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下一頁
發新話題
打印

[原創作品] 《屯門的雲姑》25《悲劇延續》

 
收藏  |  訂閱
380  239.8k

下周再會。
我因為急著出三之二,沒有太大的細執。
我希望用心寫好結局。
煩請耐心等候。

引用:
原帖由 浪花十三 於 2018-11-25 13:33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下周再會。
我因為急著出三之二,沒有太大的細執。
我希望用心寫好結局。
煩請耐心等候。
我想睇米娜多D

引用:
原帖由 浪花十三 於 2018-11-24 06:35 AM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曾經有段日子在屯門生活,所以記得特別清楚。有屯門的舊街坊嗎?可能是鵬仔的鄰居呢。那些三寶的店鋪我都去過。文中仍然存在的店,我就改少少名字,結業了的,就直書其名。 ...
我讀書時都係沉迷於呢兩間租書店同模型舖!

我也是呀,長頸「龍」尚在嗎?

引用:
原帖由 烚熟仔 於 2018-11-25 04:01 PM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我想睇米娜多D
米娜的續集coming soon


    阿鵬把錄映機停了,把電視關了。雲姑已拿出門匙,準備好開門。
   就在雲姑推開摺閘的一刻,阿鵬隨手拿起了《青春》的創刊號,佯作閱讀。
  「鵬仔你會看《青春》嗎?我以為女孩才會看!」
   雲姑不知道,摺檯下,阿鵬的東西依然硬著。

  「不看電視?快播映《430穿梭機》!」雲姑開了電視,走進廚房。
    電視一開,十八秒後顯像。
    電視熒幕不是出現張國強。
   原來愚笨的阿鵬沒有按「停止」,只按了「定鏡」。


雲姑從廚房走出,但見阿鵬對著電視熒幕中的兩個器官:兩片黑木耳陰唇乾巴巴地打開,一支巨物頂進。鏡頭只映著兩個器官,不見人面。
    阿鵬定睛細看,不知雲姑已從廚房走出。


    「鵬仔,你看到雲姑的秘密。」雲姑臉紅直至耳根。
   「我一定不會告訴人。」阿鵬「不過,雲姑……我好想……跟雲姑像他們一樣……」


     阿鵬把臉兒貼到雲姑豐滿的胸脯,拉著雲姑的手,拉近到自己胯下,他不敢,但他想。

     「你記得不可以告訴別人。」雲姑的手潛進阿鵬褲內。
      雲姑摸到一條熱辣的東西,她微微一笑,覺得那物事的大小,不輸成年人。

雲姑心頭一酥。

「鵬仔,你有沒有每天翻起來洗?」
「雲姑叫我每天洗,我就每天洗。每次洗都想起雲姑,一面洗一面想雲姑,下面那東西就會愈洗愈大。」
     
    雲姑甜笑一下,阿鵬覺得她比得上《神鵰俠侶》中的陳玉蓮。
雲姑笑著拉了幾十下,阿鵬覺得褲子是討厭的障礙,竟脫下了校服長褲,一條粉嫩東西,指天怒起。
「雲姑只幫你弄幾下,你舒服了就算,不要以為雲姑是個不正經的女人。」

「雲姑在我心目中,就是小龍女一樣的仙女。」雲姑心頭一甜,右手拉弄著,鵬仔的東西愈發又熱又硬,脈搏是跳動的。
阿鵬從衣領口窺見雲姑圓鼓鼓的胸部,竟像錄映帶的男主角,伸手去搓。

「雲姑,我好舒服,我也幫你按摩。」
雲姑沒有阻止,只說:「鵬仔,你記得不要亂摸其他女人。你長大了,要好好尊重女人。」

阿鵬那聽得入耳。

二人坐在梳化上,雲姑微微轉身,右手拉弄著阿鵬茁壯的幼苗,還未長高的阿鵬埋首在雲姑柔波似的心胸,他揭高雲姑的上衣,把美乳從胸圍抽出,吸吮著那顆大乳頭。
「雲姑,我很舒服。你可不可以吻吻我的何B?男主角被那女人吻著何B,好像很舒服。」
「吻對方小便那處是很喜歡對方。」雲姑說。
「雲姑不是也很喜歡鵬仔嗎?」
「那你喜歡雲姑嗎?」
     
    不知道阿鵬是哪裡來的記心,竟背出劉德華在《神鵰》的對白:「這一生一世,心中就只有姑姑一個,倘若日後變了心,不用姑姑來殺,只要一見姑姑的臉,弟子就親手自殺。我心裡只有雲姑一個。」
「你人細鬼大,也是這樣耍嘴皮兒。」雲姑始終也是心甜的。
雲姑微微一笑,「噗」的一聲從背後解開胸圍扣,更把上衣脫下。白白的身子上,一雙大乳頭好搶眼!阿鵬不知把視線放在她的胸部還是臉上。
雲姑跪在阿鵬雙腿之間,她溫柔地低下頭來,張開小嘴巴。
雲姑用兩唇按摩那未轉深色的小龜,好像搽唇膏。
然後吃甜筒一樣用雙唇包著,再用舌頭撩弄。
雲姑雪白的左手拿著阿鵬,右手輕托瀏海,萬般溫柔。
雲姑不時引動牛奶白的脖子,配合手部的動作。
那赤裸的雙肩略圓潤,隨動作聳動,似是有韻的潮浪,很誘人。

2018年的阿鵬把這段對我講了幾十次,形容得很細緻。
「哦!怪不得每次阿爸在麵檔,都打雀咁眼望吃雲吞麵的女人!有次你同阿媽在樓下麵檔嘈起來,原來是因為雲姑吹簫時像吃雲吞麵。哈哈哈!」
「死仔,吹咩簫!無文化,係愛呀,係「口愛」!」
「咪一鳩樣!老竇,幾快爆呀?」
「挑!邊有咁快呀!」

當然未,阿鵬說過,唯一一次惹氣雲姑,就是口愛這時。
阿鵬好學不學,竟學起那錄映帶的男主角,口交時殺得性起,把女人的頭用兩手猛推,連推幾十下,雲姑嗆著。
雲姑急把小鵬吐出來,咳了兩分鐘。
她一臉怒容。站了起來。

「鵬仔,你當我是甚麼?你剛剛才說喜歡我。為甚麼這樣對雲姑?」
「雲姑,對不起,我只是學映帶的男人,我見影帶的女人好喜歡。」
「你看成龍的《警察故事》,會不會學他從五樓跳下來?這些電影女主角也只是做做樣子,只有傻瓜才當成她們正在享受,對女人,要溫柔,時刻關注她的感受。」
阿鵬肯定是記錯了,雲姑講的應該是1983年《A計劃》,《警察故事》是1985年的。

「對不起,雲姑。我不知道你會嗆著,對不起。」
「我不是怕嗆著,而是我想你好好地對待女人,不要把女人當成玩物。」

    雲姑平素溫文,可是這一刻生氣得雙手交叉胸前,托起了一對美乳,看起來更大。


    在這張小小的梳化上,雲姑與阿鵬分坐在兩端,雲姑別過身子,不瞅不睬。
    我知道阿鵬是為了肉慾,但更相信阿鵬的確是怕雲姑生氣。因為雲姑一生氣,阿鵬嚇得軟了。
阿鵬站起來,像個犯錯的學生,面對著最敬畏的老師。
「對不起,雲姑。」
阿鵬靠近赤裸上身的雲姑。
「對不起,雲姑。」
阿鵬解開了雲姑褲頭鈕。
「對不起,雲姑。」
阿鵬兩手放在雲姑的纖腰上。
「對不起,雲姑。」
阿鵬大著膽子直吻雲姑。
無比拙劣的吻。
   
    雲姑初時故作抗拒,這一刻張開雙手,站起來抱著鵬仔。
「雲姑,我不敢啦,我會好好對你。」
這時雲姑半瞇雙目,抱住阿鵬。
阿鵬大著膽子,笨手笨腳地脫下雲姑的褲子。
一時心急,竟然將雲姑的內褲也脫了。
雲姑全裸著,像一尊白玉觀音。
阿鵬吻了又吻雲姑,二人倒在梳化上,他跪在雲姑兩腿之間。

    「雲姑,『吻對方小便那處,即是很喜歡對方』,對吧!」
雲姑慢慢地打開雙腿,說:「鵬仔,女人是不會忘記這樣對她的男人。」
    阿鵬舌頭已急不及待,貼在雲姑的那兒。
「老竇,『識瀨瀨條界,唔識瀨瀨成塊。』你果陣咁細個,肯定亂瀨一通啦!」
「你理我丫!雲姑都唔知幾爽,佢仲反身屹起個籮柚畀我瀨!」
2018年的阿鵬,說到這一節,最是自豪。

雲姑竟被阿鵬吻得心猿意馬,顧不了大人的尊嚴。她一個反身,跪在梳化上,一個圓又大的白桃,就呈現在阿鵬面前。
阿鵬細看,有兩三分鐘。
「鵬仔,不要這樣看人!很羞!」
雲姑羞羞的臉,加上白桃一樣的屁股,還有桃縫的兩個秘處。阿鵬一世都難忘。
阿鵬繼續拙劣地吻。
雲姑那兒一張一合。

阿鵬心想:「那女主角的下面醜得像塊熟豬潤!雲姑這兒美得多。」
阿鵬口中盡是雲姑的蜜糖兒,又比正午內褲上的濃得多,香得多。
阿鵬不停地吻雲姑下面,他拙劣得似隻長頸鹿吃樹葉,毫無技巧。
雲姑不時說:「對,這兒,鵬仔……」,「高一些………」。
他在雲姑提示下,找到那顆小小的紅豆。
開始時,阿鵬不知從何入手,雲姑就移動腿臀,把那小豆貼在他的唇舌。
「對,鵬仔,把舌頭硬起,用力舔這兒!」
但見雲姑雙手抓著梳化,似是溺水。
「雲姑好舒服,加快速度!」
雲姑已瞇起丹鳳眼,享受快感的爆快。
「啊……」

雲姑知道公屋單位傳聲,用右手捂著自己的嘴巴。
阿鵬見雲姑好舒服,加快了速度。

突然,雲姑沒有再叫。
她全身劇震,似是巨浪翻天,一對木瓜奶狂搖。
阿鵬看到雲姑的肛門在快速收緊放鬆,有十來次。
「噢……」雲姑的叫聲很尖,似是嬰兒哭聲。

八十年代的錄映機有個安全機制:如果定鏡暫停過久,會繼續播映。
這時,錄映機恢復播放。
電視熒幕上的一對又開始交配的動作。
熒幕外的一對呢?


                   屯門的雲姑   三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浪花十三 於 2021-3-20 01:38 編輯 ]

引用:
原帖由 浪花十三 於 2018-12-1 08:31 AM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阿鵬把錄映機停了,把電視關了。雲姑已拿出門匙,準備好開門。
   就在雲姑推開摺閘的一刻,阿鵬隨手拿起了《青春》的創刊號,佯作閱讀。
  「鵬仔你會看《青春》嗎?恐怕是你喜歡封面的張曼玉吧。」
   雲姑不知道,摺檯下,阿鵬的東西依然硬著。
  「不看電視?快播映《未來警察》,你不是很喜歡叫人做『費拉總統』嗎?我幫你開電視吧!我煮晚飯了!」雲姑開了電視,走進廚房。
    電 ...
寫得好正,絲絲入扣。

:smile_47: :smile_47: 人妻起水~~有排玩

三叔將佢改為N之三,是否意味成長篇?

正呀,長寫長有👍👍

上一頁下一頁
發新話題
NordVPN
前往最後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