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原創作品] 《家中的艾瑪》32《溫泉蛋》11/12

 
收藏  |  訂閱
23  12.7k

哈哈,我想到就寫,沒有什麼大計劃,感謝支持。

希望十三兄趕快連載第三十一集。

《後來呢?》

艾瑪和我沒有死在樹海中,日本的士司機不單救了我們,還好心載到溫泉酒店。我們身上又是泥污,又是體液,稍稍淋浴後,女將就把晚飯送到我們的房中。



席間,我對艾瑪講了一個日本著名的情色故事。


「艾瑪,如果你說的故事,不夠我剛才那麼好聽......」我伸手取過桌上的熟雞蛋,一面剝殼一面說:「你就要像那個故事的女主角一樣,要把整顆雞蛋放進裡面,再慢慢排出來,當然,這顆雞蛋要完好無缺。我會拍短片將來慢慢欣賞呢。」



我故意不望著她。我看著鍋上的和牛肉半熟,分泌出亮亮的油份,令我想起艾瑪那兩片陰唇。




我留意著她的反應。



艾瑪雙眼直望著我手上已全熟的雞蛋。



「如果我講的故事比你好聽的話,你怎樣?」


     「好啊,我就像那套戲中的男主角一樣,立即吃了艾瑪您排出來的雞蛋。」







  「我也會拍下你的影片,將來慢慢欣賞啊。」 艾瑪興奮地說。



       服侍我們的女將捧著我們的碗碟,走出房外取下一輪的菜餚。




我就立即抱著艾瑪,伸頸過去吻艾瑪。



我要艾瑪立即濕濡,用上最挑逗的舌纏。艾瑪的身子不斷抖震,情動得像個小姑娘。



「先生,你未試過這樣吻我哩。」



我伸手直接脫下她的短褲,左手抱著她的腰,右手打算潛進她下身撩弄她又大又敏感的陰核,原來我的舌吻已讓艾瑪的愛液溢出陰道口。


我就用右手拿著白白的剝殼雞蛋,要塞進去。


「先生,不要推得太入,蛋一爛了就要留在裡面哩。」艾瑪害羞地說。

       我用剝殼雞蛋較尖的那一端輕輕摩擦艾瑪的陰核。

「蛋還是微暖的,好舒服啊。」艾瑪竟整個身子酥軟地倒在我懷中。


我知道艾瑪的反應,就用那軟軟的剝殼雞蛋上上下下的輕掃艾瑪的小陰唇。


她的陰門已張開。


我用最溫柔的力度,用無名指與中指輕輕把雞蛋逗入艾瑪濕滑的陰道口,有三分之一個雞蛋已經進入。


我正要用力想把雞蛋按進,艾瑪急止,她說:「讓我自己來吧。」


說著她張開大腿,收縮小腹,深呼吸了一下,餘下三分之二都被艾瑪吸進去了。


她望一望房門,知道女將未回房,就張開大腿讓我看。



她用食指和中指輕輕分開兩片濕亮亮的陰唇,我見全隻蛋已進去,能從艾瑪那濕潤的陰道口略見蛋白。


「那蛋在我裡面,暖暖的,好像你的東西。」


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是女將拿著幾碟日本菜式回來。


艾瑪立即把褲子拉上,小心坐好,生怕自己會壓破體內的東西。



也許她感受到我們的氣氛,不過她只是公式地向我們微笑,繼續解說菜餚。



艾瑪說:「先生你講的故事真的好慘啊。如果故事中的兩個人肯放手,也許不會最後去到這個田地。」


「艾瑪,如果每個人都能及時放手,就沒有動人的故事了。」


我接著笑說:「艾瑪,你的故事會不會讓我要吃你下的蛋呢?」

「好。」艾瑪那雙碧綠的眼睛在轉,仿似是個在編謊言的學生:「從前有對夫婦。那個女的,自己不會做家務,還很喜歡工作,不喜歡回家。老公是一個教師,外表很正經,但他外面應該有很多女人。大概可能已經生活無憂,這個男人不知道應該追求些甚麼,他的眼神常常很憂鬱,好像有很多心事。」


「那只是個很尋常的故事吧!」我哂笑著,一面就把牛肉吃下。



「那個老婆不喜歡做家務,也不常在家,就請了一個家傭,煮食家務全都交給那個泰國來的家傭。她有時會在深夜偷聽那夫婦在房內做愛,又會看看男主人射在避孕套裡的精量。那男教師通常在放假前夕,或是趁老婆出外公幹不在家,就會看色情網頁手淫,他常常會把精液亂射在被單或者床褥上,有時又會射了幾滴在地板上,然後倒頭就睡,每次他手淫完,那個家傭經常就要洗被單床鋪,還要辛辛苦苦將被單床鋪晾在天台,還要抹去地板的精液,真想告訴他的每一位學生呢。」艾瑪一面笑著,一面把牛肉點了醬油,配了一點大蔥就吃了。




我忍不住笑說:「我肯定我那個故事比你這個笑話好聽得多呢!」



「這個故事肯定是不是笑話,不要太早下定論呢!」艾瑪接著又喝了兩口清酒說:「.....後來女主人愈來愈不肯回家,有時還會兩三個禮拜外出公幹,她每次出門還叫那個家傭好好看著老公,不要讓他外出鬼混.....如果那男人不回家睡,就要通知女主人。」



「後來呢?」我裝作好奇問。



清酒易醉,艾瑪臉紅紅地說:「看著那個男人好可憐,這個家傭漸漸發覺自己可能愛上了他。而那個男人好像也因為寂寞,貪家中外傭就手,常常找她發洩。」



「原來是這樣嗎?後來呢?」我問。

        

「那個男的常常找那外傭做愛,連那外傭月經時也在做,那個外傭連後面也給他了。只要女主人不在的時候,兩人就做。」艾瑪再喝了兩杯清酒說。

        


「我聽來的版本好像不一樣,後來呢?」我笑說。




「他們放下一切,去了日本玩。」艾瑪倒在我懷裡說。



「後來呢?」我問



「我不知道,先生,你覺得故事的結局是怎樣?」艾瑪沒力氣地回答。

        
        


我也很想知道,我問艾瑪:「我怎知道呢?艾瑪,如果故事中的兩個人肯放手,也許不會最後去到這個田地。」




「先生,如果每個人都能及時放手,就沒有動人的故事了。」



艾瑪哭得更厲害。


[ 本帖最後由 浪花十三 於 2021-12-11 02:26 編輯 ]

女將微笑一下,知趣地把碗碟收拾,拿回廚房,準備送上果物。


酒意下,艾瑪身體很熱
,我把手伸進艾瑪的短褲中,我先游走於她那茂密豐盛的毛髮,再把玩她那脹滿的陰核。


        


艾瑪醉酒,又哭又笑,語無倫次起來。



「你塞蛋到我裡面,想看我生蛋嗎?你當我是海龜嗎?先生,我不想故事的結局是生蛋啊,我想生你的孩子唷!哈哈哈。」



艾瑪碧綠的眼睛帶著醉意,帶著淚水,帶著期待望著我。



「我想生你的孩子唷!」這句話像是閃電,我無法反應。



艾瑪竟襯著這時用盡全身的力氣把我壓下,跨騎在我的臉上。



她毛茸茸的陰部就在我臉前,那小指第一節般大的陰核貼在我的鼻尖。



「先生,我的故事更情彩吧。你一定要吃我下的蛋哦。」



說著,艾瑪就有韻律地收縮陰道,我看到她的陰門一收一放,看到蛋白愈來愈多。


        

為了潤滑,我用鼻尖挑弄她的大陰核,她果然更濕滑。



艾瑪兩片蘭花似的小陰唇包著剝殼雞蛋的上半,圓圓的雞蛋下部已露出她的體外。



我打算用手拉出來。



「不要,先生,雞蛋在我裡面浸軟了,一拉就爛掉了,我自會完整地排出來,你乖乖張大口等吃吧。」艾瑪正騎乘著我,她的臉朝下。



也許是那隻雞蛋浸得太軟,也許是半醉的艾瑪乏力,我等了兩三分鐘,那蛋還是半懸在陰道口。



我怕女將回來見到我正在被艾瑪騎乘,於是我.......   

                                                                                           《家中的艾瑪》第三十一回《後來呢?》



[ 本帖最後由 浪花十三 於 2021-12-11 02:26 編輯 ]

這一集沒有什麼動作場面,但寫二人感情的部分好細致,現在沒辦法在旅行,看到艾瑪去日本好羨慕。
我自私的希望敏芯再出場,令主角更頭痛。

引用:
原帖由 neofoxxfoxx 於 2021-9-17 07:18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這一集沒有什麼動作場面,但寫二人感情的部分好細致,現在沒辦法在旅行,看到艾瑪去日本好羨慕。
我自私的希望敏芯再出場,令主角更頭痛。
我也一面寫稿,一面幻想與艾瑪去旅行。手,就會⋯⋯
寫稿就係咁打斷了。
很感謝N兄你喜歡敏芯,我肯定佢會繼續出場。

引用:
原帖由 浪花十三 於 2021-10-24 22:22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我也一面寫稿,一面幻想與艾瑪去旅行。手,就會⋯⋯
寫稿就係咁打斷了。
很感謝N兄你喜歡敏芯,我肯定佢會繼續出場。
十三兄,請問阿彤會唔會出嚟破壞佢哋?

32

溫泉蛋

艾瑪和我在富士山河口湖附近的溫泉酒店。


已經是晚上八時左右,我們放下行李,就在自己的房間享用晚餐,艾瑪幾杯輒醉,又哭又笑,語無倫次起來。


「你塞蛋到我裡面,想看我生蛋嗎?你當我是海龜嗎?先生,我不想故事的結局是生蛋啊,我想生你的孩子,你說好嗎?」



艾瑪綠澄澄的眼睛,帶著淚水,帶著期待望著我。


「我想生你的孩子,你說好嗎?」這句話像是閃電擊中我,我完全無法反應。


在我呆著的一瞬,艾瑪已經跨騎在的臉上。


她那個毛茸茸的陰部就在我的鼻尖。


我看到她陰道內的蛋圓圓的下部。



也許是那隻雞蛋浸得太軟,也許是半醉的艾瑪連控制陰道也乏力,那蛋未及陰道口。



我猜想女將很快就會回來房間上菜。


「你那麼喜歡偷看女人小便,又常常要我嚥下你的精液,今次就要你張開口嚐嚐我的液體。嘻嘻.....先生,張開口吧。」


我想掙開。



艾瑪帶著醉意向下笑望著我,她運用那一雙圓潤的大腿把我鉗制得動彈不得,那是成熟女人的獨有的溫柔。



這時艾瑪把整個多毛的陰部移向我,一陣成熟女陰香氣撲面而來。很暖。



我此時竟輕嗦著這陣香氣,竟忘了自己大難臨頭。





她輕輕挪動身體,豐厚的陰唇愈移愈近,就像蜘蛛的口器要慢慢吞沒蛛網上的獵物。



我知道艾瑪大腿用力鉗著,我掙扎似乎是多餘的。


「先生你放棄掙扎嗎?還是......你早知我喝了不少清酒,小便應該又多又濃呢。你也想嚐嚐?」





雖然艾瑪緊緊鉗著我的頭,可是我的雙手仍可自由遊走,我就用右手拇指印在艾瑪的肛門輕輕撩弄。


我的舌頭也尖起,輕輕掃刮艾瑪的大陰蒂。


這兩樣的刺激慢慢有效,我感到艾瑪的身體在有韻地收放。


我一時用力挑撥她前方,一方面又叩弄她的後門。



她的分泌愈來愈多,她身子一再下沉,務求要把下面都貼在我的唇舌。


「先生,用力吻我下面吧!」


我印在她肛門上的手指,感到前門的滑液已順著艾瑪的會陰溢到後門。我滑入了她的後門,為怕她痛,我只叩入手指的第一節。


雖然不算深入,但我感到艾瑪的身子一震。


她低吟了一聲:「啊!不要停下來,前後一起來。」


      似乎多次的探險,她已適應了後面的感覺。

我在她後面攪動,手指竟又寸進了。


即使隔著薄膜,我也感艾瑪前庭的蛋。在外,我輕重有致地吻她愈來愈脹大的陰蒂,在後面的手指靈活的地出出入入。


艾瑪終於忍不住我多重的進攻。



「啊-----」她的腰肢因為這個小高潮不停左右搖擺,屁股似石磨一起碾壓在我的臉上,她的陰液一浪一浪地洩出,那個蛋隨著陰道的高潮抽搐滑出。


我見機不可失,就張口接個正著。



這時,門外傳來腳步聲,似是女將回來,她敲了幾下紙門,正要進來。


艾瑪立時下馬,整理好衣衫,回復跪坐,我則把頭枕在她暖暖的雙膝上。

我拿著那個由艾瑪醺得香香軟軟的雞蛋,細意品嚐。


那個女將不停嘰哩咕嚕地介紹果物,我們無心細聽。


我細看著艾瑪,她綠綠的眼睛因為高潮而潤澤,臉上帶著滿足的紅暈。


艾瑪低頭看著我帶著一個迷人的微笑,我不知艾瑪是不是因為到了高潮,還是因為場面驚險而覺得好笑。


還是,她也覺得我枕在她膝上覺得很溫馨?


是的,如果以後每晚都枕在她雙膝上,我會很樂意。


   大約九時,我們吃過晚飯,就坐在電視前,看一些看不明白的日文節目,好像在我們的家中。

          「艾瑪,差不多九時了,我們去浸溫泉吧。」




    「夏天這麼熱,為甚麼還要浸溫泉?我也沒有帶泳衣呢。」




「日本的溫泉,要全身赤裸走進泉水去浸,而且是男女混浴的。」

「男女一起浸,那我豈不是給人看個清光?」艾瑪驚愕。


「哈哈,別人看你,你也可以看別人。你放心,你可以用毛巾包著自己,下去溫泉才拿走毛巾呢。」






「溫泉裡會不會很多人?那些男人會不會對我怎樣?我知道先生你經常在電腦看那些日本色情片,都是在溫泉發生的,那些女孩都被幾個男人......」




「對啊,在溫泉是沒有禁忌,所以你在溫泉中要跟著我啊。」我笑說。



「我給其他男人要我的身體時,你別吃醋啊。」






我沒有回答。



「先生,洗手間內有很多和服呢。」艾瑪說。



「那些是浴衣,是夏天的簡便服裝。和服複雜得多,是隆重典禮才穿啊。」



「你就去挑選你喜歡的浴衣吧,這家溫泉酒店的浴衣都是送給客人的,你就拿幾件不同顏色吧。」


      「先生,你就繼續看電視吧,我要到洗手間換浴衣啊。」艾瑪就推我到客室。



我就在和式客室換上浴衣。






男人的浴衣不是紺藍就是深黑,也沒有甚麼分別。



難得和艾瑪到日本,我想和她有個私人的溫泉,所以在到步時,就預約了私貸溫泉,還好,這家溫泉旅館顧客不多。


     我一邊看著溫泉的介紹單張,一邊看電視,二十分鐘後,艾瑪終於換好了浴衣。


    艾瑪從浴室走出來,那一襲天藍的浴衣顯得她的肌膚更白更滑。


     天藍浴衣上印有幾朵深紫牽牛花。


  「先生,好看嗎?紫色牽牛花好美。」


「很襯你,很好看呢。」


艾瑪擺了幾個姿勢。


艾瑪應該不知道,牽牛花代表永恆的愛與深厚的羈絆。


「我就帶著她回去香港吧。」


艾瑪高大,要穿著大碼的浴衣,艾瑪成熟的身體讓浴衣透出了玲瓏的曲線。


我們步出自己的小屋,借著沿途的豆燈前行。


穿著浴衣的艾瑪牽著我的手,走向溫泉。



NordVPN
前往最後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