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原創作品] 《家中的艾瑪》32《溫泉蛋》11/12

 
收藏  |  訂閱
23  12.7k

《家中的艾瑪》32《溫泉蛋》11/12

若想重溫《家中的艾瑪》第一至二十九集,請到:

https://www.188channel.com/viewthread.php?tid=25502974&extra=page%3D1



30感官世界
        

在樹海的青姦中,我刮傷了艾瑪的肛門。事後,我惟有背著艾瑪,在樹海漫走。


我們走到一個小小的山坡,回頭看到夕陽已西,樹影都斜斜地貼在地。


「先生,我想起我們泰國的中學生都唸過一首詩:夕陽印照在樹海,樹的影子無論多長,總是連著樹根。」


「那是印度詩人泰戈爾的作品。」


「那是我和先生你啊。」


背著艾瑪走在夕陽下的青木原樹海,我實在希望時間停在這一刻。



天又更暗了,就在這個黃昏下起雨來。


艾瑪緊緊地抱著我,那對又暖又大的乳房貼著我的背。我背著她,她正好為我打傘。那日本的士司機借給我們的傘子正大派用場。





可是我背著艾瑪,走呀走的,有近四十五分鐘,竟也找不到路。


走在以自殺著名的樹海,我的心愈來愈慌。


也許是受著火成岩磁性的影響,手提電話完全沒有訊號,只有我的機械手錶運作正常。

        

艾瑪忍不住先開口:「如果我們再走不出去......」


我安慰她:「不用怕,我們定找到出路的。」

        

「我一早知道的。先生,我剛才看到那幾具骷骨,就知道他們不會讓我們好像走出樹海,不過,想來也好,如果走不出去......我和你.....我可是十分願意的,只是,你願不願意和我死在這個樹海?你還有太太、學生 ,還有其他.....我就只有你......」



艾瑪始終生長在泰國,總是胡思亂想太多靈異,我默不作聲,繼續前行。




可是,走了又二十鐘,天已漸暗。


      艾瑪竟然倦得在我背上睡了,似個嬰兒。


主人一面背著傭人,一面為傭人打傘。



       趁著艾瑪睡了,我可以講出心底話: 「艾瑪,我不想和你死在這兒,我想.....」


突然,樹海中有兩盞白得像太陽的車燈射出。



就是載我們來那位的士司機。

        

他甫一下車,就嘰喱咕嚕地說了很多。



原來那把傘子原來是我們的救命恩人,日本人怕遺失傘子,在傘柄上裝了晶片,司機可運用的士上的電子地圖,知道傘子位置,他知道我們仍未走出樹海,加上步速很慢,走走停停的,就以為我們受傷,於是就開車來尋找我們。



我也不知道如何道謝。於是就硬擠了一萬日元給他,他竟堅決不要,只要回傘子。



那司機還好心載我們到我們預訂了溫泉酒店。



「那司機會不會知道我們在森林中的事?」我不禁這樣想。


       我看到司機開車時,視線從睹後鏡看沉睡的艾瑪,掃視她跪得紅紅的膝頭滿是泥污。
他瞄了幾眼,露出古怪的笑容。
           

到達後,我向的士司機一再道謝,花了很多時間,才能把一張一萬日元的紙幣硬塞給他。



我們終於在大約七時到達溫泉酒店。




這家的溫泉酒店毗鄰富士山的湖邊,在這家酒店,隨處仰望,就可以看到富士山。



我租的是一所日式獨立屋,裡面不單有個小庭院,屋頂更有溫泉。



全身又髒又臭的我倆沒有閑心去看屋內陳設,只想趕快地淋浴,洗淨身上的泥巴青苔



八點,女將就會把料理送到我們房間。



艾瑪第一次吃這些日式晚餐,不論是八寸造身,漬物炊合,她都十分非常好奇,不時邊嗅邊吃,女將也不時笑著看這位外國女人。




這些溫泉酒店的客房料理,比不上香港最高級的日本食肆,艾瑪第一次吃,配上當地的土酒,一口食物幾口土酒,覺得饒富風味。




我可覺得無甚特別。



一桌子滿滿的風土料理中,我的視線竟集中在一個雞蛋上。



  「艾瑪,你知不知道日本人最著名的色情故事嗎?」



  「還有故事比先生你看的日本成人電影更厲害嗎?」



   我冷笑。

        

「先生你說吧,如果你說得夠好,我就告訴我聽過最好聽的色情故事。」艾瑪微笑著,輕輕呷了一口御椀,她似乎很喜歡那些柴魚昆布加上水菜的香氣,惜著喝。



   「故事的女主角,最後切掉了男主角的東西,就拿著東京鬧市拿著走。」


艾瑪瞪大了那雙碧水色的明眸。





[ 本帖最後由 浪花十三 於 2021-12-11 02:28 編輯 ]


「又是鬼故事?那男的一定別的女人,那女人一定是妒忌所以閹了他吧。會不會是女鬼?」高大的艾瑪原來很膽小。



「人總是恐怖過鬼。不過這兩個人是相愛的。」



「我倒是很明白,有時我也會想切掉你的東西,尤其是房門外聽到你和太太做愛的噪音。」艾瑪笑著說。



「你暫且不要提她吧。」我又啖了一杯當地用農作物釀製的土酒,很辛口。



  「那對男女是一見鍾情,二人像被鬼迷一樣迷戀對方,男拋棄妻子,與女的日日夜夜做愛,又給她吸去所有精力,更無心無力家族生意.....」




「先生,這不是很特別的故事呢!」




「不,有幾幕很震撼的!那個女的太愛這個男人,她堅決要主導這個男人的一切,她竟要那個男人在當著她面前與幾個女人做愛,那種要獨佔的心情更讓她走上不歸路,她就在做愛的時候把男的勒死。」



艾瑪聽得入神。



「當勒死那男人之後,女的切掉了男人的東西,還用那男的血在他身上寫上『永遠在一起』的大血字,她拿著那男人的東西,連續多日在東京的鬧市走來走去,如獲至寶,還叫路人來看她的戰利品。」




艾瑪嚇得差不多掉了手上的漆器。




「我明白那個女的,她除了那個男人,在世上好像再沒有重視的事物。她好怕失去那男的,結果毀滅了兩個人。」




艾瑪好像若有所思。



    「我記得有一幕男女主角,好像我和你一樣在吃晚飯,另外也有位女將在旁彈三味線,那女的竟然將冬菇揩擦了下面幾下,再餵給男人吃,那男的好像津津有味。我不知道女人下面原來這可以調味呢。」




艾瑪從沉思中回來。




「艾瑪,除了冬菇外,二人在那一餐還玩了一樣遊戲的。」




「甚麼遊戲?肯定又是很變態吧。」艾瑪非常好奇。




「艾瑪,如果你說的故事,不夠我剛才那麼好聽......」我伸手取過桌上的熟雞蛋,一面剝殼一面說:「你就要像那個故事的女主角一樣,要把整顆雞蛋放進裡面,再慢慢排出來,當然,這顆雞蛋要完好無缺。我會拍短片將來慢慢欣賞呢。」




  艾瑪雙眼直望著我手上已全熟雞蛋。




「如果,我講的故事比你好聽的話,你怎樣?」



     「好啊,我就像戲中的男主角一樣,立即吃了艾瑪您排出來的雞蛋。」







  「我也會拍下你的影片,將來慢慢欣賞啊。」艾瑪興奮地說。






      我猜那位侍侯我們的女將,雖然聽不明白我們說甚麼,但感到我們之間的氣氛。




她只向我們報以公式的日本服務員笑容。




鍋上的和牛肉半熟,分泌出亮亮的油份,令我想起艾瑪那兩片陰唇。


                                                                                  《家中的艾瑪》30《感官世界》未完待續


[ 本帖最後由 浪花十三 於 2021-9-9 00:04 編輯 ]

回覆 2# 浪花十三 的帖子

真好啊~可以繼續看到艾瑪的故事了。建議加上前面故事的link。

主角與艾瑪遊日超過九個月了,似是移民。

引用:
原帖由 浪花十三 於 2021-5-15 00:14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又是鬼故事?那男的一定別的女人,那女人一定是妒忌所以閹了他吧。會不會是女鬼?」高大的艾瑪原來很膽小。


「人總是恐怖過鬼。不過這兩個人是相愛的。」


「我倒是很明白,有時我也會想切掉你的東西,尤其是房門外聽到 ...
Support  浪花兄

好感謝大家還在看呢。可惜無法接住1-29來看,都是怪自己寫得太慢。
不過請放心,我一定會寫完《家中的艾瑪》。

回覆 6# 浪花十三 的帖子

快D啦,我等緊敏芯再出場。

回覆 7# neofoxxfoxx 的帖子

十三兄,你以前一月至少一稿,現在成季刊

快了快了,我寫到他們回家,不日上載,有勞久候。

不如十三哥先寫完《屯門的雲姑》,再慢慢將《家中的艾瑪》埋尾。

NordVPN
前往最後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