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原創作品] 我的調教初戀 (九)

 
收藏  |  訂閱
5  1.4k

我的調教初戀 (九)

(九)
之後他收到父母的訊息說下午六時便回來,他們想和我一起吃飯而他答應了。這時我覺得很累畢竟已經在地上爬了幾小時,我說:「主人…賤奴很累,可以休息一會嗎?」,他說:「沒問題你睡我的床,我要把剛才的影片放上網。」。我說:「這次是什麼主題?」,他說:「我的淫賤巨乳母狗。」,我說:「主人猜別人會怎樣說?」,他說:「為什麼突然想知?不是與你無關嗎?」,我說:「賤奴有點好奇想知別人會怎樣說。」,他說:「現在是不是覺得很刺激呢?特別是有人讚會覺得很高興?」,我說:「嘻…付出了總想別人讚。」,他說:「沒問題!你睡醒便給你看。」。於是我睡覺而他用電腦,兩小時後我醒來看見他還在梳化上用電腦,我坐在他身旁說:「已經把影片放上網嗎?」,他說:「是!已經放了給你看留言。」。我看見有人說:「你的狗奴很乖可以一邊插一邊進食,我的太笨只能一直叫。」,他說:「看!有人讚你。」,我說:「嘻…其他主人也會犬調嗎?」,他說:「當然會!犬調是調教的一種,其他奴隸也是狗奴。」。我心想原來其他奴隸也是這樣,我說:「那麼其他奴隸也會紋身嗎?」,他說:「會啊!我給你看些影片。」。之後他上網找了一些外國的影片,我看見有個外國女人陰部上方紋了性奴,還有另一個紋了Owned Slave,我驚訝地說:「嘩…真的有人會紋這些。」,他說:「她們是奴隸紋這些很正常,而且她們的主人是不會紋。」,我心想他這樣說是不是也不會紋呢?他說:「看你的樣子是不是以為我不會紋?」,他又猜到我想什麼,我說:「賤奴沒有。」,他說:「你說謊!你還是擔心我會離開。」。我說:「賤奴不是這個意思。」,他說:「影片中的女人除了紋身之外,還會露臉給主人拍片,你知道為什麼嗎?」,我說:「不知道。」,他說:「我用結婚戒指作比喻,很多人都會在結婚戒指上刻上伴侶的名字,這便代表忠誠和永遠擁有對方,將來我們結婚也會這樣做。」,我說:「嘻…是!但這樣和她們有什麼關係?」。他說:「因為她們知道自己永遠是對方的奴隸,而主人也知道永遠擁有對方。所以在奴隸身上紋身就像婚戒一樣,奴隸可以表示自己的忠誠,而主人表示永遠擁有對方沒有別人。」。我說:「用婚戒比喻很特別,賤奴開始明白。」,他說:「至於她們露臉是為了確立關係,就像拍拖一樣也想讓所有人知道我們正在拍拖,而她們想讓所有人知道自己是主人的奴隸。」。我說:「可以這樣說嗎?賤奴的身體是一枚婚戒,紋上字句後和主人一起,便代表主人永遠擁有賤奴而沒有別人。」,他說:「對啊!你很聰明就是這樣,所以她們的主人不會紋,因為他們已經把一枚婚戒戴在身上。」。雖然他用婚戒作比喻我不知對不對,但我相信如果我紋上後便永遠屬於他,而他再不能擁有另一個。之後他說父母差不多回來,於是叫我梳洗然後穿衣服,他把我的動物尾巴拔出並且插回肛塞,接著放強力震蛋進我的陰道。之後他拿出乳夾,我說:「還要戴上這個嗎?賤奴怕會忍不住。」,他說:「這次不會夾得太緊,應該可以忍得住。」,我說:「要這樣吃飯嗎?」,他說:「要忍住啊!頂多回家後再自慰。」。之後他為我戴上乳夾再穿上胸罩,他說:「沒問題看不出。」,接著我穿上紙尿片再穿恤衫和裙子便完成。這時我下面兩個洞放了東西,加上戴上乳夾令我很想要,我說:「呀…主人…賤奴很想要。」,他說:「忍住呀!頂多吃飯時我代替你說話。」。

不久他的父母回來,他媽媽看見我便說:「阿怡看見你真好,我有東西給你。」,之後他和爸爸一起執拾行李,而我被媽媽叫去房間坐在床上。她說:「咦?怎麼滿臉通紅不舒服嗎?」,我說:「今早有點不舒服…現在沒事了。」,她說:「可以吃飯嗎?」,我說:「沒問題。」。之後她拿出一個錦盒打開後看見一條鑽石頸鏈,她說:「這個送給你。」,我驚訝地說:「為什麼?太名貴了不可以。」,她說:「哈!我很喜歡你阿朗果然沒選錯,他跟我說過想和你同居的事。」。我心想原來他已經說過,她說:「我很贊成你們同居,而且我已經認定你是我的媳婦。」,我笑著說:「嘻…是嗎?」,她說:「你收下這禮物,沒理由奶奶給媳婦的東西都不要。」,於是我收下它。接著她說:「我很贊成你們先同居後結婚,這樣可以試出彼此是否合得來。」,我點了點頭,她說:「你們有沒有試過吵架?」,我說:「不算吵架…我曾經惹怒他。」,她說:「為什麼?」,我說:「是我說錯話。」,她說:「後來怎樣?」,我心想後來他用皮帶打我的屁股但不能說出口,於是我說:「其實是我的性格令他生氣,後來我道歉。」,她說:「要惹怒他不易我相信只是道歉不夠,他還做了什麼?」。我覺得她在逼我說出口,但我又不想得罪她於是我說:「他懲罰了我…」,她說:「你甘願接受懲罰嗎?」,我說:「甘願…因為是我做錯。」,她說:「我曾經說過不喜歡他的前度,你知道他們為什麼分手嗎?」,我說:「不知道。」,她說:「本來阿朗很愛她但她不喜歡阿朗管她,後來她跟其他男人約會令阿朗很生氣,一怒之下便打她最後便分手。所以你要忍受得住他管你,甚至因為做錯事而打你,這樣都是因為他愛你。」。我沒有出聲只是點頭,她說:「我很清楚他是一個非常專一的人,只要你接受他愛你的方式,他便會一直愛你直到永遠,放心如果他對不起你我會跟他斷絕母子關係。」,我說:「不用那麼嚴重…我明白了。」。這時阿朗走進來說:「媽媽訂好晚飯了。」,她說:「阿朗剛才我對阿怡說,若你對不起她我會跟你斷絕關係。」,他說:「吓?怎會?說得那麼嚴重。」,她說:「阿怡他有沒有對不起你?」,我說:「當然沒有…他很愛我。」,她說:「那麼我們去吃飯吧!」。原來阿朗是被前女友背叛才分手,可能因為傷得太深所以要把我調教成奴隸,而我也甘願這樣做所以我更加相信他不會離開我。當他的媽媽離開後我說:「主人的媽媽送了這個給賤奴。」,他說:「很漂亮!為什麼她對你這麼好?」,我說:「哈…因為她知道賤奴好。」,他說:「你有什麼好?」,我說:「賤奴永遠是主人的奴隸,主人對賤奴做什麼都可以,而且賤奴做錯事還可以打賤奴,這樣還不夠好嗎?」。他說:「哈…怎麼突然這樣說?」,我說:「只要主人永遠當賤奴是奴隸,賤奴便不會離開。」,他說:「哈…好吧!」,我這樣說應該可以令他忘記過去。之後我們去酒樓吃飯,期間我感到下面濕得很厲害而且愈來愈想要,而他們一直談論我們同居的事,阿朗已經決定一切現在我只想找地方自慰。終於我忍不住在他耳邊說:「賤奴可以去廁所嗎?」,怎知他說:「不可以!我知道你想做什麼。」,不久他的父母一起去廁所,我忍不住說:「求主人開動震蛋…一會就可以。」,他說:「這裡是酒樓這麼多人怎可以。」,我說:「只是一會…賤奴不會高潮。」,他說:「如果高潮怎算?」,我說:「如果高潮便懲罰賤奴吧!」,他說:「好吧!你說的。」。之後他開動震蛋我立即全身抖震,繼而掩著口忍住叫聲,我感到陰道不斷流出淫水,令紙尿片愈來愈濕。我一直享受快感但又害怕高潮,這時他的父母回來他媽媽看見我用手掩著口便說:「阿怡幹嗎?不舒服嗎?」,此時阿朗關掉震蛋我隨即說:「呀~…沒事。」,他說:「她有點不舒服但還可以。」,她說:「那麼走吧!你記得要怎樣對阿怡的父母說。」。離開後他送我去地鐵站,期間他開動震蛋令我一直捉住他的手呻吟,一會兒後我忍不住蹲下來淫叫,他說:「這裡是街不准高潮。」。我沒有理會繼而全身抽搐並且叫起來:「呀~…呀~」,我感到淫水像撒尿一樣不斷噴出,這時他關掉震蛋說:「說過不准高潮,這次我要懲罰你。」,我站起來說:「呀~…對不起,主人…尿片很重怎算好?」,他說:「這裡沒有廁所回家後再換吧!」。我說:「主人要對我的父母說什麼?」,他說:「是關於同居的事,到時我會對你的父母說,你只是奴隸問這麼多幹嗎?」,我說:「對不起…」,他說:「下個週末要做三件事,包括和你的父母吃飯、紋身和懲罰你,而這一週同樣插著震蛋和肛塞過活,洗澡時順便灌腸和留意我的訊息。」,我說知道後我便回家。

回到家中我看見父母,我跟他們說下個週末便和阿朗吃飯,之後我趕緊進睡房拿毛巾和灌腸用具。一進廁所我便急不及待脫去衣服,這時我的乳頭已經麻痹,當我解開乳夾不禁叫出來:「呀~…呀~」,那是夾雜痛楚和快感。之後我開始自慰因為這時我已經滿身慾火,我一邊撥弄陰蒂一邊用肛塞抽插肛門,感覺是另一種快感。不久我到達高潮,我用手掩著口忍住叫聲,一會兒後我平伏下來便拉出震蛋洗澡。這時我沒有大便但我還是灌腸,我用他教我的方法在浴缸做,幾次之後再沒有糞水便穿衣服離開廁所。當我離開廁所手上拿着用毛巾包裹的乳夾、震蛋、肛塞和灌腸器,媽媽看見奇怪地說:「阿怡你沒事嗎?洗了很久。」,我說沒事便匆匆走進睡房。我的父母一直很尊重我的私隐,不會隨便看我的東西,現在我的睡房放了一星期的紙尿片,之前睡覺用的腳鐐和繩子,還有縮陰球、電動陽具和手上的東西他們都不知道。之後我在肛塞塗上潤滑劑便插入肛門,這時我想起他試過扭動肛塞於是我照做,怎知很有快感令我立即濕了。我心想:「又想要了…如果可以開動震蛋便好了。」,怎知此時他發訊息給我,他說:「在幹嗎?」,我說:「剛剛洗完澡。」,他說:「有沒有灌腸?」,我說:「有…主人可以開動震蛋嗎?」,他說:「為什麼?」,我說:「賤奴很想要…」,我說:「我說過不用放震蛋睡覺,你已經有電動陽具了。」,我竟然忘記還有電動陽具,我連忙說:「嘻…對不起,賤奴忘記了。」。之後我趁父母睡了便坐在地上自慰,當我插入電動陽具就算沒有開動已經充滿快感,我知道是因為插了肛塞的關係。於是我開動電動陽具,那種快感比起從前沒有插肛塞更加強烈,怪不得他說更加緊看似更舒服原來是這個原因。當抽插一會後我到達高潮,我全身抽搐不斷淫叫並且噴出大量淫水,之後我關掉電動陽具側躺在地上用肛塞抽插肛門。漸漸地我感到充滿快感,他說得沒錯這是另一種快感,不久我用肛塞和電動陽具同時抽插,那種快感變得加倍起來,只是一會我便忍不住再次高潮。當平伏下來我心想他要我插肛塞甚至下星期插更大的,除了要和我肛交之外可能也是為了我,我記得他說過肛交是為了給我另一種高潮,我覺得我會愛上這種感覺。第二天我插著肛塞和震蛋穿上紙尿片上學,我很期待看見M女因為我有很多問題想問她。當看見M女我說:「我有很多問題想問你。」,她說:「呀…等一下我好像要大便。」,於是我們一起去廁所,一會兒後她出來按著肚子說:「原來不是。」,我奇怪地說:「什麼意思?」。這時廁所沒有人她說:「這星期我要插肛珠上學,很多時我以為自己要大便。」,我說:「什麼是肛珠?」,於是我們一起進廁格,她脫下褲子從肛門拉出一串東西期間她不斷呻吟。我看見有很多膠球串在一起,而膠球由小至大排列長度超過20cm,我驚訝地說:「這是什麼?很長啊!」,她說:「呀…這是肛珠,它的長度已經超過直腸…所以我以為要大便。」,我說:「原來除了肛塞還有肛珠。」,她說:「你已經插肛塞嗎?」,我說:「是…現在插著。」,她說:「那麼有沒有潤滑劑?我忘記帶上。」。於是我給她潤滑劑,她塗上後再次把肛珠插入肛門,然而我們都沒有問對方為什麼插著或有什麼感覺,因為我們知道只要主人吩咐我們便要做。

這時我看見她的腰間有很多紋身,包括奴隸、母狗和淫奴,我說:「有很多紋身…全部都在腰間嗎?」,她說:「是…這是不同時期的稱呼。」,我說:「還會繼續紋嗎?」,她說:「他說下次會紋圖案但不知是什麼,你何時會紋?」,我說:「這個週末,我還想問你有沒有紋身。」,她說:「是奴隸便要紋,紋了便代表屬於主人。」,我說:「他有問你想紋什麼嗎?」,她說:「怎會問我!主人想紋什麼便紋什麼,他有問你嗎?」,我說:「他有問我紋某些字好不好。」,她說:「怎會有主人問奴隸想紋什麼,他很好啊!看來他很愛你。」,我心想原來奴隸連紋什麼也無權知道,阿朗花這麼多唇舌問我已經對我很好,我想還是讓他喜歡紋什麼比較好,之後我們便上課。到午飯時間我們一起吃飯,我小聲問M女:「你們現在同居有沒有放狗籠在家?」,她說:「有啊!你是說犬調嗎?」,我說:「是…我們很快便會同居,有沒有試過在裡面睡?」,她說:「試過小睡如果睡一晚會很辛苦,最初試過睡一晚然後腰和腿都很痛,之後便沒有了。」,我說:「有什麼方法吃東西時可以快一點,我吃通粉時要逐粒吃很慢。」,她說:「不知道…我沒有吃過通粉,現在都是吃狗糧。」。我驚訝地說:「吓?吃狗糧?」,她說:「是…乾糧和濕糧都會吃。」,我說:「是什麼味道?」,她說:「最初他有煮東西給我吃,但後來覺得太麻煩便乾脆給我吃狗糧,至於味道乾糧像餅乾而濕糧便要看牌子。」,我說:「看牌子?」,她說:「是!如果肉的成份較多會好吃一點,昨天我們才一起去寵物店買。」,我說:「一起去買?」,她說:「很尷尬…最初店員不停解說狗糧的成份,後來我說想好吃一點,他問我養的是什麼狗我一時答不出,怎知主人不耐煩說是給我吃,最後我匆匆買了幾罐便離開。」,看她說得好像理所當然,原來真的要把自己當成是狗才能做到。這時阿朗發訊息給我,他說:「在幹嗎?」,我說:「剛剛吃完飯。」,他說:「還有多少時間便上課。」,我說:「二十分鐘。」。這時他忽然開動震蛋,我立即全身抖用手掩著口,M女看見說:「開著了?」,我點頭於是她便扶著我去廁所。在廁格裡我一直掩著口忍受快感和自慰,也看着淫水不斷噴出,一會兒後我到達高潮而他也關掉震蛋,我蹣跚地走出廁所,M女說:「關掉了?」我點頭,之後我們便繼續上課。終於到了放學我問M女要不要趕回家,她說主人要上班晚上才回家,我想再問她多些關於奴隸的事,於是我問阿朗:「主人…賤奴想和同學談些事可以嗎?」,他說:「男還是女?」,我說:「女同學。」,他說:「一小時吧!你還要回家自慰。」,我說:「賤奴知道,謝謝主人。」,M女說:「批准了?」,我說:「是…不如買些飲品到附近的公園坐。」。來到公園我說:「犬調時我連喝水也有困難怎樣解決?」,她說:「沒辦法只能一直舔,不過現在主人已經沒有給我喝水。」,我說:「為什麼?」,她說:「現在吃完東西他會給我喝尿。」。關於喝尿我想起綱站疑似她的影片,我說:「現在你的主人是不是每次小便都會給你喝?」,她說:「是!你怎知?哈…是不是看了網站的影片?」,我說:「吓?你怎知道?」,她說:「哈!因為我也看到疑似你的影片。」。這時我們對望一會然後笑起來,我說:「哈!原來你也看到,難怪今天你好像知道我會問什麼。」,她說:「哈!你的post很精彩,果然是巨乳母豬。」。她還說男友和一些主人私下有個訊息群組,他們會在群組內分享露臉的影片,她說有奴隸是家庭主婦也有秘書和幼稚園教師,甚至有富二代擁有兩個模奴隸。她還說有些主人會交換奴隸調教,例如秘書和模的主人試過,她說通常相愛的主奴是不會交換,她的主人曾經問她但她不想而他也沒有勉強。她說寧願主人叫她做什麼都可以也不想交換,而我也是這樣想,至於那秘書是小三而模只是為錢,所以她們的主人覺得交換也沒所謂。這時突然有兩個同hall的男同學經過,其中一個說:「咦?是M女!怎會和大波怡一起?是不是教她做M女?哈!」,M女說:「阿怡我們走吧!不用理會他們。」,怎知他們攔住我們而另一個說:「哈!還是大波怡教她豐胸?」。此時阿朗突然出現,他大聲說:「誰人搞我女人?」,他們看見阿朗害怕地說:「Sorry對不起!」便立即離開。我衝口而出說:「看見主人真好!」,他緊張地說:「不要叫我主人呀!」,我說:「不怕…她就是M女。」。我在他耳邊說她知道我們的事,而且她就是網站那個喜歡喝尿的女人,他對M女說:「那麼阿怡可以向你請教。」,她說:「大家分享一下,看不出你對阿怡那麼好。」,他奇怪地說:「什麼事?」,我連忙說:「沒事!賤奴現在回家。」,他說:「回家後通知我。」,我說知道後他便離開。之後我說:「我怕他不喜歡我說得太多。」,她說:「也是…不然惹他生氣便要懲罰。」,我說:「對啊!我已經揹了一次懲罰。」,她說:「為什麼要懲罰?」,我說:「因為忍不住高潮。」,她說:「我也揹了兩次,今晚便要懲罰。」,我說:「怎樣懲罰?」,她說:「一般都是用皮鞭打。」,我說:「還是打屁股嗎?」,她說:「不知道…如果不打屁股便會打背部,你也要有心理準備隨時被打。」,我說:「隨時被打?」,她說:「是…就算不是懲罰,主人也會無緣無故掌摑我。」,我說:「沒有原因嗎?」,她說:「我試過喝尿後突然被掌摑,最初我以為做錯事,但後來我做家務時他也會過來掌摑我,沒有原因…奴隸就是這樣。」。我心想可能她的主人覺得不須要原因,但我想阿朗至少會告訴我,既然我也會被掌摑也許我知道原因後便告訴她。

回家後我趁父母還沒回來,不停用電動陽具、肛塞和乳夾自慰,我已經忘記高潮了多少次好像是六次,最後我累得躺在地上像死去一樣。之後父母回來和我一起吃飯,期間媽媽說:「週末在那裡吃飯?他的父母會來嗎?」,我說:「等阿朗安排,他的父母不會來。」。這時我想試探他們對同居的反應,於是我說:「如果我和阿朗一起住,你們怎樣想?」,媽媽說:「吓?這麼快便同居?你們好像拍拖不夠半年。」,我說:「我們很愛對方還打算畢業後結婚,同居只是想盡快適應。」,她說:「還說要結婚?阿怡你只是十九歲,你肯定他值得嫁嗎?」,我說:「當然值得!他對我很好。」,她說:「有多好?」。這時我突然說不出話,我在想他到底對我有多好,如果說他沒有強迫過我做奴隸,是我自願的這樣算不算?或者所有別人認為是變態的事都是因為愛,這樣算不算?我唯有說:「所有他對我做的事情都是因為愛我。」,她說:「現在你每逢週末都會和他過夜,你們有沒有避孕?」,我說:「我們有避孕。」,她說:「我怕你們同居之後更加親密,你只是十九歲我不想你做未婚媽媽。」,我說:「我們真的有避孕,差不多半年也沒有出事。」,她說:「怎樣避孕?這個可以看出他有沒有為你設想。」。我當然不能說他每次射精都是射在我口裡讓我吞下,於是我說:「用安全套。」,她說:「每次都是?他這麼年青怎會願意用安全套,如果他不想你會怎樣?」,我不知怎樣回答。她說:「你表姐就是因為男友不肯用安全套,結果墜胎三次最後做了未婚媽媽。」,我說:「我知道。」,她說:「你還沒有回答我,如果他不想呢?」,我說:「我們有其他方法。」,她說:「什麼方法?叫你吃避孕丸嗎?知不知對身體不好,這樣他不是對你好。」。我說:「我沒有吃避孕丸。」,她說:「那是什麼方法?」,我心想難道要說出真相嗎?這時爸爸說:「媽媽現在的年青人沒有我們那樣保守,阿怡你是不是也不想用安全套?」,我說:「是…」,他說:「那麼是不是射在體外?」,媽媽說:「怎樣射在體外?」,他說:「即是不在裡面射,而是射在其他地方。」,我尷尬地說:「嘻…是。」,媽媽說:「射在那裡?床上嗎?」,爸爸說:「射在身上。」。媽媽說:「什麼?射在身上那樣噁心!」,爸爸說:「別大驚小怪,對現在的年青人來說很正常。」,媽媽說:「你怎知道?」,爸爸說:「哈…凍肉檔的死仔經常說。」。這時媽媽問我:「那麼他會射在那裡?」,爸爸看似為我解圍說:「不要再問!你不會想知。」,媽媽說:「那些死仔說會射在那裡?」,爸爸說:「不要再問了。」,媽媽說:「現在我們的女兒說要結婚,難道我無權知道他怎樣對我的女兒嗎?」,爸爸無奈地說:「射在臉上。」。這時媽媽感到十分震驚,她說:「什麼?射在臉上?太噁心!我絕不容許你嫁給這樣變態的人。」,我害怕地說:「他只是射在我的肚子上。」,她說:「下次便會射在你的臉上,這人真變態不想和他吃飯了。」。我心想怎會弄成這樣,若被阿朗知道便不得了,此時媽媽氣得走進睡房,我說:「爸爸怎算好?若被阿朗知道肯定會和我分手。」,一想到分手我便眼泛淚光。之後爸爸叫我吃飯而他進睡房看媽媽,不久媽媽突然開門說:「總之我不准你同居!」,我聽見立即哭出來,爸爸出來看見說:「不用擔心,過幾天我再勸勸她。」,之後我吃不下飯便返回睡房。在房中我不斷哭泣,我不停自責為什麼會弄成這樣,為了舒緩情緒我拿出電動陽具再次自慰。這時房門已上鎖而爸爸在門外說:「阿怡你沒事嗎?」,我說:「呀…我要睡覺了。」之後他便離開。此時我一邊哭泣一邊開動電動陽具不停抽插陰道,我幻想對阿朗說:「主人對不起…呀~…賤奴犯了很大的錯,呀~…只要主人原諒賤奴接受任何懲罰都可以…呀~」,我幻想他說:「原本我打算和你同居後便結婚,現在什麼都不是,簡直不能原諒直接分手吧!」,我說:「不要!對不起…求主人原諒。」。我把抽插的速度加快更不停撥弄陰蒂,我說:「呀~…求主人打賤奴…呀~…怎樣都可以!」,終於我全身抽搐到達高潮,陰道不斷噴出淫水並且不斷淫叫。一會兒後我平伏下來隨即掌摑自己,我說:「呀~…對不起。」,之後我嫌掌摑不夠痛,便拿出繩子束縛一起趴在地上抽打自己的屁股。我幻想他說:「不可原諒!要繼續打。」,我說:「呀~…對不起…呀~…求主人繼續打!」,終於我痛得不能再打躺在地上不斷呻吟,我心想這樣作賤自己也沒有,若被他知道一定不會原諒我。

接下來幾天他說已經安排好吃飯的時間和地點,我不敢告訴他只說會告訴父母,而我照常上學只是情緒十分低落,唯有當他開動震蛋和放學後便不停自慰來逃避。這幾天我沒有和媽媽說話甚至沒有看她,終於第四天他們回家後叫我坐下,爸爸說:「畢竟一家人有什麼不好說。」,我說:「沒什麼好說。」,媽媽說:「你這是什麼態度?」,我說:「我已經是成年人,不用你們管!」,她說:「我們只是擔心你。」。這時爸爸說:「媽媽平心靜氣講,難道你想阿怡離家出走嗎?」,媽媽說:「好…阿怡你講講他的性格?」,我說:「他很清楚我的性格又能夠容忍我的缺點,所以每當我猶豫不決或者不懂表達,他便會替我做正確的決定,而且總是知道我在想什麼。」,她說:「很好…這代表他很用心去了解你,而且總是為你好。」,我說:「是!所以只要照他的說話做便是最好的決定。」。她說:「是誰提出結婚?」,我說:「是他但我也很想。」,她說:「這麼快便結婚他會不會是那種恐怖情人,他會限制你去那裡和見什麼人嗎?還有會管你穿什麼嗎?」。我心想他要我每天放學便回家,去見其他人也要先問他,還有要穿紙尿片這樣算不算?不過除了這些他沒有特別管我,至少放學到現在他都沒有發訊息給我。我說:「男友想知女友去那裡和見什麼人很正常,他也沒有管我穿什麼衣服。」。她說:「他會不會是貪圖你的身體,可能同居之後便會和你分手。」,我說:「怎麼媽媽總是把他當成是賤男一樣,若是因為我的身體他早已離開,為什麼你總是不相信我們是真心相愛。」,她說:「不是不相信…只是擔心你。」,我說:「那麼等週末見面後才說吧!」,她說:「至少你說給我們知吃飯的時間和地點。」,我說罷便走進睡房。之後我收到阿朗的訊息,他說:「有沒有告訴父母吃飯的時間和地點?」,我說:「有…」,他說:「很好…你的朋友上載了新的影片發給你看。」,接著他發了網站的連結給我,我看見M女的主人上載了鞭打她背部的影片。我心想如果媽媽不肯答應同居,求他用這方法來懲罰我能否令他原諒呢?他說:「她的主人說她做錯事所以要懲罰她。」,我說:「一定是很大的錯…打到出現血痕。」,他說:「也許…她還不斷求饒說下次不會。」,我說:「如果賤奴犯了很大的錯,主人也會這樣懲罰賤奴嗎?」,他說:「要看犯了什麼錯。」,我說:「如果大到不能原諒呢?」,他說:「什麼不能原諒?你認識了其他男人嗎?」,我說:「當然不是!賤奴是說如果。」,他說:「如果大到不能原諒,我想直接分手罷了。」。我害怕地說:「不要分手!只要主人原諒怎樣打賤奴都可以。」,他說:「怎麼說得好像已經犯錯。」,我說:「賤奴只是說如果…」,他說:「你不怕嗎?打得像她一樣求饒,而且整個背部都是血痕。」,我說:「不怕…賤奴是奴隸,做錯事便應該被打。」,他說:「哈…說得很好,那麼以後我打你都是因為你做錯事,既然打了便代表原諒你也無須知道原因,奴隸就是這樣。」。我終於知道為什麼M女會無緣無故被掌摑,而她也覺得理所當然原來都是因為做錯事,既然打了便代表原諒所以她的主人便沒有告訴原因,也許作為奴隸只要得到原諒便已經足夠。第二天上學我看見M女,我說:「背部還痛嗎?」,她說:「你看了影片?」,我說:「是。」,她說:「是幾天前的事已經不痛,但血痕還未褪。」,我說:「他為什麼要懲罰你?」,她說:「老實說我已經忘記了,反正每星期總會有一次懲罰。」,我說:「但你不停說下次不會。」,她說:「不說這些還有其他可以說嗎?」,我說:「主人打奴隸都是因為她做錯事,但既然打了便代表原諒她,所以也無須知道原因我是這樣想。」,她說:「哈…看來你比我更適合做奴隸。」,我說:「沒有適合不適合,這個只是我們的相愛方式不是嗎?」,她笑著點頭之後便上課。

NordVPN
前往最後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