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下一頁
發新話題
打印

[原創作品] 當故事變成真實 (1月17日更新五篇;已結局)

 
收藏  |  訂閱
191  102.1k

引用:
原帖由 taoyuen 於 2021-4-30 04:33 PM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我有大綱架,會努力寫。希望你會繼續追。不過啲重口味情節就快出現,怕冇乜人接受嘛。

多謝你鼓勵,否則我就寫得再慢啲。
我當然會繼續追啦!!快啲有咩重口味嘅情節呀??好想快啲知囉!!

第十三話、 準備過夜

我見餐桌面有一紙巾盒,就拿了幾張紙巾予Stephy。Stephy接過紙巾,說了句”唔該”就邊哭邊說:”你覺唔覺得我好差?背叛左我個女個爸爸,又搞到個女唔可以喺正常嘅屋企長大?”我回應:”咁你都係追求你想要嘅野JE。況且,咁樣唔代表你個女唔可以健康快樂咁成長。如果呃住佢地,可能先至係唔啱?”
Stephy沒有大哭。我不肯定我的說話有沒有用。但我真的是這樣想的。望著雙眼紅了的Stephy,我明白甚麼叫”我見猶憐”。Stephy為了愛琳琳,應該承受了很多。但琳琳卻似乎沒有甚麼犧牲,而是享受著。為何Stephy可以容忍這樣的事?而我,似乎也只是因為琳琳要滿足自己的性慾而出現在她兩人之間的男人而已。Stephy已經要跟琳琳的丈夫分享琳琳,她應該不會想再多我一個人與她共享琳琳吧。想到這裡,我覺得我應主動離開吧。

我當然不是甚麼正人君子,我今晚上來前也有幻想過或者可以跟Stephy有一戰。但Stephy那普通的T恤長褲衣著,再加上剛才的說話,已令我沒有甚麼興趣再思考和Stephy有進一步的關係了。

我急速地吃完我那碗糖水。Stephy也喝完了,我就主動收拾,將外賣碗和餐具拿到廚房內。當我打開垃圾箱時,見到那垃圾箱已擠滿了東西。我將整個垃圾袋拿出來,回到廳跟Stephy說:”我幫你倒埋啲垃圾啦。”Stephy望著我說:”唔該晒。唔該晒。出去前面第二度門就係垃圾房。”我倒過垃圾,回到Stephy家中時,Stephy即向我道謝。我以一句”唔駛客氣”回應,就走到廚房準備幫Stephy的垃圾箱放入新的垃圾袋。我問了Stephy垃圾袋放在哪兒。她告訴我後,我就幫她處理好換垃圾袋這小事。我在廚房內清潔好雙手,然後就準備離開。


正當我準備告辭時,Stephy說:”唔該晒你。唔好意思。呢幾日太忙,冇倒垃圾。衫都唔得閒執。”我隨口說了一句:”你份工好忙?”Stephy回應:”呢排係好好好忙。我做廣告公司嘅。”Stephy這份工作引起了我的興趣,所以我回到餐桌前坐下:”我以前都做過廣告GA。早幾年就唔打工,接啲FREELANCE設計JOB來做。都算半個行家。”


就是這樣,我和Stephy有了話題。原來她已經在一間大型廣告公司做到高層。我確實是有點羡慕她。和她有合作關係的人,部分是我仰慕的名字。幸好Stephy似乎沒有嫌棄我這個不願”打份牛工”的”斜槓族”,願意和我分享一些行內的見聞,甚至為我的一些作品提供了意見。


我們談了近兩個多小時,即已過了十二點。我察覺到Stephy有點倦意,於是打算上廁所後就回家。我由洗手間出來時就對Stephy說:”好夜啦原來。我返去先。你早啲訓。”但Stephy竟然想留下我:”出面啲雨仲大過你來嗰陣BOR。同埋都咁夜,你喺度訓廳啦。我冇所謂嘅。”Stephy有此提議,我立即改變主意。但我還是假意推辭:”頭先來啲衫褲都濕左啲。整污糟你張梳化就唔好LAR。”
Stephy想了想說:”冇所謂嘅。濕左少少啫。不過你唔舒服的話,我俾件衫你換住先。我梳化嗰件OVERSIZE T恤連身裙你應該著得落。”我想不到她會叫我穿上她的上衣:”唔係幾好意思。嗰次件浴泡或者上次件T恤呢?”Stephy尷尬地說:”我拎左去洗衣舖洗。未得閒拎返來。”於是我洗澡後就穿上了Stephy的白色T恤連身裙走出來。


覺得有點尷尬的我見到Stephy仍然在用電腦。她見到我即說:”你咁快沖完嘅?我仲諗住覆埋幾封EMAIL先至執埋啲衫。”我告訴她不必要為我趕快收拾。況且她的衣服只佔據了其中一張沙發,我可以在較長的沙發睡。Stephy拿了枕頭和被子給我,就自己去洗澡、刷牙。在她進入洗手間前,她說:”你著呢件都幾好睇BOR。”我向她報以一個尷尬的笑容。

[ 本帖最後由 taoyuen 於 2021-5-5 17:16 編輯 ]

引用:
原帖由 viviw1 於 2021-4-30 19:30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我當然會繼續追啦!!快啲有咩重口味嘅情節呀??好想快啲知囉!!
最新一話已有眉目了!哈哈!

第十四話、Stephy的黑絲

其實我已很倦,於是就盡快躺在沙發上閉上雙眼。我想著今晚的事。既然我決定留下,當然是有意一親香澤。但我也沒有太大期望。Stephy應該不會對我有甚麼興趣,她邀我留宿,應該只是不想我那麼辛苦而已。而我自己聽到Stephy講述她和琳琳的故事後,也不太想介入她們兩人之間。

Stephy洗完澡後,應該以為我睡著了,沒有跟我說話就關上廳的燈回睡房去。我睡了一小時左右就醒過來。本身我有點怕冷,起來關掉冷氣後又回到沙發上躺下。既關了冷氣,我就沒有蓋被了。而且穿了Stephy的連身裙,似乎比穿褲子較涼快一點。

我玩了一會電話就準備再睡。放下電話時,我留意到Stephy那些衣服有兩雙絲襪在其中。我拿了一雙黑色絲襪過來,放了在自己的大腿之間,感受一下Stephy的氣味。我為了應否用這雙絲襪自瀆而掙扎。應該在我還未做好決定時,就已睡著了。

我下次醒來時,應該是被Stephy弄醒的。當時屋外仍是漆黑一片。而廳內的燈仍是關上的,但由於睡房門是開了的,房內的燈光讓我能看清楚站在我身旁的Stephy。她壓下聲線問我:”你可唔可以試下著住佢俾我睇下?”這時我才意識到,原來那雙絲襪還在我雙腳之間。其實我未及回應,Stephy已拿過絲襪準備替上穿上。我覺得如果我拒絕的話,Stephy是不會為難我的。但不知道是甚麼原因,我沒有說話,只是配合Stephy的動作。以香港的女子而言,Stephy的身高算是比中等身高再高少許,即比我矮幾厘米。所以這雙絲襪,我勉強還是可以穿上的。

穿好後,躺在牀上的我正想問Stephy的用意。但我未來得及開口,她已經搶白說:”唔好意思,我想要。”Stephy隨即吻我的大腿內側。她先用嘴唇輕觸,繼而伸出舌頭使我兩邊大腿內側部位上的絲襪都濕了。Stephy又將右手放到我身上的連身裙內,隔著絲襪和內褲摸我的下體。我自己也料不到,我的老二已很快變得是十級硬。Stephy站起來說:”你都好似好興奮WOR。”我點點頭,然後Stephy就脫下了內褲和內褲。她面向我雙腳的方向,跪在我身處的沙發上,兩膝夾著我的頭部。這時我的臉上,就是Stephy的私處。我當然開始為Stephy口交。Stephy的呻吟聲很快就出現了。過了兩分鐘左右,仍然不時呻吟的Stephy開始向前傾。我仍然能瘋吻她的下體,而Stephy也隔著絲襪吻我的下身。她先在我的陰莖和睪丸上打轉,然後再將進攻點下移。後來她一邊叫牀一邊吸啜我的腳趾,同時一隻手又撫弄我的老二。

之後她整個人橫躺了在我身旁,繼續吻我的腳趾。這時我面前的不再是Stephy的私處,而是她的美腿。我毫不猶豫就將她的腳趾也放在我的口中吸啜。我記起上次上來Stephy的家,就目睹她和琳琳互吻腳趾的一幕。想不到這個晚上我會和Stephy玩著同一招,而且穿了黑絲的竟是我。

先停下來的是Stephy。但她停下來只是為了玩更刺激的東西。她站起來再拉起我,主動吻了我的嘴唇、面頰和耳朵。她在我耳邊說:”丸仔,你可唔可以好似阿勤服侍Agnes咁呢?”她沒有等我回應,就帶我往露台。這時我就明白她想做甚麼了。在《由青梅竹馬開始》這個故事中,勤和Agnes第一次性愛,就包括了勤在露台為Agnes口交的場面。這刻的Stephy下體已是裸露的,她到露台找了個位置站好,我就跪在她面前為她口交。由於戰場移師了到室外,Stephy要壓下自己的呻吟聲。但我肯定,她是興奮莫名。而我雖然只是負責提供服務,但每當Stephy的手肉緊地撫摸著我的頭髮,又或者我嘗試看她的表情時,我都有很強烈的滿足感。

幾分鐘後,Stephy叫停。我站起來對著她。她說:”我喺梳化來左次,喺露台來左兩次。”然後她主動和我濕吻。我覺得這個吻,示意著我和她的關係,應該是有所改變。她享受和我的性,而且我們之間應該是有一些感情了吧?

Stephy之後帶我進睡房。她打開衣櫃。原來衣櫃內有一長鏡。她要我站在鏡前看清楚自己。Stephy從後擁著我說:”你睇下你自己……著住我嘅連身裙、黑絲……但係條野咁大咁硬……等我幫你出野。”

[ 本帖最後由 taoyuen 於 2021-5-5 17:29 編輯 ]

Great great come on come on!!!

第十五話、期待下半場

我沒有回應,靜靜地等待Stephy的下一步。她跪我在我腳前,俯身隔著絲襪吻我的腳趾。品嘗過我的腳趾,讓兩邊的絲襪頭都濕了後,Stephy在我兩腳腳趾的位置撕破了她的絲襪。這樣,她的舌頭就可以直接進攻我的腳趾。無論我是低著頭,還是向前望著鏡子,都可以見到Stephy的動作。我忍不住呻吟了幾聲。

之後Stephy慢慢向上吻,經過膝頭、大腿,然後將她的頭放在我身上那連身裙內。我那硬度十足的肉棒,感到到她嘴唇的攻勢。雖然中間隔著了內褲和黑絲,但整個場景和氣氛,卻令我興奮極了。我就像不能控制自己一樣,隔著連身裙摸著Stephy的秀髮並閉上眼說:”我好舒服。”

我說過了這四個字,睜開眼又見到鏡子傳來的影像。這一刻我的興奮度又急升。我覺得我無法忍下去:”我忍唔到,好想……射!”Stephy應該聽到我的說話,但她依然故我,繼續用嘴唇和舌頭刺激著我的下體。我很想再享受多一會,但無能為力,就洩了。我的內褲就這樣被弄污。

Stephy知道我洩了,就停下來。我射完後,她替我脫掉絲襪和內褲,再用我剛除下的黑絲抹乾我的陽具。她帶著淫笑站起了輕吻我的嘴一下,就叫我去洗手間清潔。
我從洗手間出來時,身上只有Stephy的連身裙。我問坐在廳中沙發的Stephy:”冇底褲咁點算?”Stephy說:”咁夜啦。訓先啦。”今次她主動牽著我的手帶我進睡房。我躺在Stephy身邊,讓她擁著我睡。

Stephy:頭先我好舒服。你舒唔舒服呢?
我:我都好舒服。
Stephy:咁就好。
我:點解你會無啦啦整醒我搞嘅?係咪琳琳叫你咁做?
Stephy:唔係呀。我冇同琳琳溝通過架成晚。係我自己想……
我:係咩?
Stephy:唔信我可以俾個電話你睇下。
我:咁又唔駛……
Stephy:不過我都要同琳琳講我地頭先嘅野。佢知道一定會好開心。
我:嗯……

其實我不知道如何回應。我和Stephy之間的事,有必要匯報給琳琳嗎?但Stephy似乎是受控於琳琳的,她打算這樣做也很正常。除非我能從琳琳那邊搶走Stephy,否則我跟Stephy的事,琳琳不會不過問。但我有能力搶走Stephy嗎?更準確的問題是,我想搶走Stephy嗎?我不但不肯定Stephy對我是甚麼感覺,我連自己是否真的喜歡Stephy,也不確定。連喜歡也未必談得上,何況是”愛”呢?想像這幾個問題,我不久就睡著了。

我第一次再醒來時,是因為Stephy問了我幾個問題。但我記不清她問我甚麼,總之之後我迅即再睡。後來我才正式被Stephy由牀上拉到廳中。我在飯桌前坐下定過神來,才記起剛才Stephy說要去麥當勞買早餐,她問我要吃甚麼。

我坐在Stephy對面,為她買早餐一事道謝她後,就開始和她進食。
Stephy:你今日有乜做呀?
我:我約左人十一點傾個JOB。
Stephy:你直接喺度去?定係要返屋企先?
我:我點都要返屋企著返條底褲。
Stephy從手袋拿了一袋白色的東西出來,放在枱上:”我頭先幫你買左袋紙底褲。不過你臨走先著啦。”

我說”唔該”時,感受到Stephy的一隻腳己在枱底伸到我的連身裙下,挑逗著我的陽具。我的老二,亦因此很快硬了起來。我假裝若無其事,繼續進食。

Stephy:仲要唔要返屋企呀?
我:都要返去拎部電腦先傾到野。
Stephy放下她的腿,再說:”咁食完野我車你返你屋企?”
我:原來你都有車?
Stephy:係呀。
我:會唔會好麻煩你?今日星期六,你應該可以訓晏啲。
Stephy:我都想返公司做少少野。我車完你返公司。
我:咁唔該晒。
Stephy:你傾完野話我知。我去接你。
我:接我去邊?
Stephy:你夠喉啦尋晚?我唔夠。你唔想有下半場咩?

[ 本帖最後由 taoyuen 於 2021-5-10 13:19 編輯 ]

引用:
原帖由 cola1915 於 2021-5-8 14:58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Great great come on come on!!!
我玩到咁都仲有人叫我快啲寫,真係感動!

第十六話、買內褲

回家後,我第一時間洗澡。之後我換上了自己的內褲,不再穿Stephy買給我的紙內褲。這刻我的精神要用在稍後的會議,就暫時沒有再想Stephy的事。

會議的進度不錯。我跟客戶道別後就立刻通知Stephy。她說她會到我身處的商場找我。於是我就在商場裡逛著等她。本來我是漫無目的地逛的。後來我才想起,如果我不只對Stephy的肉體有興趣,而是想跟她在情感上也有更進一步的關係,是否應該買一份禮物給她?買飾物好嗎?但我又怎知道她喜歡怎樣的飾物呢?觀察女生喜愛哪些類型、款式的飾物肯定不是我所長。當我嘗試找一些飾物店時,Stephy卻通知我她已來到商場了。十分鐘後,她就在我面前出現。

我本想跟Stephy建議去飾物店看看。但我未來得及發言,她已先有建議:”陪我去睇一陣衫好唔好?”我總不能說不好的。而她帶我進入的第一間店舖,是女士的內衣店。我跟Stephy沒有拖著手,是兩人之間有些距離肩並肩地走。這種距離,就像一對普通異性朋友之間的距離。所以,進入舖頭的剎那,我是有些尷尬的。

Stephy的目標不是胸圍,而是內褲。每當她見到她心儀的款式,就會問我意見。最後,她選定了一條粉紅色的蕾絲內褲。但她買的不是一條,而是一口氣買了三條。而且,她買了兩條中碼和一條加大碼!我在她耳邊小聲問她為何買三條,而且買了兩個不同的碼?她只說:”陣間你咪知。”

其實我已料到,Stephy會要我穿上加大碼的那一條。只是沒想過,她會那麼快就叫我穿上。

離開內衣店,Stephy引領我到一間服裝店。她拿了一件女裝衣服給自己和一件男裝衣服給我。同時,她也將那條加大碼女裝內褲塞到我的袋中。我跟從她的指示,到試身室內假裝試衣服。實際上我是去換內褲的。Stephy也到試身室去,應該也是換上剛才買的內褲。出來後,她就帶我到停車場取車。

在前往停車場時,Stephy問我有甚麼感覺。我如告訴她:”怪怪地咁。”Stephy說我可能未習慣穿這種剪裁的內褲,而且女裝內褲當然在設計上不會預期穿著的人有陽具、睪丸,我覺得不太舒適很正常。

我坐在司機位旁,還未繫好安全帶,Stephy就說:”除褲啦。”我猶豫了片刻,她就再說:”除左條褲俾我睇下條底褲。”我將外褲褪到膝蓋左右的位置,Stephy才滿意。她見到我穿上了她買的女裝內褲,即好像雙眼發光似的隔著內褲撫弄我的陽具。之後她甚至忍不住要伏下來吻我身上的內褲。而我的老二也硬了起來。

Stephy直接吻了我的老二兩下,然後問:”我咁樣淫唔淫?”我說”淫”後,她回復正常坐姿。然後Stephy拉起她的及膝裙讓我看。裙下原來不但是那條新內褲,還有一條假陽具!這時我才明白,為何離開試身室後,Stephy的走路姿勢好像有點不自然。原來她是要將手袋放在下身前,令途人不覺得她裙下有興別不同之處。Stephy望著愕然的我問:”咁我賤唔賤?”

我不知道應如何回應,只好點點頭。Stephy顯然對我的回應不太滿意:”如果你覺得我又淫又賤,就過來含住佢啦。”Stephy要我這個男人含著綁在她身上的假陽具!我應該遵命嗎?

引用:
原帖由 taoyuen 於 2021-5-13 04:21 PM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第十六話、買內褲

回家後,我第一時間洗澡。之後我換上了自己的內褲,不再穿Stephy買給我的紙內褲。這刻我的精神要用在稍後的會議,就暫時沒有再想Stephy的事。

會議的進度不錯。我跟客戶道別後就立刻通知Stephy。她說她 ...
好好睇呀!!有冇第二part呢??

第十七話、琳琳與阮氏夫婦

我用一聲”下”來代表我的不願意。Stephy卻沒有放棄。她伸出手隔著內褲摸著我的陽具說:”你而家著住女人底褲都硬左啦。尋晚你同我搞時係點著架?有所謂咩?含住我啦。”聽到Stephy這樣說,我似乎需要一些時間才能想到如何拒絕她的要求。Stephy見我沒有回應,就用淫穢的眼神望著我,然後她將一些口水吐到了她那假陽具上。這個動作可謂刺中了我的死穴。我自己也解釋不了。總之,她這樣挑逗我,我就沒有抗拒力。於是我伏了在Stephy的大腿上,含著了她那黑色的假陽具。

我一邊吸啜那陽具,Stephy一邊撫摸我的面頰。這讓我感到既興奮,又舒服。之後Stephy說:”你咁乖,我獎你呀。伸條脷出來。”我伸出舌頭,仰視著Stephy。她餵了幾滴口水給我,再問我:”好唔好味呀?”我回應說”好好味”之後,竟然主動地再含著假陽具。同時我見到Stephy淫笑著。她應該是十分享受吧。

過了幾十秒後,Stephy叫停了我。我回復正常的坐姿,她也將裙子回復原狀。Stephy說:”你著返好條褲先。我地返屋企再玩。”我穿回褲子時,Stephy拿出手提電話,用語音發了以下的訊息:”OK晒啦。而家返來,陣間你好好ENJOY!”我問Stephy那是琳琳嗎?Stephy回覆說:”係呀。琳琳喺我屋企等我地返去。”我只說了一聲”哦”。已準備開車的Stephy再問:”有冇乜野問題?”我說:”冇!驚陣間玩得太激啫。”
Stephy或者也明白我的憂慮:”你放心喎。你真係唔想玩嘅。我地唔會逼你。或者你講定有乜野你唔玩得。”Stephy這句話令我安心了一點:”我又諗唔到太多。但真係唔好插入我後面……”Stephy報以笑聲:”放心啦。劇本冇呢個安排!”

之後我們在車上沒有再多說話。我一方面期待著即將上演的劇本會是怎樣的劇本,但又同時對於琳琳會在場有一些介意。但我應該沒有資格叫Stephy請走琳琳。再者,如果沒有琳琳,Stephy願意再跟我單對單幹一場嗎?我也沒有把握。既然如此,我就嘗試調整好心態,接受琳琳會在場這現實。

約半小時後,Stephy將車泊好。下車前她問我:”丸仔,你係姓阮架嘛?”我確認了這是我的姓氏後,Stephy說:”今日個劇本,我要做你老婆。我就係阮太啦。”

我來不及反應,Stephy已開門下車。她沿途繼續用手袋遮擋著她身上的假陽具。

Stephy打開家的大門時,琳琳已坐在沙發上。她身上的,是我今天早上穿過的連身裙。我跟Stephy進屋,她關好門。當Stephy和我脫鞋時,琳琳竟然像一條狗那樣爬過來大門前。琳琳跪在Stephy腳前,Stephy摸摸她的頭說:”叫阮生啦。”琳琳就仰視著我說:”阮生!我係琳琳!今日係來服侍你兩公婆。”

Stephy拉起琳琳,為她脫掉身上的連身裙。原來在連身裙下,琳琳沒有穿任何東西。她一絲不掛站在我和Stephy前。Stephy從手袋中拿出剛才買的內褲遞給琳琳。琳琳穿上它後,Stephy就叫我脫去身上除了內褲的所有東西。我照辦的同時,Stephy也脫去身上的上衣、裙子。隨著Stephy除去那繫在她身上的假陽具,我們三個身上都只有那一式一樣的粉紅色蕾絲內褲。

[ 本帖最後由 taoyuen 於 2021-5-17 14:16 編輯 ]

上一頁下一頁
發新話題
NordVPN
前往最後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