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下一頁
發新話題
打印

[原創作品] (女同故)背叛的甜蜜?(7月13號更新)

 
收藏  |  訂閱
140  72.7k

引用:
原帖由 taoyuen 於 2024-4-8 17:21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我唔會寫冇腳趾嘅故!
支持支持

六十六、又回家

大半小時後,Cindy親自駕車將阿瀅送到阿玉工作的店舖附近。阿瀅下車前,Cindy補了一句:”你地玩得開心啲啦。同阿玉講,做少半日生意都冇所謂架。”阿瀅點點頭,就急步走往店舖。而這一刻的阿瀅,下身就是剛才Cindy給她的丁字褲和瑜伽褲。

阿瀅走到店前,見到阿玉在招呼客人。於是阿瀅在外面待了幾分鐘,到客人離開後才進內。阿瀅捉緊阿玉的手問說:”我來左啦。”

玉:我好掛住你呀。

阿玉見店外無人,就蜻蜓點水式地偷吻了阿瀅一下。

瀅:我都係呀。我肚餓,去食野呀。Cindy講左話可以收舖休息半日。

玉:咁好?

瀅:係呀。

玉:咁等我收舖先。

阿玉做好關門的工夫後,就與阿瀅並肩向商場的出口進發。阿瀅問阿玉想到哪吃東西。她料不到阿玉的答案是:”不如買啲外賣返你屋企食呀。”阿瀅顯然被嚇了一跳:”下?點解想上我度食?”

玉:其實我咁急見你,有個消息想同你講。好消息來架。

瀅:咁係乜野呢?唔好賣關子啦。

玉:我想返到你屋企至講喎。

瀅:唔好啦。我好心急想知。

玉:喺條街講唔夠浪漫呀嘛。

瀅:咁……不如返入舖頭講我知。

玉:啱啱拉左閘囉喎。讓我一次啦,阿瀅……返屋企唔駛好耐啫。

瀅:好啦。

在路上,阿玉忍不住用手搭著阿瀅的腰間。她邊觸碰著阿瀅邊說:”你呢條褲新買架?好好睇。”

瀅:頭先Cindy要我著架。仲有入面條T Back都係。

玉:咁不如……我都買條瑜伽褲同T BACK襯返你。

瀅:下?突然嘥錢?

玉:我好想呀。

兩人因此又用了半小時選購服飾。在選購的過程中,阿瀅曾問阿玉:”要唔要買情侶裝呀?”阿玉的回應是:”唔啦。咁貴。但係一時可以我著,一時可以你著架嘛。我地啲底褲,係共用架嘛。”阿玉聽見阿瀅這樣說,只想快點回家和她激戰:”我……不如返屋企先,晏啲先食野好唔好?”

阿玉很清楚阿瀅的意思,當然同意阿瀅的提議。

兩人甫進屋,阿瀅就急不及待主動吻著阿玉。她帶著阿玉到沙發上,而阿玉就不斷地摸著阿瀅的臀部。阿瀅主動脫去阿玉的上衣,同時又說:”點呀?有乜野消息要喺度話我知呀?”阿玉回應:”我……我換埋條褲話你知。”

於是阿瀅停下攻勢,看著阿玉換上了新買的丁字褲和瑜珈褲。阿瀅在欣賞著阿玉的美態的同時,卻又想起了自己的內褲和瑜珈褲,實際上是剛才她和Cindy做愛時所收下的禮物。

阿玉換好下身的衣著後,阿瀅望著她上身的胸圍說:”你好靚,真係好靚!”

玉:你都除左見衫呀。

阿瀅除下外衣,拉著阿玉到自己的床上。兩女躺下來,臉貼著臉。阿瀅同時拖緊阿玉說:”講啦。”

玉:今朝你阿媽搵過我。原來佢估到我地啲野,仲話冇問題,接受左我地嘅關係。喺佢面前,我地可以光明正大。

瀅:下?真嘅?

玉:係呀。真架。佢話我可以喺度過夜,喺度訓都冇問題。

瀅:我地可以喺度訓?喺呢度搞野?

阿玉點點頭,阿瀅即主動和她濕吻起來。

六十七、瀅被說服


阿瀅壓著阿玉瘋吻著對方,阿玉當然也張開嘴和伸出舌頭,好讓兩人交換大量口水。與此同時,阿玉已急不及待將阿瀅的胸圍脫下了。阿玉將阿瀅的胸圍拋到床邊地下,隨即調即自己的身體位置,使自己可以吻著阿瀅的奶頭。阿瀅此與阿玉十指緊扣,並享受著對方的攻勢。同時,阿瀅說:”點解嘅?點解可以咁嘅?阿媽佢……佢傻左呀?”

阿玉回應:”唔知佢呀,總之佢唔阻止我地,就好啦係咪?”

趁著阿玉開口答自己的提問,阿瀅即把握這空檔去為阿玉除掉乳罩。今次,到阿瀅不停地將口水吻在對方的乳房上。幾十秒後,阿瀅拉起了阿玉,兩女一起跪在床上。她們的四個乳房已沾滿了對方的口水。當四個乳頭互相觸碰時,兩人不約而同地呻吟著。她們同時吻著對方、伸出舌頭、又將更多的口水流到那個乳房交纏著的位置。第一次在這張床做起愛上來,再加上這樣的招式,阿瀅和阿玉的慾火更是高漲。

當阿玉覺得要有進一步行動才可以滿足自己是,她就伏下來為阿瀅摸著阿瀅的腰部。本來阿玉想快速地脫去阿瀅的褲子,但那瑜珈褲的剪裁將阿瀅的下身身型表露無遺,所以阿玉改為吻著阿瀅身上的瑜珈褲。這時阿瀅坐在床上,望著阿玉的動作。正當阿瀅為此情此景陶醉著時,她卻想起這條褲的來歷。阿瀅示意阿玉停止原來的動作。她捉著阿玉的雙手說:”呢條褲係頭先我同Cindy搞野時,佢俾我著架。”

阿玉笑了一下,就說:”咁有乜所謂呢?”阿玉隨即又再俯身,用雙手和嘴唇搜索阿瀅的褲子。但幾秒後,阿瀅又再一次阻止了阿玉:”唔好啦。你唔覺得我咁樣好污糟咩?”

玉:點會呢?有人送免費野俾我地享受,唔好咩?

瀅:唔係免費架。我同佢搞野換返來架。

玉:我……我都有同佢做架啦。

瀅:但係……我涼都未沖。我個胸,仲有佢啲口水同西水架。

阿玉立即壓著阿瀅,再一次瘋吻她的乳房。她一邊吻著一邊說:”你唔早啲講?我頭先都問唔到Cindy啲味。而家你對波,得返你同我啲口水啦。”之後阿玉站在床上,主動脫去自己的瑜珈褲和丁字褲。阿瀅望著阿玉問:”你……你唔介意咩?”

阿玉現在全身赤裸,坐在阿瀅身上用下體磨著對方的胸部。同時阿玉嘗試回答阿瀅:”呀……點會介意?而家我啲水,咪冚住晒佢啲水囉。”

瀅:我唔污糟咩?唔淫賤咩?

玉:咁我污唔污糟?淫唔淫賤呀?我都有同Cindy做架。

瀅:我涼都冇沖就同你喎……

仍然在磨著阿瀅的阿玉露出愈來愈銷魂的表情:”呀……呀……好正!可能我就係鍾意你污糟呢?我就係鍾意你咁淫賤呀嘛!你唔係都鍾意我污糟咩,都鍾意我淫賤咩?我地都污糟架,好淫賤架!呀……唔得……呀……就來高潮……呀……來啦……高緊啦……阿瀅……最污糟、最淫賤嘅阿瀅……我個囝個前度……呀……好舒服……”

當阿玉的高潮慢慢消退時,她拉起了阿瀅,並在她耳邊輕聲說:”來啦!我地繼續污糟同淫賤,好唔好?”

阿瀅已被阿玉說服了,主動張開口,伸出舌頭。兩人又激烈地交換口水。

期待阿瀅呀媽加入同阿玉搞

引用:
原帖由 powerman13 於 2024-5-23 23:11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期待阿瀅呀媽加入同阿玉搞
劇本薄弱,俾你估到晒……

六十八、穿衣服

當大家的下巴都沾滿口水時,阿瀅和阿玉就像心有靈犀似的,開始拿起對方的腿。兩人坐得後一點,慢慢將對方的腳趾放進自己的舌頭上細味。這時阿瀅身上還穿上Cindy送她的瑜伽褲和丁字褲。阿玉見狀就忍不住自己用自己沒有被阿瀅吻著的腳撩動對方的下體。阿瀅見到阿玉這樣做,就模仿對方,用腳趾磨擦阿瀅的陰毛。

與此同時,兩女用極度誘惑的眼神凝視著對方。阿瀅忍不住邊呻吟邊說:”呀……好舒服呀……阿玉……難得你鍾意我咁淫賤……我好愛你呀!”

玉:呀……好衰架!你咁講我會太興奮……

瀅:興奮唔好咩?

玉:我都係淫賤架嘛,梗係愈興奮愈好!

說到這裏,兩女已改為狂吻著對方的另一隻腳,也已改用另一隻腳去攻擊對方的下體部位。再過多幾十秒後,阿瀅停下了動作。她說:”唔得啦!太濕啦我地啲腳趾,我唔想再著住任何野!”阿瀅隨即脫去了她的瑜伽褲和丁字褲。現在兩女身上都一絲不掛了。

阿玉和阿瀅又再拿起對方的美腿,使對方的腳都是自己的口水。但今次她們沒有再用腳去接觸對方的下體。兩人愈坐愈近對方,當她們的下體觸碰到對方的下體時,大家都忍不住要高聲呻吟。

玉:好正呀……呀!

瀅:真係好鍾意同你咁淫賤,咁淫亂!

玉:你最淫賤個樣,得我先至睇到架!

瀅:你都係呀。我地同其他人點玩都好,口水同腳,係我地兩個嘅秘密。咁樣就唔會有其他人見到我地最淫賤嘅款。

阿玉點點頭表示同意,就趨前將口水吐到兩女的下體中間。阿瀅之後也做同一樣的動作。兩女淫笑著望著對方,繼續瘋吻對方的腳趾和用自己的下體撞擊對方同一個部位。阿玉更拿起床上、剛才阿瀅脫下的內褲撫摸自己的乳房。不到半分鐘,大家就一同來了高潮。阿瀅和阿玉再以深情的濕吻結束這次性愛。

瀅:我成身都係你啲口水啦。好鍾意,好愛你呀!

玉:我都好愛你呀。我想一路聞住你啲口水味,唔想沖涼住。

兩女就不知不覺十字緊扣地睡著了。

當阿瀅睡醒時,見到阿玉全裸地睡在自己身邊,覺得很甜蜜很幸福。她吻了對方一下,就找來手機。她一看時間,就猜到母親快要下班回家。阿瀅想,應該現在跟阿玉離家吃晚飯嗎?還是待母親回來再作打算?

最後阿玉決定留在家等母親回來。因為她有一股邪念泛起來:如果母親回來見到女兒和阿玉剛才激戰完,會是那麼有趣的一回事。但如果被母親見到自己和阿玉都沒有穿衣服,也太過尷尬。

她穿起了阿玉的內褲和瑜伽褲,再在衣櫃內找了一條背心穿上。她同時在衣櫃找出另一件背心,再走到阿玉身邊:”起身啦!我阿媽就快返來。”

阿玉睜開雙眼,見到阿瀅,就主動輕吻對方的嘴唇。阿瀅報以甜美的笑容,就說:”你著呢件衫呀。褲就著我頭先除低嗰兩條。”

阿玉見到阿瀅已穿了自己的瑜伽褲,就問:”你著左我條底褲?”

瀅:係呀。

玉:嗰兩個胸圍喺度嘅?

瀅:我平日喺屋企都唔戴架,都冇男人。你著我呢件衫啦。

其實這刻的阿玉還沒有精神整理思緒,於是就聽從阿瀅的指令。

六十九、在家晚飯


之後阿瀅就捉著阿玉到廳中的沙發坐下。約二十分鐘後,阿彤回來,就見到女兒與阿玉並肩坐在沙發上,各自望著自己的手提電話。當然,阿彤也留意到,她倆的背心下是沒有乳罩的,而下身都是展示身段的瑜伽褲。而她亦認得,阿玉身上的背心,實是阿瀅的。

彤:阿玉你來左呀?

阿玉帶點尷尬地說”係呀”。而她身旁的阿瀅已捉著女友的手,甜絲絲地笑著。

彤:喺度食飯啦。我雪櫃有啲餸。

阿瀅沒有讓阿玉思考的機會,就搶白說:”好呀,一齊喺度食啦。”阿玉只能再尷尬地點點頭。

阿彤到廚房看看雪櫃內的食物,就迅即回到廳中:”個雪櫃得啲菜,冇肉添……”阿玉即提出:”咁我落去斬料呀。好唔好呀?”

彤:好呀。咁我煲飯炒菜。唔該晒你。

阿玉站起來回應:”唔駛咁客氣啦。”

阿彤笑說:”係啦。自己人啦嘛,咁客氣做乜。”

阿玉又尷尬地笑著說:”嗯……我換衫落街先。”她走進阿瀅的房間內,準備穿回胸圍和換衣服。而阿瀅亦跟隨阿玉身後進房,並關上房門。阿瀅從後擁著阿玉,吻了她的頸一下就說:”哈!你笑得咁尷尬,搞到我好想𡃶你!”

阿玉轉身說:”頭先𡃶唔夠咩?”

瀅:唔夠架。成世都𡃶唔夠架。

玉:我要換衫落去買餸啦。

阿瀅捉著阿玉的手說:”唔駛換啦。你著我件外套咪得。”

阿瀅隨即將一件外套遞予阿玉,阿玉接過就穿起了它。與此同時,阿瀅自己也拿起了另一件外套準備穿上。於是阿玉就問:”做乜你又著呀?好凍咩?”

瀅:唔係呀。想陪你一齊去。

玉:唔好啦。你幫下你阿媽手啦。

阿瀅想了半秒左右,就回應:”我知你想我陪下阿媽。但我想痴住你多啲。咁我而家陪我阿媽,你今晚要喺度訓架。”

阿玉其實沒有想好,但因為要去買餸,就隨意說了聲”得啦”以示同意。

既然留在家中,阿瀅就放下外套,走向廚房。當時阿彤已在忙於準備晚餐。阿瀅單刀直接問母親:”你……你做乜咁開通呀?”

彤:咁唔同你想我阻止你地?

瀅:唔係……

這時阿瀅主動找出餐具,準備拿到飯桌上。

彤:咁咪係囉。我做你老媽子,唔通唔想自己個女開心咩?

瀅:你唔會覺得我要搵個有錢、有學識嘅男朋友?

彤:最緊要你開心。佢對你好,佢令你開心,係男係女、有錢冇錢,又有乜所謂。

阿瀅這時又由廳回到廚房:”咁……咁你以後要成日睇住我同阿玉喺度煙韌架啦。唔好眼冤喎。”

彤:我冇所謂架。我頭先返你見你兩個都唔戴Bra,都冇出聲啦。你都咁大個人,讀書又多過我、人又醒過我……我唔會管你嘅。

阿瀅不知道怎樣繼續這番對話。因為這刻她想起,過去她因為母親帶男人回家而長期對母親不滿。而現在母親卻對自己和阿玉拍拖是如此接受,阿瀅有點無地自容的感覺。但年青的阿瀅不會那麼容易讓母親知道自己的內心感受。她沒有再說話,而是回到房間坐在床上等阿玉回來。

十分鐘後,阿玉按門鈴。阿瀅打開門,接過阿玉手上的盒子,就提醒阿玉脫去外套。阿玉照辦後,兩人就在飯桌前等待阿彤拿飯和菜出來。

原來阿彤趁剛才的空檔也換了衣服。和阿瀅同阿玉一樣,阿彤現在上身都只有背心,沒穿胸圍。其實阿彤平時在家也經常這樣,但現在始終多了阿玉在,所以阿瀅也嚇了一跳。她跟母親打了個眼色。阿彤說:”自己人呀嘛,有冇所謂呢。”阿玉不明白這說話的意思:”乜野有冇所謂呀?”

彤:我話大家都戴Bra都冇所謂啦。

瀅:係啦。呢度都係阿玉屋企啦。所以佢今晚都喺度訓。

彤:好呀。

三女就開始晚膳。這夜阿玉穿起了阿瀅的內褲和睡衣,一起在阿瀅的睡房過了一夜。她們雖然刻意壓低做愛時的呻吟聲,但阿彤不會不知道她們在房間做過甚麼事。

唔知會係彤勾引阿玉定阿玉勾引彤呢

七十、突如其來

大門的鈴聲響起,阿彤知道按鈴的是阿玉。這一晚,三女又在阿彤家吃晚飯。飯後,阿瀅要回大學宿舍,準備明天要做的匯報。阿玉就跟阿瀅一起離開,準備獨個兒回家。但阿玉後來卻發現,自己遺留了鑰匙在阿彤家中。她跟阿彤確認鑰匙在阿瀅房內後,就折返阿彤家。在途中,阿玉買了兩碗糖水。

本來阿彤以為阿玉不會進屋,就拿著鑰匙打開門。但阿玉接過鑰匙就走進屋內:”我買左糖水呀。一齊食呀。我食埋至返去。”於是阿彤就和阿玉在餐桌前對坐吃糖水。

彤:做乜咁好買糖水俾我食呀?

玉:哈!順手啫。我自己為食呀嘛。

彤:你可以陣間返屋企至買嘅。

玉:咁我平時都成日喺度食飯。

彤:你係我個女個女朋友,而且你喺度,我可以見到阿瀅,你喺度食飯我都不知幾開心。

玉:咁你係阿瀅媽咪,我係應該對你好嘅。

彤:哈哈!我未有心理準備嗌你做女婿或者俾你嗌做外母喎……哈哈!

玉:乜野稱呼都唔重要啦。我都當你係我朋友。

彤:你仲係我個女個契媽添喎。我同你啲關係認真複雜。

為何阿瀅又會當上了阿玉的乾女兒呢?其實阿玉和阿彤確實已幾乎無所不談,阿玉連阿瀅本身是阿南女友一事,也告訴了阿彤。有一次,阿玉抱怨自己沒有辦法向身邊的人介紹阿瀅,但阿瀅身邊的人都知道她倆的關係。阿彤明白,阿玉的生活圈子很難接受阿玉和阿瀅之間的關係,所以就提議阿玉可以認阿瀅做乾女兒,那麼別人知道阿玉的生活多了阿瀅,也不會過問太多。阿瀅也因此以乾女兒的名目進一步走進阿玉的生活圈子,甚至跟她回鄉探親。

當阿彤將最後一口糖水吞下後,她說:”多謝你呀。好耐冇人向我獻殷勤。好開心添!”

玉:其實你個條件,搵返個男朋友唔難啦。而家阿瀅唔會有意見架。

彤:我知而家阿瀅唔會反對。但其實以前啲男人,我都唔係真係咁鍾意。我見你兩個咁甜蜜咁恩愛,想等一個我都係愛嘅,唔係因為想有個伴就求其接受。

玉:呀!我同阿瀅喺度係咪太閃呀?

彤:係好閃架。但咁樣即係你地開心,阿瀅開心,咁咪好囉。

玉:我有時都驚,我地喺度會令你尷尬。

彤:冇……冇尷尬。係有時會令我好想搵個人攬下啫。但我只可以攬住個枕頭。

玉:如果你要啲溫暖,我可以俾個擁抱你架。

彤:咁我唔客氣啦。

阿彤站起來,走到阿玉面前,俯前用力抱著對方。阿玉亦將雙手放在阿彤的背部。

彤:好耐冇呢種感覺啦。

玉:嗯……乜野感覺呀?

彤:想同人更親密嘅感覺。

阿玉還未來得及理解阿彤的意思,阿彤就輕吻了阿玉的面頰一下。這突如其來的一吻令阿玉更是不知所措。阿彤見對方沒有推開自己,就再吻阿玉。而且阿彤嘴唇所觸碰的位置,愈來愈接近阿玉的紅唇。多吻幾下後,她倆的嘴唇終於觸碰到了。

彤:好舒服、好柔軟。女人嘅嘴唇都真係唔同。

阿彤隨即再吻阿玉的嘴,但今次不再是剛才的輕吻,而是激烈得多的激吻。而且,阿彤還慢慢伸出了舌頭。

這刻的阿玉正在盤算怎樣拒絕阿彤的進一步攻勢。她擔心自己如果顯得太過拒絕,會令到阿彤太尷尬。她感覺到阿彤的舌頭伸了出來時,並沒有同時張開口配合。她身體輕微擺動,顯示因為不願意而在掙扎。她同時說:”唔好啦,我地唔得咁架。”

彤:我好耐冇舒服過啦。好想要。你幫下我呀。

引用:
原帖由 powerman13 於 2024-7-11 15:55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唔知會係彤勾引阿玉定阿玉勾引彤呢
有答案啦!

上一頁下一頁
發新話題
前往最後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