~

好好笑

細哥時偷看老豆D咸帶都係外國的。好有共鳴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曾經有段日子在屯門生活,所以記得特別清楚。有屯門的舊街坊嗎?可能是鵬仔的鄰居呢。那些三寶的店鋪我都去過。文中仍然存在的店,我就改少少名字,結業了的,就直書其名。

原來阿鵬就是爸爸

引用:
原帖由 浪花十三 於 2018-11-23 05:32 AM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屯門的雲姑 三之二
   今時今日,鄰居姓甚名誰亦不知。回想八十年代,鄰里關係甚佳,有很多鄰居有對方的後備門匙。此中有極大的信任。
   定祥樓八樓的街坊不單有鄰居後備門匙,生活伙食,都會互相照顧。那時,阿鵬還只是五呎三吋左右的學生。
    暑假之後,阿鵬踏進學習新階段。這所學校在置樂三寶附近,三寶是利寶丶麗寶和萬寶,每座大廈皆有地面與一樓商場,有近百家店舖。
    這三寶商場可謂包羅 ...
浪花師兄的文筆很好!對鵬仔的描寫很細緻。其待下一集!

請問幾時再更新,同入直路

上一頁下一頁
發新話題
NordVPN
前往最後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