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下一頁
發新話題
打印

[原創作品] 【圖文並茂】換妻遊戲 (公主獵人外傳) 1/5 已更新 229#

 
收藏  |  訂閱
251  166.3k

引用:
原帖由 AiUehara 於 2021-2-14 21:41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多謝支持!
師兄真係識貨,今晚應該會有功課交
等....寂寞到夜深

Ben:阿嫂!
Kelvin:阿嫂!
高佬:阿Ken點做野架...
高佬:打佢電話冇人聽喎~
Elaine:我地頭先都有嘗試過摷佢出尼架~
Elaine:可惜真係唔知佢死左去邊。
Kelvin:依樣算唔算係屋大嘅缺點呀?
我:你老公呢?
Elaine:佢仲識啲咩丫~
Elaine:咪係樓上打緊機囉...
老婆:唉~
Ben:你地頭先點上去架?
Elaine:阿Ken落尼接我地架囉。
Elaine:連訪客登記都慳番!
Kelvin:搞錯呀~ 公平咩!?

講下講下,話咁快我地就行到去阿Ken間屋門口。

Ben:係咪要除鞋架?
老婆:你望下地下都知啦~
高佬:講得好!
我:好心你地唔好咁失禮啦~
Elaine:(撳門鐘)
馬爺:(打開道門)
Elaine:你唔係打緊機架咩!?
馬爺:輸左啦~
Elaine:抵死!
我:馬爺!
高佬:馬爺!
Kelvin:馬爺!
老婆:喂。
馬爺:Hello~ Hello~

吳家寶一向嫌我地班男人幼稚,所以佢甚少會癲埋一份。至於馬爺依個花名嘅由來,主要係基於佢同果個韓國明星馬東錫撞樣撞到離晒譜,好似係人地個替身咁。結果,阿Ben就帶頭改人個花名做馬東錫或者馬爺。嗌得佢做阿爺,個地位當然係同一般人唔同,最主要嘅原因係因為依條友仔靠住本身癲癲得得嘅性格,竟然誤打誤撞令Elaine唔知由幾時開始對佢產生左好感,然後就做左我同吳家寶以外第二對同班嘅情侶。當期時,佢地公開承認自己另一半果陣,簡直令所有人都跌眼鏡。話晒Elaine個上圍發育得咁好,係中學時期,佢真係俘虜左唔少同級同學嘅心。可惜,人多自然是非多,有部份人總會唔抵得Elaine嘅身材而走去撩是鬥非,挑撥離間,例如係用乳牛或者奶媽尼形容Elaine。依家諗番轉頭,其實佢的確係幾無辜。

Ken:喂~ 尼左喇!?
Ben:Ken哥!
高佬:做咩頭先唔聽電話呀...
我:咪係囉!
Ken:對唔住咁多位大佬!
Ken:岩岩放低左部電話去執野呀~
Ben:要Bobo姐等,你死喇~
老婆:咁又唔好咁講...
我:話晒依度係人地主場,俾啲面主人家啦~
Ken:嘩... 教育界代表果然係特別有修養啲嘅!
Ken:聽唔聽到呀~ 學野啦!(笑笑口望住阿Ben同高佬講)

行到入房放低晒啲野之後,我同老婆就出番個客廳搵位坐,順便同其他早過我地到嘅中學同學傾偈,了解下大家嘅近況。我一路聽住班友仔講野,一路八卦下周圍啲人做緊乜。本來我仲想開口問阿Ken佢老婆去左邊,點知咁岩得咁橋,阿嫂突然拎住兩碗野係廚房行左出尼。

Elaine:你快啲同姐姐打招呼啦~
阿Ken個仔:Hello 姐姐~
老婆:Hello~ 你叫咩名呀?
阿Ken個仔:我叫... 李家曦!
老婆:哦~ 你好呀,家曦。
Elaine:佢係晨曦個曦,勁多筆劃囉~ (望住我吳家寶講)
老婆:咁個家呢?
老婆:家庭個家定係嘉頓個嘉呀?
Elaine:好似係嘉頓個嘉。
老婆:唔係嘛...
Ken:係家庭個家呀~ (突然行過去插嘴)
Elaine:哈哈!係咩!?
阿嫂:曦曦!唔好玩住喇~
阿嫂:過尼食野先!
曦曦:(完全無視佢阿媽)

阿Ken個仔睇落應該只係得六歲左右,雖然人仔細細,不過已經好識講野,又會整蠱做怪扮可愛,氹到果班女人心都甜晒。好彩Elaine觀察力夠強,眼見勢色唔對,佢拿拿臨幫手抱起個細路去番人地阿媽度,廢事制造不必要嘅麻煩,影響阿嫂心情。為左唔想阻住阿嫂餵野俾小朋友食,於是我地幾個麻甩佬就主動讓番啲位俾佢兩母子坐。正所謂一山還有一山高,當阿嫂一坐埋尼大枱依邊,我同阿Ben同一時間由高處向下俯瞰,阿嫂心口果兩座山嘅形態望落更加突出。起初,我諗住Kelvin咁咸濕一定會揀個全屋最大波嘅女人去昅。但我觀察左一陣,佢似乎淨係對吳家寶先有興趣。



班女人一見到人地個仔,對眼好似發晒光咁,就算個細路行開左食野,果幾個大人照樣坐番係張軟墊上面等,個畫面十足十成班宮女一齊等緊個小皇帝咁。我好慶幸個衰婆冇佢地咁黐線,可惜,同時亦因為佢坐得唔夠埋,當吳家寶一邊挨住張梳化,一邊同人傾偈果陣,佢冇留意到Kelvin原來正係佢後面鬼鬼祟祟咁昅緊自己個胸。

小皇帝食完佢嘅御膳冇幾耐,Elaine就話啲野食準備得七七八八,隨時可以落去。我望過去吳家寶果邊,一心想提佢唔好傾住,同埋睇下有冇野要幫手拎。估唔到咁岩係依個時候俾我發現連阿Ken都將個注意力放左係吳家寶身上,甚至拎住部電話係正我老婆前面偷拍緊。作為屋主,如果佢唔係咁懶懶閒,一碌木咁企係度郁都唔郁,我應該唔會察覺到阿Ken有啲咩破綻。比起Kelvin所犯嘅低級錯誤,阿Ken就明顯醒目過佢好多,行事手法相對上低調啲,而且一達到目的識得即刻離開犯案現場,唔似得Kelvin咁魯莽,以為當事人真係會蠢到唔知佢抽緊水。

為免大家尷尬,今次我決定當咩事都冇發生過,暫時忍一忍口唔同吳家寶講住。一來,我想等阿Ken可以放低戒心,睇下佢一陣仲會唔會有啲咩進一步嘅行動。二來,我覺得親眼望住自己老婆俾人偷拍,某程度上都算係一件幾過癮嘅事尼。除非係極端例子,求求其其只要有眼耳口鼻已經收貨,否則從正常男性角度去分析,既然要偷拍,梗係搵個高質素少少,樣靚身材正嘅女人尼影。而事實證明,吳家寶依然好有吸引力,唔止街上面嘅麻甩佬,就連中學同學一樣對佢著晒迷。

臨落去之前,個個都輪住排隊去一次廁所先至捨得行,包括我老婆。睇見咁多人逼係個廳度呆等唔願郁,結果,我忍唔住同阿Ken講我想幫手拎咁啲野落去起爐先。好彩咁岩Elaine又聽到我講嘅野,所以最後Elaine、馬爺、阿Ken同我,一共四個人就落定樓下放低啲野先。



[ 本帖最後由 AiUehara 於 2021-2-21 18:27 編輯 ]

我:阿嫂呢?佢一陣燒唔燒架?
Ken:唔喇,佢要睇住個仔呀。
馬爺:母愛真係偉大。
Ken:你都得架~
Ken:你兩公婆幾時先肯生番隻馬仔馬女出尼俾叔叔抱下呀... (望向Elaine)
Elaine:我先唔要呀~
Elaine:生仔咁痛...
我:乜唔係有得揀打麻醉藥架咩?
Elaine:講就容易... 你地啲男人識啲咩丫~
Ken:有道理有道理!
我:岩嘅岩嘅!

我地一路行一路講,唔經唔覺就行到去燒烤場。私人屋苑果然係唔同啲,連個燒烤場都高級過人,環境舒服之餘,啲地方同樣好乾淨。正當我一拆開袋炭,準備用個夾放幾舊落去個爐度果陣,馬爺居然轉死性主動行埋尼幫手。

馬爺:依啲粗重工夫等我尼做啦!
我:下!? 唔洗啦~
馬爺:你唔俾我做番啲野嘅話我老婆會殺左我架!
Elaine:係架~ 你醒醒定定呀!
我:哦,咁好啦。
Ken:你地搞住先,我上去接埋其他人落尼。
Elaine:哦,好呀。
馬爺:唔該晒~
我:辛苦你喇!

難得有人自動請纓,我梗係唔會同佢客氣啦。趁馬爺疊緊啲炭,我就開始拆食物包裝袋,再將包晒錫紙嘅牛油粟米、雜菌同埋蕃薯放入燒烤爐裡面。至於Elaine,我估佢係睇唔過眼啲枱枱凳凳唔夠乾淨,於是連擺野食嘅枱,佢都好認真咁用濕紙巾抹左一次。夜晚嘅風景或者係冇朝頭早咁多野睇,不過,每次當Elaine一摀低個身抹野嘅時候,佢座珠穆朗瑪峰都會係我眼前若隱若現。如果唔計外面果件白色蕾絲,其實Elaine嘅上半身只係得番件白色背心仔。我頭先都冇為意到原來佢今晚係著得咁引人犯罪。

諗番岩岩阿Ken鬼鬼祟祟偷拍嘅情景,我懷疑佢嘅目標應該唔止淨係影吳家寶一個,分分鐘連Elaine都一樣中招。坦白講,對於阿Ken嘅所作所為,原本我內心都有少少愕然,但當我依家近距離欣賞完Elaine果條又深又長嘅波罅之後,依兩盞車頭燈嘅吸引力確實係非同凡響。我不停咁同自己講,我已經係一個有婦之夫,絕對唔可以做出一啲背叛吳家寶嘅行為。

Elaine好專心咁抹緊枱,似乎完全唔知我昅緊佢。為左避免招惹殺身之禍,所以我特登企正係佢地兩個中間,就算馬爺突然之間望過尼,我好肯定佢嘅視線點都會俾我個背脊擋住左。莫講話要昅Elaine條波罅咁小兒科,即使要我學埋阿Ken啲衰野,若然動作唔係太大,我覺得係咁嘅環境下真係想點影都得。

Elaine:你拆唔拆到呀?(無啦啦抬高頭望住我)
我:拆到~ (嚇到我當堂窒左一窒)
我:係個結打得有啲實囉...
Elaine:你要幫手出聲喎~
我:冇問題啦~ 輕輕鬆鬆!

依一刻,我真係緊張到心跳加速,根本分唔清到底Elaine係純粹出於關心,定抑或係想借啲意警告下我唔好再咁放肆。無可否認,個過程雖然好驚險,不過佢果兩支巡航導彈嘅殺傷力的確係唔惹少,難怪阿Ken同Kelvin兩個麻甩佬頭先竟然要自甘墮落,寧願過去俾班八婆仔恥笑都唔揀坐埋尼我地依邊吹水咁戇居。

快樂嘅時間過得特別快,眨下眼,阿Ken好似個導遊咁帶住一大班人行到過尼燒烤場搵我地。我成日懷疑吳家寶係有心同我作對,每當我偷偷摸摸摸做緊某啲衰野果陣,唔知點解佢總係好快就係我面前出現。話唔定我啲觀察力同埋警覺性都係靠咁樣日積月累練番番尼。

今次同平時最大唔同嘅地方只係佢身邊多左一班嘍囉,好彩我又冇咩把柄俾吳家寶揸住,否則一個唔小心俾佢睇到我眼定定咁昅Elaine個胸嘅話,到時應該十條命都唔夠我死,更加唔洗奢望會有機會玩第二次嘅換妻。

老婆:你做左啲咩呀?
我:拆下膠袋咁囉~
老婆:嘩... 咁有建設性呀!?
Elaine:我都抹完啲枱枱凳凳喇,你老公仲拆緊啲膠袋呀~
我:咩呀... 我有幫手搬野架~
老婆:辛苦你喎~
我:乜你咁衰嘅,篤我背脊。(笑住話Elaine)
Elaine:我講事實啫~ (好得戚咁做出一個伸脷嘅動作)
老婆:作死你呀!? 做咩話Elaine呀?
我:你兩條友丫!夾埋架喎~
Elaine:(翹住我老婆隻手行左去搵馬爺)
Ken:算啦~ 點都係你錯架喇...
高佬:咦!? 我係咪錯過左啲咩呀?
我:冇呀,講緊Elaine話我唔做野囉~
Ken:(拍一拍我膊頭)

可能大家有一段時間冇出尼聚過,所以一開左某個話題,個個都有好多野想拎出尼講。而最普遍嘅討論內容,一定離唔開感情問題。單身人士通常總會俾人問點解冇拖拍,邊種擇偶條件係最不設實際,同埋一齊了解下果個同學本身有冇啲咩缺點先會搞到冇人要,諸如此類。至於結左婚但未有小朋友嘅就會不停咁俾啲已經做左人地父母嘅同學疲勞轟炸,例如係問我地同馬爺兩公婆因乜解究唔想生,又或者講下湊仔經,,同仔女之間嘅生活點滴,到底生仔好定係生女好等等。

初時我仲以為圍住個爐燒野食係唔會有啲咩特別野發生,不過,自從高佬叫完我老婆幫佢啲雞翼搽過一次蜜糖之後,坐佢隔離左右嘅阿Ben同Kelvin又有樣學樣,一個接住一個企起身,再將自己支燒烤叉隊過尼,希望吳家寶可以做下好心順便幫佢地搽埋。其實大家識左咁耐,而且又係舉手之勞,基本上我老婆都唔會同對方計較咁多。可惜佢蠢,冇發現到班友仔根本係另有目的,仲要傻傻更更咁摀前個身幫人搽。

最衰依個燒烤場有時間限制,講到明九點半一定要交番個場俾人,如果唔係係咁嘅環境下一路食野一路傾偈的確係幾舒服。我望一望隻錶,原來仲有唔夠二十分鐘就到九點半。好彩啲野食都清得七七八八,剩低嘅主要係啲丸類、豬扒同埋蕃薯。

我:喂,你地睇鐘喎。
阿Ken:咦?! 係喎~
阿Ken:乜咁快嘅!?

當我一講完,睇得出明顯有啲人係即刻食快左,另外有部份好似Elaine同吳家寶果種食少少野就嗌飽嘅女人,估唔到係依啲時候會咁幫得手,一個負責扔垃圾,一個負責將啲食剩嘅野打包,本來亂七八糟嘅地方,話咁快已經俾佢兩個執左一半有多。相比之下,阿Ken全晚掛住昅女,作為一個主人家,佢真係冇乜建設性可言。計埋我,最後都係多左幾多人幫手,其他果啲壯男似乎諗住做隻企鵝行尼行去就算。搞完一大輪,終於可以上番去阿Ken屋企攤抖下。早食有早食嘅好,依家未夠十點,我地仍然有大把時間剩,唔洗咁急趕住走。

阿Ben:喂,打麻雀呀?
老婆:咁夜仲打麻雀?
馬爺:咪係囉!未俾人投訴過咩~
阿Ben:洗怕佢!? 又唔係投訴我,投訴個屋主咋嘛~
阿Ken:嘩~ 你真係打得少喎...
阿嫂:你地打還打,出左門口先好打呀!
Kelvin:阿嫂好野!
阿Ken:(睥住佢老婆)
阿嫂:嗌我Bonnie得架喇~
阿Ben:Bonnie好野!
Elaine:既然咁多人,不如玩啤牌啦~
我:好~ 點玩先?
Elaine:玩啲熱身遊戲先囉...
Elaine:衾棉胎或者潛烏龜?
我:(我地幾個男人你眼望我眼)
老婆:咁玩衾棉胎先啦!
我:好主意呀~ (唯有附和下吳家寶)

由於人多嘅關係,所以有一小撮人就揀左坐埋一邊傾偈同埋撩人地個仔玩。冇諗過班咸濕仔咁醒目,坐晒係兩個女人前面,連玩衾棉胎一樣唔會放過昅女嘅機會。因為吳家寶同Elaine個衫領都有啲低,再加上又係坐係地下玩,當佢地兩個一摀低身果陣就好容易俾對面嘅人昅到條波罅。

玩玩下,我發現個衰婆竟然扮晒野,成日好刻意咁摀前個人先扔張卡出去中間,好似係有心要引誘前面班麻甩佬咁。難得見到咁誘人嘅畫面,果幾個男人梗係分晒心,連續輸左幾次。戰況算係一面倒,印象中Elaine同高佬反應係最快,一次都冇輸過。

Elaine:你地想唔想轉Game呀?
Kelvin:轉咩Game先?潛烏龜呀?
Elaine:你地有冇聽過七級豬?
高佬:咩尼架...?
Elaine:你可以理解佢係衾棉胎嘅升級版。

七級豬 玩法如下:

版本一
首先,每人分派若干撲克,在不看牌的情況下輪流出牌,出牌同時叫1,第二位出牌時叫2,如此類推,由1至k,繼續循環。若果出的牌與所說的相同,各人立刻摸摸鼻子,反應最慢的會被人稱為一級豬,再輸便為二級豬,直至七級豬為止。這個版本類似襟棉胎,台灣俗稱心臟病。

版本二
首先,每人分派4張牌,把一張傳給下一位,同時從上一位取得一張牌,目的是要令自己擁有四張相同的牌。當自己擁有四張相同的牌或看到其他人摸鼻子時,自己就要摸鼻子,最慢的會升為一級豬,再輸便為二級豬,直至七級豬為止。  

不能回應較高級豬的說話
這個遊戲還有一個有趣的特點,就是人不能與豬說話,不同級別的豬也不能互相說話,否則低級的豬就會自動變成較高級豬的級數。例如若然有人回應了一級豬的說話,他便立即成立為一級豬;一級豬和三級豬說話,自己也會變成三級豬。但較高級豬可以向較低級豬或人說話(不會降級)。



[ 本帖最後由 AiUehara 於 2021-2-21 18:24 編輯 ]

果然,個遊戲節奏急促過普通衾棉胎好多,幾刺激。雖然係幾過癮,但輸左冇野罰總係差咁啲野咁。說時遲那時快,阿Ken突然提議邊個輸左就要飲酒。

高佬:有咩飲先~
阿Ken:Whisky囉... 點睇?
阿Ben:好喎~
馬爺:飲啤酒得唔得架?
馬爺:你地千杯不醉,我就一杯即醉喎~
Kelvin:喂,俾啲大志啦!
Elaine:得啦~ 最多我幫你頂!
我:嘩...
阿Ken:嘩...

如是者,我地大概每半個鐘頭就換另一個新遊戲。到後期,我同吳家寶已經同對方分開左坐,而依一刻坐緊係佢隔離嘅Ken又開始蠢蠢欲動。唔知係咪大家坐得比較貼,當每次一玩到特別興起果陣,吳家寶都會不以為意咁將對手放晒係阿Ken同馬爺個膊頭度。老實講,我唔太擔心馬爺會夠膽做得出啲乜野,反而,阿Ken應該好快就會忍唔住對我老婆出手。

阿Ken啲小動作始終逃唔出我嘅法眼。我坐係斜對面留意到佢之後特登翹埋雙手,趁住吳家寶一遞高隻手搭住佢嘅時候,依條友仔即刻把握機會乘機搏懵,用個手踭頂落我老婆個胸度,再扮到冇事發生過咁,成件事相當流暢,連吳家寶都察覺唔到自己俾人抽緊水。

因為聽日係星期一,基本上好多人唔敢留得太夜,話晒要早起身番工,有啲中學同學又住得遠,所以一過左十一點,成個廳走剩嘅人得番我、吳家寶、阿Ken、馬爺同埋Elaine。可惜,我老婆同馬爺飲左幾杯已經由目光呆滯變成不醒人事。睇見佢兩個搞成咁,我地都廢事玩到咁晏,加上我睇得出Elaine嘅狀態其實同我差唔多,只係個樣望落未醉,不過再俾阿Ken咁隊法真係遲早冧低。臨走前,Elaine好好咁主動幫手執埋張枱先行入房拎袋。相反,我就冇理咁多,既然阿Ken開到聲話等佢尼執手尾,咁我梗係唔會同佢客氣,即管由得佢自己一個慢慢搞。

趁住個廁所依個時候冇人用,我拿拿臨去洗個面,順便屙埋篤尿先起行。當我一出番客廳,我見到Elaine無啦啦拎住隻杯飲緊啲唔知乜野,於是,我出於好奇就問阿Ken俾左啲咩Elaine飲。

我:咦!? 有咩飲咁好呀?
阿Ken:冇呀,暖水囉!
阿Ken:你要唔要丫?
阿Ken:我可以斟杯俾你架~
我:唔洗喇唔該。

一聽完個答案果下有少少失望,仲諗住係啲咩解酒茶,點知居然係水。過左五分鐘左右,我執齊晒啲野,準備叫阿Ken幫手孭馬爺落樓果陣,我發覺Elaine個樣好似有啲唔妥。

我:喂,你點呀?(拍一拍Elaine膊頭)
Elaine:我冇事... (咪埋左對眼)
Elaine:一齊走。(突然捉實我隻手)
阿Ken:你個樣好唔掂喎~
阿Ken:洗唔洗留係度訓一晚呀?
Elaine:唔洗喇~ 只係忽然之間覺得有啲頭暈啫...
Elaine:我想番去先...

正當阿Ken想再勸佢留低果陣,Elaine即刻耍手嫌擰頭,然後企左起身,腳步浮浮咁拉住我隻手行向門口嘅方向,似乎趕到連自己老公都想扔低唔理咁。就係依個時候,阿嫂係房行左出尼去廁所,順便八卦下我地幾個做緊乜。眼見阿Ken同我完全對Elaine束手無策果個樣,佢唯有走過尼安撫左個傻婆先,仲用一種非常溫柔嘅語氣去關心Elaine。唔知點解,Elaine無論如何一定要走,邊個勸都冇用,連阿嫂一樣冇佢辦法。

阿嫂:咁一係你幫手Call左的士先啦!(望住阿Ken講)
阿Ken:哦。(拎起部手提電話Call車)

最後,阿Ken負責孭馬爺,我負責孭吳家寶,而阿嫂就負責幫手扶住Elaine慢慢行落樓下。上到的士之後,我再關心多次Elaine;

我:你一個女人仔搞唔搞得掂馬爺架...?
Elaine:梗係搞唔掂啦~
Elaine:佢咁大份~
我:最衰我又要湊住吳家寶行唔開。
我:你洗唔洗係我屋企留一晚呀?
我:如果你好想番屋企嘅話一陣你就唔好落車住。
我:到時你幫我睇住吳家寶先,等我孭完馬爺上去再番尼搵你,咁樣好唔好?
Elaine:唔好。
Elaine:我可唔可以去你地度訓一晚呀?
我:可以~
Elaine:我好熱...
我:下!?



[ 本帖最後由 AiUehara 於 2021-4-2 14:53 編輯 ]

慾求不滿...

引用:
原帖由 AiUehara 於 2021-2-14 21:40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外傳冇,不過公主獵人續集會有黑社會大家姐俾人輪姦(算係劇透架喇XD),但短時間內出唔到,至少要完左依家果個外傳先會繼續update,嘻嘻!
被出賣的女人.

好吊引又差不多到甜點

引用:
原帖由 farm1615 於 2021-2-16 11:32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好吊引又差不多到甜點
係啦...下次update 又唔知要何年何月

引用:
原帖由 熱愛啪啪啪 於 2021-2-15 03:01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等....寂寞到夜深
唔好意思,要師兄等咁耐。
師兄真係為左等Update online到咁夜??

上一頁下一頁
發新話題
NordVPN
前往最後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