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原創作品] 我的調教初戀 (十)

 
收藏  |  訂閱
8  1.1k

我的調教初戀 (十)

(十)
晚上當我在睡房阿朗發訊息給我,他說:「明天便去紋身緊張嗎?」,我說:「還可以。」,他說:「紋身之後我帶你去同居的單位,我已經置了基本的傢俬。」,我心想媽媽還沒答應讓我同居,他那麼興致勃勃如果媽媽不答應,我真的不知怎算好。他說:「嘻…我還放了狗籠是不是很想試呢?」,我說:「是…賤奴很想試在裡面睡覺。」,他說:「我刻意找了個女紋身師,令你沒那麼尷尬。」,我說:「主人想紋在那裡?」,他說:「紋在你的陰部上方,這樣不脫內褲便看不見。」,我說:「賤奴不穿內褲怎算?」,他說:「哈…人怎會不穿內褲。」,我說:「賤奴不是人。」,他回覆一個驚訝的表情,我說:「賤奴是主人的狗所以不穿內褲。」。他說:「我覺得這個星期你有點不同。」,我說:「有什麼不同?」,他說:「這星期你主動叫我打你,而且說了很多次永遠是我的奴隸或狗之類,是不是有事瞞著我?」,我心想怎麼他總是知道我想什麼。我說:「沒有…真的沒有。」,他說:「真的沒有?若被我知道不止懲罰那麼簡單。」,我堅持說:「沒有。」,他說:「做錯事便承認,若我事後才知道一定分手。」,我害怕地說:「不要分手!是賤奴做錯事。」,他說:「什麼事?」,我說:「賤奴問了父母關於同居的事。」。這時他沒有回覆,我害怕得立即說:「對不起…求主人懲罰賤奴。」,他說:「他們怎樣說?」,我說:「媽媽最初反對,但問了很多關於你的事之後便說吃飯時才決定。」,他說:「為什麼你擅自問他們?我有我的計劃。」,我說:「對不起…」,他說:「我很憤怒!若你媽媽反對怎算,你不想同居不想結婚是嗎?」。我說:「不是…對不起,主人要怎樣才能原諒賤奴?」,怎知他說:「不能原諒,既然不能同居便分手吧!」。之後我不停發訊息給他但他沒有回覆,等了一小時我不禁哭起來難道就這樣分手嗎?終於他回覆說:「你想不想和我結婚?」,我說:「當然想!」,他說:「那麼星期日我會跟你媽媽說,你只要坐著什麼都不用說。」,我說:「知道。」,他說:「總之我說的一切就是最終決定,你不要問為什麼只要接受就行了。」,我說:「明白。」,他說:「還有明天紋身除了會紋之前說的字之外還會紋其他字,而且婚前協議會再加一個條款,就是主人有權對奴隸進行任何形式的虐待和虐打。」,我說:「沒問題…賤奴的身體是主人的,主人有權這樣做。」,他說:「很好!那麼明天中午我去接你。」,我說:「明天要紋身,賤奴應該怎樣穿?」,他說:「照平日一樣就可以。」,我說:「即是放東西和穿紙尿片嗎?」,他說:「你現在是不是這樣呀?」,我說:「是…對不起。」。

第二天中午他來到我的家,我已經穿好衣服放了東西和穿上紙尿片。進門後他說:「我要小便。」,我立即跪下來張開口,他隨即拉下褲鏈掏出陽具把尿射入我口中。當嘴巴盛滿尿他立即停止讓我吞下,當吞下後便繼續射而幾次之後終於射完,這次的尿很新鮮而且十分溫暖令我有種愛的感覺,他說:「好喝嗎?」,我說:「嘻…很好喝。」。此時我看着他的陽具有點忍不住,我說:「主人…賤奴想要。」,他說:「你真淫賤,只是看見便想要。」,我說:「嘻…都是主人調教出來。」,他說:「沒時間了用口吧!」,於是我便開始舔他的陽具。當我含啜陽具時他忽然開動震蛋,我立即全身抖震不斷呻吟,他說:「不是想要嗎?為什麼放開口?沒時間了。」,於是我繼續含啜同時伸手進尿片撥弄陰蒂。不久他捉住我的頭不停抽插,我感到充滿快感還不斷噴出淫水,一會兒後我全身抽搐到達高潮,雖然我的口被他抽插著,但仍然忍不住叫起來:「呀~啊~…呀呀~」,最後我全身乏力躺下來他順勢騎在我的頭上繼續抽插。一會兒後他終於射了,他把全部精液射在我口裡便穿回褲子,這時他關掉震蛋和檢查我的上衣說:「沒有弄濕。」,之後再看紙尿片說:「濕透了換上新的吧!」,我含著精液進睡房更換之後便出門。來到街上他說:「沒時間了,隨便去茶餐廳吃個快餐吧!」我點了點頭,當來到茶餐廳侍
應走來問我們吃什麼,這時我感到口中的精液已經變成水狀,他當著侍應說:「吞下吧!吃什麼?」,我吞下後說:「嗄…常餐。」。下單後他說:「在別人面前吞下覺得怎樣?」,我說:「沒什麼…他不知道是什麼。」,他說:「很好。」之後我們便吃東西。在乘車經間他說:「知道為什麼要在茶餐廳吞下嗎?」,我說:「不知道…反正主人叫才能吞下。」,他說:「等一下紋身的雖然是女人,但如果她看見你穿紙尿片和放了東西一定覺得很驚訝,所以要你在別人面前吞下是想你適應。」,我說:「賤奴反而覺得能讓她知道奴隸就是這樣。」,他說:「哈!你很乖。」我笑了笑。之後我們來到一個舊樓單位,開門是一個男人令我嚇了一跳,他說:「你是阿朗嗎?進來吧!」,我在阿朗耳邊說:「怎麼是男人?」,他說:「不是他替你紋…是他的老婆。」。進去後我看見一個滿身紋身的女人,她說:「你是阿怡嗎?今天我替你紋身。」,這時她介紹自己叫Jenny而她的老公叫Michael,我看見她除了滿身紋身之外還穿了鼻環和唇環。此時阿朗和Michael正在討論紋什麼,Jenny說:「第一次紋身嗎?」,我說:「是。」,她說:「我已經知道你會紋什麼,不用怕…你不是第一個。」,我說:「是嗎?你替其他奴隸紋過?」,她說:「是。」,我好奇地說:「她們會紋什麼?」,她說:「通常都是那些字,而我試過在一個女人身上紋上龜甲。」,我說:「什麼是龜甲?」,她說:「你不知道嗎?」,我說:「不知道。」,她說:「即是用繩子綑綁全身。」,我說:「在身上紋上繩子?」,她說:「是!而且是由頸部至臀部,足足花了兩個月。」。我說:「她是什麼人?不怕被人看見嗎?」,她說:「她是家奴基本上不會出街,而她的姐姐也是奴隸,她們都屬於同一個主人。」,我驚訝地說:「吓?一個主人有兩個是姊妹的奴隸?」,她說:「是…而且那個主人是Michael的好友。」。這時他們討論完,阿朗說:「我會在你的陰部上方紋朗的奴隸,而在腰間其他位置紋母豬和母狗。」,我說知道後Jenny便把我帶到一個房間。

房間內放置了一張床,她叫我脫去裙子便露出紙尿片,她說:「穿了紙尿片嗎?」,我說:「你不覺得驚訝嗎?」,她說:「對奴隸來說不驚訝,我說的那雙姊妹每天都要穿貞操帶。」,我說:「什麼是貞操帶?」,她說:「是金屬和皮製的東西鎖住下體不能解開。」,我說:「那麼怎樣去廁所?」,她說:「不能去廁所除非是主人解開。」,我說:「如果真的要去怎麼辦?」,她說:「她們的主人會在特定時間解開讓她們去廁所。」,我說:「為什麼要這樣做?」,她說:「沒有為什麼,主人想連她們的大小便也控制住,她們是很資深的奴隸已經懂得忍耐。」。之後我脫去紙尿片躺在床上,她看見我插著震蛋和肛塞便說:「怪不得穿紙尿片,其實我也放了東西進肛門。」,我說:「是嗎?是不是肛塞?」,她說:「不是…是一根假陽具。」,我驚訝地說:「吓?放一根假陽具進肛門?」,她說:「是…自從幾年前開始調教後他便愛上肛交,後來放進肛門的東西變得愈來愈大,現在我每天都會插著假陽具。」。我說:「是不是肛交也會高潮?」,她說:「是…特別是陰道放了東西很快便高潮。」,我說:「我也是!插了肛塞才性交很快便高潮。」,她說:「現在肛交時他會插電動陽具進我的陰道,他說當感到它在裡面轉動,而不斷壓過來會令他非常舒服。」,我說:「但是經常肛交會不會令肛門變大?」,她說:「應該說會令肛門變得更有彈性,可以容納更大的東西。」,我說:「你試過最大是什麼?」,怎知她說:「拳頭。」,我驚訝地說:「什麼?拳頭?」,她說:「是…他試過放拳頭進我的肛門。」。我心想肛門這麼小怎可能放拳頭進去簡直不敢相信,她說:「AV也有這回事,最初我也不敢相信但後來竟然成功。」,我說:「怎樣做到?」,她說:「塗了大量潤滑劑試了無數次才能成功,放進去後他興奮得大叫起來。」。說罷我們便紋身一小時後終於完成,我看見陰部上方紋了朗的奴隸,而兩邊盆骨紋了母豬和母狗,這時Jenny叫阿朗進來,她說:「怎樣?可以嗎?」,他說:「哈!可以…很漂亮。」。之後Jenny離開,我說:「以後主人便像戴著婚戒一樣永遠擁有賤奴。」,他笑著說:「哈…對!永遠擁有。」,我說:「不可以有另一個!」,他說:「當然!永遠只有你一個。」。我說:「剛才Jenny說以前有奴隸試過全身紋上繩子,還說她和姐姐同屬一個主人。」,他說:「我知道…他是網站一個前輩級的主人是Michael的好友,他同時擁有兩個是姊妹的奴隸還和姐姐結婚,幾年前他的post很受歡迎,現在已經沒有更新了。」。我說:「她們每天都會穿貞操帶,而且要等主人解開才能大小便是真的嗎?」,他說:「是!她們很乖真的等到主人解開才會大小便。」,我說:「但是她們不會妒忌或爭寵之類嗎?」,他說:「不會!一來她們是姊妹,二來主人懂得分開調教她們,而他簡直是我的偶像。」。我說:「怎樣分開調教她們?」,他說:「他把姐姐調教成性依賴腦中只有性,她每天只想從主人那裡得到性滿足,所以什麼都願意做而且無法停止。而妹妹則調教成被虐狂,她會從主人的虐待中得到快感和滿足,什麼變態的事她都願意做。」。我說:「她們做過什麼?」,他說:「姐姐試過被主人戴上頭套、口塞、乳環掛上重物…」,我說:「等一下…她穿了乳環?」,他說:「是…兩姊妹都有。」,他再說:「還有穿上貞操帶而裡面插著電動陽具和肛塞,而且在陰蒂位置用膠布貼上震蛋,之後用繩子綑綁全身把雙手綁在背後坐在地上。」。我說:「之後怎樣?」,他說:「之後主人開動所有東西便上班,到了黃昏才回來。」,我說:「吓?黃昏才回來…最後怎樣?」,他說:「最後東西沒電而她不知是太餓,還是受不住連續高潮昏倒在自己的尿和淫水上。」,我心想以後同居我也要這樣做嗎?我說:「那麼妹妹呢?」,他說:「很多變態的事都發生在妹妹身上,例如主人試過用一根長針刺穿她的乳房,把一雙乳房串起來。」,我驚訝地說:「什麼?用針刺穿乳房?」,他說:「她是被虐狂主人會用各種方法虐待她。」。我心想他加了有權虐待和虐打我的條款,難道他會這樣對我嗎?他說:「放心我不會這樣對你…除非你想。」,他又知道我想什麼。

之後阿朗去付錢而我好奇地問Jenny:「你有沒有穿乳環?」,她說:「有…而且穿了陰環。」,我說:「什麼是陰環?是不是奴隸便要穿?」,她說:「陰環是穿在陰唇的環,至於要不要穿看主人喜歡。今天你聽了很多古怪的事,但只要彼此相愛做什麼都不緊要。」,我說:「我也是這樣想。」。之後我們離開他說要帶我去新居,來到新居我看見已經有基本的傢俬,而廳中放了一個狗籠旁邊還有一個箱子。他說:「這是我們的愛巢,結婚之後我們便住在這裡。」,我說:「好呀!這裡不錯。」,他說:「我打算明天吃飯時提出結婚,我不想等到畢業了。」。這時他突然拿出一隻戒指跪下來說:「阿怡嫁給我好嗎?」,我被他嚇了一跳繼而喜極而泣說:「嘻…好吧!」。之後他把戒指戴在我手上,他說:「我會把這房子一半的業權轉給你,父母已經答應了。」我笑著點頭,接著他拿出幾張紙上面寫著奴隸契約,他說:「既然我們要結婚,那麼我把之前的婚前協議改成這份契約,這是一份有法律效力的契約,它能保證我們的相處方式和永遠在一起。」。我看見上面有很多條文包括:

阿怡是奴隸一名,現在同意並承諾將自身完全交付予主人阿朗,主人阿朗同意並承諾擁有這名奴隸。
簽署本契約雙方同意,奴隸交出一切自身行為的權利,主人視奴隸為自身的財產,並宣告擁有她的肉身、生活、及她的心靈與心智。

奴隸的角色:
(a) 奴隸同意在任何方面完全遵從與服從主人,沒有地點、時間、狀況的限制,奴隸皆不得憑自身意願拒絕服從主人的指示。
(b) 奴隸亦同意,一旦奴隸契約生效她的身體即屬於主人,主人有權使用、利用奴隸的身體,及用上各種用具以達至任何目的。
(c) 奴隸同意盡她最大的可能取悅主人,從此她僅為主人的愉悅而存在。
(d) 奴隸理解一切她所擁有的、一切她所做的,從此要以主人的願望為優先。

奴隸的行為準則:
(a) 奴隸要勤懇地保持身體、外貌、習慣與態度,與主人的慾望一致,奴隸同意改變自身的動作、說話與穿著方式,以顯示主人的擁有權。奴隸將始終以愛慕與尊敬的語氣,以適當的稱謂來稱呼主人。
(b) 奴隸要學習如何取悅主人,並感激地接受主人所選擇任何形式的批評。
(c) 奴隸宣告對主人放棄一切隱私權,包括(但不限制)奴隸的相片與錄影,在任何狀況下以主人認定的方式被使用與展示。
(d) 奴隸同意向主人承認她的一切慾望與迷戀。
(e) 當主人問奴隸任何問題,奴隸要盡她的知識與能力所及,真誠、完全地回答,奴隸自願說出任何她的主人想知道的資訊,包括關於她的生理與情緒狀況。
(f) 奴隸要確保身體的每一部分都向主人開放,供主人隨意使用。當受到指令時,奴隸的身體可以公開或私下展示,對別人或僅對主人均可。
(g) 主人有權在奴隸的身體上刺青、穿刺或烙印。
(h) 奴隸要每日24小時、每週7天穿戴主人所給予的某樣象徵物,標誌著她的奴隸身份。

主人的角色:
主人接受奴隸的身體與世俗擁有物的責任,視主人所認定的合適方式處理,主人同意愛護、照顧、保護、與珍惜奴隸,安排奴隸的安全庇護與生活所需。主人亦承諾,對奴隸加以訓練、懲罰、愛護,並視其所認定的合適方式使用奴隸。

懲罰:
(a) 無論該不該受罰只要主人判定,奴隸同意接受任何懲罰。
(b) 奴隸同意為任何文字或精神上違反本奴隸契約的行為,由主人評估該受的懲罰,並感激地接受指正。懲罰的形式與範圍完全由主人決定,主人可以為自己的喜好而毫無理由下處罰奴隸。
(c) 奴隸享有哭泣、喊叫、和乞求的權利,但是奴隸明白此一事實,她的由衷表達反應不會影響她所受的待遇。

奴隸契約的終結:
這份契約將不受任何文字、文件、及證明所影響,若任何一方違反契約的內容則可以在雙方同意下終結。在終結之時,所有奴隸的物質與財產皆屬於主人,之前奴隸放棄的所有世俗擁有物與身體,視主人的認定合適方式處理。

奴隸簽署:「姓名、簽名」
我已閱讀並完全理解本奴隸契約的內容。我同意將我所擁有的一切事物交給我的主人,並且接受主人對我的肉身、生活、心靈與心智所宣告的所有權。我明白身為奴隸,我將接受命令、訓練與懲罰及遵守以上行為準則,我承諾要真誠滿足我的主人一切愉悅與慾望,盡我所能服侍她。我明白我無權單方面撤銷這份奴隸契約。

主人簽署:「姓名、簽名」
我已閱讀並完全理解本奴隸契約的內容。我同意接受這名奴隸為我的所有物,並盡我所能保護她,我將提供她安全庇護與生活所需,視她為奴隸加以命令、訓練與懲罰。我明白在這份契約中所包含的責任,只要她是屬於我的奴隸我永遠不會擁有另一個。我明白我無權單方面撤銷這份奴隸契約。

他說:「我知道看似很複雜,但其實都是我們一直在做的事和對對方的承諾。」,我說:「也是…那麼簽吧。」,於是我們在契約上簽名。
簽名後他顯得十分高興,隨即像洞房般把我整個人抱起走進睡房,他說:「可惜你不是穿婚紗。」,我說:「哈…沒所謂遲些便會。」,他說:「哈…我忽然想若結婚那天你穿著婚紗,但下面插著東西不知會怎樣。」,我說:「這是不是契約中要改變穿著方式以顯示主人的擁有權?」,他說:「是啊!你很聰明,就算結婚你還是我的奴隸。」。之後他叫我脫去所有衣服只剩下紙尿片躺在床上,他從廳中的箱子拿一雙手銬和假陽具進來,他說:「不如我們來模擬一下婚姻生活,婚後你沒有工作專心在家做家庭主婦和奴隸,當你做了一天家務覺得很累也知道我就快回來,於是自己戴上手銬躺在床上休息。」。我說:「以後睡覺也要戴上手銬嗎?」,他說:「不是!是因為你知道我回來後,第一件要做的事必須戴上手銬。」,這時他把手機放在房中已有的三腳架上,他說:「以後我會拍很多生活上的影片。」,我說:「明白!奴隸要放棄私隱權讓主人隨意展示相片和影片。」,他說:「對!」。準備好之後我雙手鎖在背後側躺在床上,他進來說:「老婆我回來了。」,我說:「主人回來了,今天工作辛苦嗎?」,這時我勉強起身跪在床上,他說:「很累!讓我看要不要換紙尿片。」。他脫下我的紙尿片說:「很多尿…為什麼不去廁所小便?」,我說:「對不起…賤奴等不及小便時間。」,他說:「小便時間?」,我說:「賤奴連大小便的權利都交給主人,所以每天只能在規定時間內小便。」,他說:「哈!很好…以後可以這樣做。」,我說:「嘻…奴隸做的一切要以主人的願望為優先。」。這時他脫去褲子我知道要怎樣做,我說:「讓賤奴的賤嘴為主人服務好嗎?」,他說:「哈…你的賤嘴嗎?」,我說:「是…希望主人不嫌賤奴的嘴賤。」,他說:「好!就用你的賤嘴。」,我說:「多謝主人。」。於是我下床跪在地上為他口交,他說:「今天自慰了多少次?」,我一邊舔一邊說:「對不起忘記了…唔…反正沒事幹便自慰。」,他說:「以後每隔幾天我便給你看AV,一來你可以學習裡面的事,二來可以讓你看着來自慰。」,我舔著他的陰囊說:「好呀!可以學到如何服侍主人…多謝主人。」。不久他打開雙腳叫我穿過他的胯下舔他的肛門,由於我的雙手被鎖在背後,我要用膝頭一步步的穿過胯下,當來到背後我開始舔他的肛門,這時我嗅到一陣糞便的氣味,但我沒有理會繼續舔。我想起最初舔肛門時,他曾經說過不會讓我舔大便後的肛門,後來我也不理只要吐些口水便繼續舔,但現在我反而覺得沒所謂,反正如果舔到他的屎吞下便可以,是不是因為簽了契約令我知道奴隸是為取悦主人而存在呢!但是我不能用手無法翻開肛門把舌頭伸進去,我說:「主人…賤奴想把舌頭伸進去,但不能用手怎算?」,於是他扶著我把我放在地上,之後他蹲在我的頭上把肛門向著我的嘴巴,這樣便令我可以把舌頭伸進去。我說:「唔…多謝主人。」,他說:「怎麼簽了契約之後,你好像一下子改變了。」,我說:「唔…是嗎?可能契約寫得很清楚,奴隸應該怎樣做。」,他說:「啊~…記得以前我曾經在你伸舌頭進去時突然叫停嗎?」,我說:「好像是…」,他說:「知道為什麼嗎?」,我說:「不知道。」,他說:「因為我太過舒服,突然有種失禁的感覺,啊~…如果現在我失禁你會怎樣。」,我說:「賤奴不得憑自身意願而拒絕服從主人。」,他說:「哈…我明白了。」。之後我繼續舔肛門,一會兒後他叫停然後把陽具放入我口中抽插,接著他把震蛋拉出再插入假陽具不停抽插,這時我的所有洞都放滿東西,我不斷淫叫並且不斷噴出淫水。不久他把我抱起放在床上,他用陽具抽插我的陰道並且把假陽具插入我口中,之後他竟然把整根假陽具插進去對我深喉,我立即瞪眼無法呼吸一會兒後他拔出假陽具,我立即吐出嘔吐物和不斷咳嗽。終於我到達高潮而他也同時射精,他騎到我的頭上把精液射進我口裡,最後再舔一會他的陽具便叫我吞下。

之後他解開我的手銬說:「記得這個週末要做三件事嗎?」,我說:「記得…紋身、懲罰、和吃飯。」,他說:「對!那麼要開始懲罰了,記得為什麼要懲罰嗎?」,說實話我已經忘記了,我說:「是賤奴違反了奴隸契約的行為。」,他說:「違反了什麼?你忘記了嗎?」,我說:「或者主人為自己的喜好而處罰賤奴。」,他說:「哈!我是問你是不是忘記了,你要如實作答。」,我說:「嘻…是,對不起。」,他說:「不緊要你做得很好,無論該不該受罰只要我判定你便要接受。」。之後他為我戴上頸圈繼而拿着鐵鏈叫我在地上爬,當爬到廳中他叫我跪下來,我看見他從箱子拿出一條藤條,我看見有點害怕。這時他再次用手銬把我的雙手鎖在前面,他說:「現在開始懲罰,而懲罰的方式和範圍由我決定。」,我說:「知道…」,我心想他會像M女的主人一樣打背部嗎?他說:「一定是你做錯事才會懲罰你,所以你要表現得很內疚和一直道歉。」,我說:「知道…」。接著他竟然用藤條在我的乳房上量度,我心想難道是打乳房,果然他量度完後隨即打下來,我大叫:「呀~」,他說:「知道為什麼打乳房嗎?」,我說:「呀…不知道。」,他說:「因為就算有傷都不會被人看見,而且你的乳房這麼大,就算有傷都只是皮外傷。」。之後他繼續打,而我除了不停尖叫還一直道歉,我說:「呀~…對不起…呀~」,他說:「敢不敢再犯錯?」,我說:「不敢了…呀~…對不起。」。一會兒後他終於停下來,我痛得眼泛淚光並看見一雙乳房充滿血痕,他說:「知錯了嗎?」,我說:「呀…對不起…賤奴知錯了。」,他說:「以後我會對你的乳房用上各種用具。」,我心想會不會像Jenny一樣穿乳環,甚至像妹妹一樣用針刺呢?我大膽地說:「用什麼用具?」,他說:「契約有寫你有權知道嗎?」,我說:「沒有…對不起。」,他說:「我有權在你身上穿戴象徵物以標誌奴隸的身份。」,我說:「是不是…要穿乳環?」,他說:「是!」。我心想穿乳環是不是和穿耳環一樣,但是乳頭十分敏感可能會很痛,是不是所有奴隸都要穿?而Jenny和那姊妹都有,那麼M女有沒有呢?之後我趁他去廁所發訊息問M女,我說:「你有沒有穿乳環?是不是奴隸便要穿?」,不久她回覆說:「有…是,今天主人放假。」,我說:「謝謝。」,她的主人放假一定在調教…原來真的要穿。之後我們在家煮東西吃,直至睡覺前我們犬調了一次,口交了一次和做愛兩次,最後我累得一上床便睡著。

第二天早上我醒來看見他還在睡覺,我心想現在我們在模擬婚後生活,當我醒來應該要怎樣做呢?他說過我婚後不用工作,即是我要專心做Jenny口中的家奴,我想當他醒來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上廁所。於是我去梳洗然後拿他通常為我戴上的東西,例如頸圈連鐵鏈、口塞、強力震蛋和乳夾放在地上,而肛塞昨晚已經插著。接著我跪在床邊等他醒來,一會兒後他醒來看見我說:「怎麼跪在這裡?」,我說:「賤奴等主人起床。」,他撫摸我的頭說:「哈…很好,結婚後就是這樣。」,我笑著點頭。之後他下床說:「很急…我要小便。」,我隨即張開口怎知他說:「應該很多尿,去廁所拿盤子來。」,於是我拿盤子來心想不是射在我口裡嗎?之後他叫我拿着盤子把尿射進去,我看着足足有半盤,射完他說:「喝下吧!」,我心想應該是太多不能分幾次射。於是我拿着盤子喝下,而早上的尿氣味比較重我要慢慢來,他說:「好喝嗎?」,我說:「唔…好喝。」,他說:「結婚之後我每次小便都要這樣。」,我說:「知道。」。之後他說:「哈!你很乖已經準備好用具。」,我說:「嘻…賤奴要以主人的願望為優先。」,接著他為我戴上所有用具然後帶我去廚房,他把鐵鏈綁在櫃門說:「現在弄早餐。」。於是我點頭開始弄早餐,這裡的廚房比他的家小,所以就算綁著鐵鏈也可以到處去。一會兒後我弄好早餐,由於我戴著口塞不能說話只能大叫,他聽見走進來解開我的鐵鏈,之後我便拿早餐出去。當放好早餐我站在飯桌旁不敢坐下,一來他還沒有解開我的口塞,二來不知他是否想我在地上吃。之後他開始吃早餐,我呆呆地站着不知怎樣,他說:「在等我叫你吃早餐嗎?」我點了點頭,他說:「很好!如果你可以吃早餐,我已經為你解開口塞了。」,我再次點頭。不久他把我叫到面前為我解開口塞,他說:「吃東西吧!」,我說:「坐下嗎?」,他說:「你覺得呢?」,我覺得在地上吃總好過原來他不想,於是我把早餐放在地上趴下來用嘴巴吃,幸好我吃的只是麵包和腿蛋,如果是吃麵便不知怎算。不久他叫我移到他的跟前,我看見他用手機為我拍片,然後把一隻腳踏在我的背部,他說:「繼續吃吧!」我說知道後便繼續吃。一會兒後他吃完而我只是吃了一半,他脫去褲子拿起我的那杯牛奶說:「喝點東西吧!」,之後他把陽具放入牛奶中,然後拿出來說:「舔上面的牛奶!」。於是我舔陽具上的牛奶,當我不停含啜他的陽具時,他突然開動震蛋我立即呻吟起來:「呀~…呀~」,他說:「不用理會繼續舔牛奶。」。之後我繼續舔但不久終於忍不住,只能低頭張開口去迎接滴下的牛奶,一會兒後我躺在地上不斷淫叫,他把少許牛奶倒入我口中叫我不要吞下,繼而把陽具插入我口中抽插。這時我忍不住撥弄陰蒂噴出大量淫水,而他繼續抽插更把陽具插至最深,一會兒後我全身抽搐到達高潮,他拔出陽具我隨即吐出大量口水和牛奶並且大叫。不久他關掉震蛋而我也平伏下來,他說:「你剛剛爽了…我還沒有。」,我說對不起後便爬到他的面前為他口交。一會兒後他射了,他把全部精液射入我口裡然為我戴上口塞,但他沒有叫我吞下,於是我讓精液留在口腔便執拾碗碟。當我在廚房洗碗,他進來把我的鐵鏈綁在櫃門上,接著他拔出我的肛塞我不禁叫起來:「呀~」,他說:「哈!已經形成一個洞,看來再插一星期便可以肛交了。」。之後他再次插入肛塞,但這次我感到比之前更加大,我不禁低頭叫出來:「呀~…呀~」,而我的嘴角流出精液,他說:「吞下吧!這次我插了中號肛塞。」,我抬頭做出吞嚥的動作把精液吞下,之後他便離開。

當洗完碗我大聲叫他,他進來把鐵鏈解開,而我走出大廳看見他在飯桌上放了電腦,我相信他是把我的影片放上網。這次我十分好奇他會不會放露臉的影片,他說:「你先趴下來休息一會,我要把影片放上網。」。看着他不停用電腦令我很想知他是不是放露臉的影片,於是我用頭碰他的小腿,他說:「乖…等我一會。」,之後我用含著口塞的嘴巴碰他的腳掌,他看我說:「怎樣?想開動震蛋嗎?」我搖搖頭,他說:「是不是想舔腳趾?」,我點頭示意想舔。於是他解開我的口塞,我趴在地上用舌頭舔他的腳趾,我說:「主人在放賤奴的影片上網嗎?」,他說:「是。」,我說:「是放露臉的影片嗎?」,他說:「怎樣?主人有權使用及展示奴隸的相片和影片。」,我說:「賤奴只是好奇而已。」。他說:「是…我正在放露臉的影片上一個外國的網站。」,我說:「不是之前那個嗎?」,他說:「之前那個是本地網站,我不想讓別人看到你的樣子,而這個是外國的付款網站,別人要付錢才能看到你的影片。」,我說:「是那個國家?」,他說:「韓國。」,這時他提起腳掌而我知道要舔他的腳底。他說:「除了付錢還可以提供自己的影片以換取看别人的,所以我放你的影片便能看別人的影片。」,我說:「都是其他奴隸的影片嗎?」,他說:「有些是…但有些是被迫的,最近我在看一個廣告模特兒,她被一直要求拍一些性虐的影片,他們的風氣是如果被迫會特別受歡迎。」。我說:「那麼賤奴是怎樣?」,他說:「哈…我是你異父異母的哥哥,自從三年前你還是高中生和媽媽搬來住,我便開始把你調教成為奴隸。」,我說:「吓?還是高中生已經被調教?」,他說:「哈…是!這種題材他們很喜歡,而且我會把你說成是哥哥一眾朋友的性奴,我會帶朋友回家和你做愛,就算我不在也會告訴你誰人會來,而你知道是我叫來便會和他做愛。」。這時我忽然想起契約上有條款說當受到指令時,奴隸的身體可以公開或私下展示給別人和主人均可,這是不是代表我要和別人做愛呢?怎可以?他說:「我的朋友對你做什麼都可以沒有限制,唯一是不能拍照和拍片,如果犯了便沒有下次。」。我想起M女說有些主人會交換奴隸,都是因為這條款嗎?但她說通常雙方相愛便不會,而她的主人也沒有這樣做,但現在他說這些是想我知道他會這樣做嗎?我害怕地說:「主人要賤奴和別人做愛嗎?」,他說:「是…我已經把你調教成性依賴,而你每天都要吃精和做愛才能滿足,所以當我不在唯有叫朋友來滿足你,你也知道我是為你好。」,我說:「但是賤奴只愛主人,怎可以和別人做。」,他說:「我知道!但你要知道和別人做只為滿足你,我們還是彼此相愛。」。我說:「主人要賤奴做什麼都可以,但不要和別人做愛可以嗎?」,他奇怪地說:「為什麼?我只是為你好。」,我說:「難道主人不愛賤奴嗎?」,他說:「關愛不愛什麼事?你也知道哥哥是為你好。」,我說:「哥哥?」,他說:「我一直在說網站的事,你到底想什麼?」,我尷尬地說:「嘻…賤奴以為主人要賤奴和其他人做愛。」,他說:「你很想嗎?」,我說:「當然不想!」,他說:「放心我不會這樣做,但如果你不聽話我便找別人來和你做愛。」,我說:「不要!嘻…賤奴一定很聽話。」。我說:「嘻…即是網站上的賤奴是哥哥的奴隸,被調教了三年已經變成性依賴,有時哥哥不在為了解決妹妹的需要,他會叫朋友來做愛都是為了她…這關係很變態。」,他說:「這樣才多人看,好了我要上網你找些什麼做吧!」,我說:「嘻…賤奴可以隨意用主人的腳嗎?」,他說:「可以。」,於是我用他的腳拇指插入陰道和撥弄陰蒂來自慰。

NordVPN
前往最後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