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下一頁
發新話題
打印

[原創作品] 《屯門的雲姑》25《悲劇延續》

 
收藏  |  訂閱
380  239.8k

樓主,真的寫得很好看,很有代入感,很真實!

引用:
原帖由 浪花十三 於 2018-12-1 08:31 AM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阿鵬把錄映機停了,把電視關了。雲姑已拿出門匙,準備好開門。
   就在雲姑推開摺閘的一刻,阿鵬隨手拿起了《青春》的創刊號,佯作閱讀。
  「鵬仔你會看《青春》嗎?恐怕是你喜歡封面的張曼玉吧。」
   雲姑不知道,摺檯下,阿鵬的東西依然硬著。
  「不看電視?快播映《未來警察》,你不是很喜歡叫人做『費拉總統』嗎?我幫你開電視吧!我煮晚飯了!」雲姑開了電視,走進廚房。
    電 ...
寫得很好,加油

really good story, keep it up.

感謝大家。
希望本作品讓你憶起豐盛的八十年代。

引用:
原帖由 浪花十三 於 2018-12-5 10:26 AM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感謝大家。
希望本作品讓你憶起豐盛的八十年代。
好到不得了, 大部份都系中佬, 70,80年代人士....建議寫個"工廠故事"

👍🏻真糸寫得吾錯!好仔細,完全反影出屋邨文化👍🏻👍🏻👍🏻

三叔!請求續稿!

屯門的雲姑  N之四
錄影帶中的男人,用最原始的姿勢,刺進女人的體內。
「雲姑,我好想這樣!」
剛剛享受高潮的雲姑正在回氣,無力回答。雲姑想到自己要給這個小毛頭操,內心有種古怪的快感。
雲姑自私地想:「我沒有男人。但要鵬仔成熟起來,還要一段時日。」
熒幕上男女鬥得汁水四溢。
「鵬仔,你只屬於雲姑好嗎?」
「好,我一生一世只愛雲姑。好像楊過愛小龍女。」
雲姑竟然臉紅,把頭埋在梳化,右手向後拿著阿鵬的東西,拉了幾下,感其硬熱,想將他導入自己體內。
阿鵬心跳得幾乎要跳出自己的嘴巴。
雲姑說:「雲姑才剛舒服過。現在到鵬仔舒服。」
她用兩雙手指拈著阿鵬的東西,用那個自己親自開苞的龜頭,輕揉自己下面。
因為狗趴的姿勢,雲姑下面展露無遺。
雲姑享受過鵬仔拙劣的口技,經已高潮了一次,兩片豆沙紅的唇似雞冠花一樣綻出體外。阿鵬長大後,每次吃北寄貝都想起雲姑。
雲姑的毛髮多又密,多得遮蔽了大陰唇,似是一條小內褲。那由臍下伸延至小腹,成了一個濃黑的三角,保留了雲姑的氣味。

似尿羶又似沉香,是成熟女人的香氣。
那又鬈又多的毛髮,團團包圍雲姑的下面,直蔓生過會陰,分兩邊生在暗紅的肛門旁,配上雲姑白白的圓股,讓人想分開兩邊,䑛吻內裡。
雲姑帶著阿鵬的東西,游走於毛髮與雞冠之間,當阿鵬的小頭磨到雲姑的入口,雲姑的分泌又多了。
雲姑問:「鵬仔,雲姑下面是不是比錄映帶那個女主角好看?」
阿鵬享受著摩擦,說:「是啊,當然哦!」
阿鵬答:「好美,雲姑下面好像自然科老師給我看過的蘭花雌蕊。分泌很多又甜又香的花蜜。」
        雲姑繼續把阿鵬的東西往自己揉呀揉的,知道自己很濕,已可以承受阿鵬的第一次。
        
        吱的一聲,就刺進濕溜溜的雲姑。
        雲姑還是有成年人的自尊,她覺得自己下面一陣酥快,想高聲大叫,可是咬著唇忍著,她也知道鵬仔沒有經驗,一聽叫床也許就會棄兵曳甲。
        阿鵬初經人道,只是學著錄影帶男主角猛攻,用盡腰力。
「鵬仔,你要慢慢來,不要太急。你吃過腸仔包吧。你的腸仔剛剛放進我的麵包之中,要首先停下來讓麫包習慣你的腸,也讓腸仔習慣麵包,這時你要和雲姑接接嘴,好好摸雲姑,這樣麫包就會流出沙律醬,腸仔包才會更好吃。」
阿鵬最聽話,他完全停了。

    阿鵬立即停止抽送,伸盡脖子吻雲姑的後頸。右手按摩雲姑輕搖的木瓜。他感到雲姑的雌蕊慢慢緊包著自己的東西,雲姑微扭細腰,二人嘴唇相接,雲姑下面的分泌更暖更黏。
   雲姑把舌頭伸進阿鵬的口腔,挑動阿鵬的笨舌頭。阿鵬興奮得無以復加。
「雲姑,你的雌蕊裡面好暖!包住我的何B!」
雲姑感到阿鵬的東西又熱又硬。
「鵬仔,你可以動了。」

阿鵬習慣了那成熟女人的陰道,就開始劇烈抽送。他抽送的速度不亞於錄映帶主角。

「嘩,老竇,咁你第一次快唔快?」我問2018年的阿鵬。
我們已經飲完茶,從市中心走到屯門大會堂附近,這兒從來不多人,大可以談得開放一些。
縱使那些事我已聽過幾百次。
「雲姑不知幾爽呀,猛咁叫鵬仔,大力點!出盡力啦!我搞左勁耐!」阿鵬談起來還是眉飛色舞。
「咁勁,點解會抽筋?」
「頂,果時我細個嘛,得一米五六。」
2018的阿鵬也不高。
「雲姑高高咁屹起個雪白屁股跪上梳化,果時我恃住自己碌周扯到指天咁高,於是咪屹起自己腳踭,出力猛抽。點知………」
我忍不住笑。
「我突然慘叫,嚇鬼死雲姑,以為我咁細個馬上風。」

阿鵬頻頻說自己無事,好像那些堅持要上陣的球員。
結果,令雲姑阿鵬繼續的,竟然是兩張膠凳。
七八十年代,家家戶戶都有超過一張膠凳仔,就像鞋盒那麼大,各種顏色都有,四隻腳有防滑膠墊,專給小孩子坐的。雲姑家中有幾張,都是粉紅色。
鹹濕至上的阿鵬,為了要雲姑,竟忍著抽筋之疼,掃把腳把膠凳搓過來,更一腳踩著一張,忍著小腿抽筋,就這樣繼續抽插雲姑。
狗趴著的雲姑運用手的支撐,調節腰肢的高低,她有時會用手肘支持上身,讓阿鵬刺著自己的某一點。有時會完全撐直上身,讓阿鵬刺得最盡。
這時,阿鵬突然學了映帶男主角,從後面拉著雲姑兩個手腕,雲姑的木瓜奶完全自由地搖動著。他完全掌握主動。
阿鵬笑說:「我好像在騎馬一樣!吔!吔!」


阿鵬拉直了雲姑的手,肆意策騎,雲姑一對豪乳上下左右亂搖,似是兩大碗燉蛋。

兩手腕被捉實的雲姑,驚嘆這小鬼操控性愛節奏的能力。
「啊,鵬仔,快一點!加速啊。」
        阿鵬想起騎師摩加利策騎超捷時的雄姿,他用盡腰力,手執雲姑的手作韁繩,鞭鞭去盡。
        她擺動二十一吋的腰,讓阿鵬直刺到自己最深處。
        「啊!」
        雲姑到了終點,她把臉埋在梳化,因為太怕鄰居聽到她的浪叫。
        「雲姑,你舒服嗎?」
        雲姑沒有回答,只顧大口呼氣。
「嘩,我仲記得:雲姑到頂果陣,似是多士爐咁熱,老鼠夾咁實,幾爽呀!咁多年之後我仲記得吖!」
久曠的雲姑,夾實了處男的何B享受了一次很強的高潮。
  「鵬仔,女仔舒服到極點之後,男仔要保持不動,讓女仔享受心靈滿足。」雲姑喘著說。
   阿鵬雙手仍捉緊雲姑手腕,他依照雲姑的話,動也不動,他感到雲姑下面仍輕輕顫動。
  雲姑閉目享受著。她天使翼一樣白的肩胛已汗出如珠,從她的脊骨窩流到腰臀。
   阿鵬輕舔雲姑背上的汗珠,似是貓兒,雲姑幾曾試過男人這般溫柔?
   雲姑高潮過後,閉上一雙丹鳳眼,靜享美妙餘韻。她汗水淋灕,瀏海都貼在額頭,阿鵬輕撫,無比溫馨。
  錄影帶的動作,卻是粗暴非常,阿鵬看得傻了眼。
  卻很想實行。
  「老竇,第一次有無咁勁呀?頂到咁耐?你一定好似嗰套《忍者小靈精》個主角咁忍忍忍忍忍!」
   「挑,早知你咁頂心杉,我就射你阿媽個咀,等你阿媽吐落洗水盆算了。」

                             《屯門的雲姑》其之四  未完

[ 本帖最後由 浪花十三 於 2018-12-15 07:52 AM 編輯 ]

好正👍👍支持出野💪💪

引用:
原帖由 浪花十三 於 2018-12-11 06:43 PM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屯門的雲姑  N之四
錄影帶中的男人,用最原始的姿勢,刺進女人的體內。
「雲姑,我好想這樣!」
剛剛享受高潮的雲姑正在回氣,無力回答。雲姑想到自己要給這個小毛頭操,內心有種古怪的快感。
雲姑自私地想:「我沒有男人。但要鵬仔成熟起來,還要一段時日。」
熒幕上男女鬥得汁水四溢。
「鵬仔,你只屬於雲姑好嗎?」
「好,我一生一世只愛雲姑。好像楊過愛小龍女。」
雲姑竟然臉紅,把頭埋在梳化,右 ...
寫得好細膩,多謝樓主

上一頁下一頁
發新話題
NordVPN
前往最後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