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下一頁
發新話題
打印

[原創作品] (女同故)背叛的甜蜜?(7月13號更新)

 
收藏  |  訂閱
140  72.7k

引用:
原帖由 taoyuen 於 2022-6-20 10:20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慢慢來嘛。場地狹窄,留返啲野遲啲再玩。
😯…Oh~咁😒誘再泥!

[ 本帖最後由 月影偷情 於 2022-6-20 10:22 編輯 ]

十一、決定轉工

Cindy即叫“呀”,以表示她已因為阿玉的動作而興奮起來。

阿玉首先是蜻蜓點水式的吻著Cindy的私處和大腿內側。其後Cindy著她”唔怕啦,伸條脷出來呀嘛”,阿玉就鼓起勇氣用舌頭挑動Cindy的下體了。阿玉邊為Cindy口交邊想像剛才對方的話。陰戶那種味道確實不特別吸引,但當配上Cindy的呻吟聲,阿玉覺得這味道不是難聞,而是特別的。當Cindy撫摸著自己的頭髮為她給予指引和鼓勵時,連阿玉自己都興奮起來。

Cindy:奶高少少、高少少……呀……好呀!你奶高少少,我自己……呀……啲快感都高少少呀。你好叻女呀阿玉!

這時候,阿玉的左手已放在自己的下體附近。她沒有刻意想。但阿玉發現心中有一股動力,將自己的左手帶向該位置。不久,仍然為Cindy口交的阿玉就在撫摸自己的私處了。阿玉同時想起了剛才Cindy將手指放進自己陰道內的感覺。不知是哪來的勇氣,阿玉準備將自己的手指放進去。但當兩人都向高潮邁進之際,有一輛車在Cindy的座駕前停下。這嚇得Cindy即時叫:”有車呀。停啦我地要。”阿玉萬般不捨回復正經坐下的姿勢,而Cindy就即刻穿好褲子開車。

Cindy:真係掃興。未enjoy夠就有駕車停低。
玉:冇辦法啦。
Cindy:我見你頭先都好enjoy喎。咁應該可以轉工啦。
玉:嗯,冇問題嘅。
Cindy:好野。

之後在車程中,兩人在商討新工作的細節。阿玉到Cindy家取回她和兒子的物品後,Cindy就載玉回家。玉下車前,按照Cindy的要求,兩人來了一個濕透的吻別。

凌晨才回到家的玉一打開門,就見到瀅坐在沙發上玩電話。
玉:你仲未返屋企?
瀅:我想喺度訓,得唔得呀?
玉:喺度訓?你屋企人知唔知架?
瀅:我同佢地講我去左阿菲屋企過夜。

阿菲是瀅的好朋友。阿玉從未見過她,但經常從瀅和南的口中聽過這個人。

玉:咁你諗住訓呢度?
瀅:係呀,訓梳化呀。
玉:咁乖唔係訓嗰間房呀?

阿玊所謂的”嗰間房”,當然是指南的房間。

瀅:你估我唔想咩?但佢隻手傷左,我驚又整親佢。

阿玉就找來枕頭和被子予瀅。之後阿玉在洗澡期間,想起了剛才在車上發生的事。她沒有料到,她會為另一個女人口交,而且享受著箇中的過程。她發現,其實性歡愉不一定建基於自己的高潮。令對方快慰也可以滿足到自己。當花灑的水打在自己的私處時,阿玉思考是否應將自己的手指放進去。她稍為猶豫,想起阿瀅在外,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阿玉由洗手間回到廳,見阿瀅滿臉笑容對著電話。

玉:笑得咁開心嘅?
瀅:同阿菲傾緊偈呀。
玉:講乜野開心成咁呀?
瀅:冇呀……講緊希望出年暑假之前可以儲到錢同阿菲去旅行。哈!估唔到喺度講呢個話題已咁開心。如果真係出發一定超興奮。
玉:哦。咁決定左去邊未呀?
瀅:咁又未。我地逐個地方比較緊。我就想去東南亞,陽光、海灘、三點式!

十二、七月底的一夜

由於阿玉轉了工,而且Cindy願意預支工資給她,所以她能負擔阿南參加遊學團的開支。所以在七月底的這一天,玉和瀅到機場送行後,一起坐巴士離開。兩人坐在巴士上聊著。

玉:你今日做乜好似唔開心咁?
瀅:咁成兩個星期見唔到阿南喎。
玉:唔係噃。你唔係佢入左閘至唔開心,成日都唔開心咁。
瀅:其實我唔係好想阿南去呢個tour。不過我知我咁諗係有啲自私嘅。
玉:咁佢都係去十幾日啫。
瀅:唔係呢個問題呀。下年到阿南考DSE,我唔知佢會點啦。但可能佢考完唔再讀書,咁呢個咪係最後一個暑假囉。我想呢個暑假可以痴實佢。
玉:下?佢同你講佢唔想讀?
瀅:一時時啦。舉棋不定。即係佢知多數冇得直升大學,但又好似唔太想讀asso咁。
玉:唉……我冇本事管佢咁多。而家唔讀多啲書,可以做啲乜?
瀅:佢應該都未諗到。
玉:唉……你咁講我都真係擔心佢呀。
瀅:我都有啲。但佢都好有自己嘅諗法。我地都管唔到架啦。
玉:你都唔得?
瀅:我同佢去買今次去tour嘅野,佢都唔理我啲意見嘅。激死我!
玉:所以你嬲左佢?
瀅:少少啦。尋晚都冷戰緊。
玉:唔怪得你黑口黑面咁啦今日。

阿玉覺得這只是小情侶的小爭執,沒有在意,也沒打算追問下去。到原本瀅應下車的車站,她跟玉說:”我唔落車啦。今晚可唔可以喺你屋企過夜?”

玉:下?點解呀?
瀅:心情唔好想靜下。屋企嘈生晒。
玉:你問下你阿媽先啦。
瀅:你知佢唔理我架啦。

阿玉循例勸瀅對自己母親好一點後,就和瀅下車。兩人去了糖水店吃些東西。她們快要埋單時,瀅收到阿菲的來電。阿玉在Cindy的店舖任職後,就找來了瀅當自己的替工。如果阿玉放假時瀅又沒有空的話,就會找阿菲幫忙。這半天,由於玉和瀅要去送機,所以就由菲代為看舖。阿菲打電話給瀅是要告訴她當晚舖頭的狀況。她提到有一位客人想要退貨,但她作為替工的替工無法決定,就嘗試將情況告訴瀅。但似乎阿瀅無法理解菲的說話:”喂,我都係聽唔明你講乜。你會唔會寫出來好啲呢?”最後菲同意打一個文字版出來。

瀅跟著玉回到家就先洗澡。洗澡後她收到菲的訊息,說已將剛才那客人的情況打了出來,並已發到了瀅的電郵。瀅見到廳有一部手提電腦,就問玉能否借用。玉知道瀅為何要借用,就允許了。

到阿玉自己也洗澡回到廳時,瀅告訴她已將菲所打出來的文字在Whatsapp轉寄給玉:”你問下老細應該點搞啦。”瀅也見過Cindy兩次,但她不知道阿玉和Cindy並非只有僱傭關係。

阿玉在Whtsapp讀過那幾百字後,就說:”我都唔係好睇得明。我發俾Cindy先。”
瀅:佢會幾時覆呢?
玉:佢喺澳洲探親嘛。唔知而家幾點呢嗰度。

Cindy很快就回覆說可以退款予那客人。問題解決後,阿玉和瀅就各自睡覺。瀅睡了在阿南的床上。阿玉不知道的是,有一些微炒的變化已開始了。

十三、聯招放榜天


聯招放榜的早上,阿玉一起床就發了個訊息予阿瀅,問她的情況。事實上,本來阿瀅是想在阿玉家過夜等消息的,但最後阿玉說服了瀅回家。她向瀅強調,這麼重要的時刻,應該跟家人一起吧。而由於阿玉一個人在家,她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了。她將電腦拿進睡房,躺在床上看著電腦硬碟在儲存的女同成人電影。看到興奮時,阿玉會忍不住對自己的身體上下其手,以獲取更高的快感。

這部電腦是Cindy出發往澳洲前給阿玉的。Cindy跟阿玉開始有性關係後,兩人歡好了不足五次,Cindy就要離港。所以Cindy特意為阿玉預備這部電腦,一來讓對方在需要解決性需要時有些觀能上的刺激;二來也想阿玉學習下演員的招式和神態。阿南和阿瀅問起為何多了部電腦時,阿玉就會說是因為新工作的需要所以Cindy給她的。

阿瀅很快就回覆阿玉,說自己派到了第一志願。阿玉禮貌地恭喜了她,就沒在再在意此事。跟平日一樣,她在家中弄了個早餐,再做些家務,就準備到店舖當值。

下午兩點左右,店內沒有客人。阿瀅突然出現。

玉:你又走上來做乜呀?
瀅:我冇地方去呀,咪上來坐下。
玉:你呢排成日都上來,唔係替更時間,老細唔會俾人工來個喎。
瀅:咁唔想留喺屋企,阿南又唔喺香港,我得呢度可以免費又有冷氣Hea呀嘛。
玉:你個樣咁攰,唔喺屋企訓下?
瀅:屋企隔離裝修,訓唔到。
玉:尋晚冇乜點訓呀?
瀅:係呀。勁緊張,訓得一兩個鐘啫。
玉:咁你返我屋企訓啦。
瀅:你屋企冇人喎。唔係幾好嘅。
玉:冇所謂啦。當左你係自己人好耐。鎖匙你都有架啦。
瀅:咁打搞晒你啦auntie。
玉:唔好咁講。今晚要唔要買飯俾你食呀?
瀅:我今晚約左阿菲同其他同學唱K呀。

之後阿瀅就到玉家休息。

晚上當阿玉回家時,卻見到阿瀅在阿南的房間走出來。她即問瀅:”你唔係約左朋友咩?”
瀅:我唔去啦。冇乜心情去。
玉:你做乜呀?嘩,你對眼咁紅嘅?
瀅:冇野。唔好意思呀auntie。

瀅回到南的房間,坐在床上。阿玉放下手袋,就跟瀅進入房間,坐了在她身旁:”做乜事呀?今朝唔係好開心嘅咩?你讀到自己想讀嗰科喎。”

瀅開始啜泣,玉就遞上紙巾,並拍她的肩膀:”有乜事呀?話俾auntie知?或者幫到你?”

瀅:嗚……阿南……我同佢鬧交呀頭先。
玉:做乜事呀?
瀅:佢嫌我煩……佢嫌我煩……
玉:下?
瀅:我今朝放榜呀。佢冇主動問我派左乜架。所以我頭先咪問佢係咪冇將我擺喺心入邊囉。但係佢就嫌我煩……但呢件係我人生大事來架嘛。佢唔喺我身邊,又唔主動問我。我覺得佢好離譜,唔𡃶我……嗚……
玉:咁佢係衰嘅。等我話下佢。
瀅:唔好。由得佢啦。佢唔改都冇辦法。
玉:唉……我冇好好教佢,所以佢唔識好好地咁對你。唔好意思。
瀅:唔關你事呀auntie。你對我好好呀,真係好好。係阿南佢衰……嗚……

阿玉見瀅繼續哭著,又想不到有何說話可說,就抱緊對方說:”唔好喊啦,唔好喊啦。我同你落街食啲野?”

瀅也緊抱著玉,同時她的哭聲開始變小。突然,瀅竟然吻了玉的面頰。玉以為是瀅不小心碰到自己,但很快她就肯定瀅是有意為之。因為瀅繼續吻,而她親吻的位置已由面頰移至玉的嘴唇附近。

玉:你……你做乜野呀?
瀅:我……我覺得咁樣好舒服呀。

亞瀅原來萬能插👍比人插又得,自己去插又得

十四、手繩

阿玉其實也覺得舒服。但現在吻著自己的是兒子的女朋友,她又怎可能讓這樣荒唐的事繼續下去呢?當阿瀅吻了自己的嘴一下時,阿玉就用手阻擋了瀅:”唔得架,你係阿南女朋友來。”

現在兩人的臉只相差幾厘米。阿瀅回應:”但係你對我最好。阿南同我阿媽都冇你對我咁好。”

玉:我對你好,但唔係嗰種呀嘛。
瀅:但我而家對你係嗰種呀。

阿瀅隨即再擁著阿玉,吻她的臉。當阿瀅開始吻阿玉的頸時,阿玉發現她的性需要已被完全挑動了出來。但她又出手制止了阿瀅:”唔得架!”阿瀅則說:”我咁樣,你唔舒服咩?”阿玉沒有作答,只能低著頭。過了幾秒阿玉終於說:”唔會呀。我鍾意男人架。”阿瀅即捉緊阿玉雙手說:”可能係。但我唔信你對女仔冇興趣。唔係你部電腦點解會有咁多Les嘅AV?”對阿瀅這樣說,阿玉很驚訝。那些影片,是放在一個不那麼容易找到的文件夾的,為何阿瀅會發現的呢?她問阿瀅:”下?你點知架?”

瀅:我唔係特登架。我嗰晚借部電腦用,唔覺意睇到你啲recent files。

阿玉其實不明白阿瀅在說甚麼,只知道她的秘密被對方知道了,就無言以對。阿瀅見阿玉沒有反應,就再一次試圖吻阿玉的嘴。阿瀅一邊吻著,一邊等待阿玉配合甚至張開嘴。但過了幾秒阿玉還只是被動迎接阿瀅的吻,於是阿瀅就伸出舌頭去舔阿玉的嘴唇。但這一動作沒能令阿玉鬆懈。阿玉反而推開阿瀅:”唔好咁啦。呢間係阿南間房來架。”阿玉順勢離開房間,而阿瀅則追著她。

阿瀅跟著阿玉回到阿玉自己的睡房,即從後擁著阿玉:”呢度係你間房,唔係阿南間房啦,咁可以啦?”阿玉站著不動。她感覺到阿瀅問她的頸,而且阿瀅的呼吸聲就近在咫尺。同時那少女的體香又發揮了挑逗的作用。但或者最令阿玉難以忍受的,是阿瀅的右手已在撫弄她的胸部。而且阿瀅又說:”隔住件衫同個Bra,都知道你凸起晒,點解唔對自己坦白啲啫?”

阿玉終於決心反客為主,轉身張開嘴和阿瀅擁吻起來。兩女站著開始了熱烈的濕吻,很快阿玉就將阿瀅壓在床上,繼續擁吻。兩人的雙手時而擁著對方,時而撫弄著對方的身體。約一分鐘後,阿玉主動為阿瀅脫掉了上衣,讓阿瀅的淺粉紅色胸圍暴露在自己眼前。阿瀅亦助阿玉除了上衣。上身只餘下灰色胸圍的阿玉坐在床上與同樣坐在床上的阿瀅對望著。兩人感到了一絲尷尬,但又想有進一步行動。

阿玉拖著阿瀅的左手問:”你真係想繼續?諗清左先。”
瀅:想,好想。

阿玉望著阿瀅左手的手腕說:”你望住條手繩,諗清楚啲喎。”

這條手繩是阿瀅和阿南的情侶手繩。阿瀅凝視了那繩兩秒,就將它除下來,並將它拋到地下:”總之,我今晚係你嘅。”阿玉還在猶豫應該有何反應,阿瀅就已撲向自己,兩人又吻起來了。在只有兩人濕吻聲的房間內,阿瀅很快就脫下了阿玉的胸圍。阿玉當然也將手伸到阿瀅的背部,準備解下那胸圍扣。阿玉準備為阿瀅除下乳罩時,就在阿瀅耳邊問:”俾多次機會你。除左就返唔到轉頭架啦!”

引用:
原帖由 lulu1238899 於 2022-6-25 07:03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亞瀅原來萬能插👍比人插又得,自己去插又得
咁要追埋落去睇下佢會不會插啦。

引用:
原帖由 taoyuen 於 2022-6-25 11:36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十四、手繩

阿玉其實也覺得舒服。但現在吻著自己的是兒子的女朋友,她又怎可能讓這樣荒唐的事繼續下去呢?當阿瀅吻了自己的嘴一下時,阿玉就用手阻擋了瀅:”唔得架,你係阿南女朋友來。”

現在兩人的臉只相差幾厘米。阿瀅回 ...

好文,多謝晒師兄,寫得好好👍🏼

十五、阿瀅的第一次

阿瀅決定用動作,而不是說話回應阿玉。她主動除下自己的胸圍。兩人都上身赤裸了。阿玉見阿瀅豁出去,就主動親吻對方的櫻桃小嘴。阿瀅也張開口伸出舌頭,主動和阿玉交換口水。兩條舌頭交織的同時,她們的胸部在觸碰著。幾星期沒有性事的阿玉終於能重新感受到那久違的舒適。而且阿瀅那少女皮膚的質感,更是令阿玉神魂癲倒。第一次和同性性愛的阿瀅既覺得新鮮,也覺得興奮。雖然阿玉已年逾四十,但肌膚還是嫩滑。對阿瀅而言,這是跟阿南做愛沒有可能感受到的。

瀅:好舒服呀!真係返唔到轉頭架!
玉:係呀,我都好舒服!

阿瀅沒有因為缺乏經驗而被動。她將阿玉壓在床上,吻對方的雙乳。阿瀅在想,可能自己曾吃過母親的奶,但當然不會有相關記憶。想不到這個晚上吻著另一個與自己母親年紀相約女人的奶頭,竟是如此滋味。

阿玉享受著被阿瀅吻著乳房所帶來的快感。她發出了呻吟聲,摸著阿瀅的頭髮讚美對方:”呀……你𡃶得好我舒服呀……阿瀅!”阿瀅聽到阿玉的叫床話和說話,又更滿足。當她感覺到阿玉在撫摸自己的臀部,像要脫下她的褲子時,她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Auntie呀,我可唔可以叫你阿玉呀?”

玉:梗係得啦。唔通而家咁仲叫我auntie咩?

之後阿玉為瀅脫去長褲和內褲時,見到地板上的手繩。這刻阿玉竟有以下的想法:”其實如果阿瀅叫我Auntie,好似仲興奮咁?”但阿玉沒有告訴阿瀅自己在想甚麼。

現在阿瀅已是一絲不掛了。坐在牀上的阿玉就拿起阿瀅的右腳,由腳趾開始親吻。阿玉溫柔地將她嘴唇和舌頭的部位向腳眼、膝蓋、大腿和阿玉的私處方向前進。同時阿玉刻意用淫穢的眼神望著阿瀅。阿瀅這一刻只能一邊發出呻吟聲、一邊享受著阿玉為她帶來的快感。她覺得,阿玉的神態比起那些女同性愛電影的女角更騷、更誘人。

阿玉的進攻點愈接近下體,阿瀅就愈來愈緊張。阿玉的頭已在阿瀅兩邊大腿內側之間時,她說:”原來濕晒架啦?”阿瀅本想以”係呀”回應,但她未能發言,阿玉已開始為她口交了。這刻的阿瀅能發出的聲音只有:”呀!呀……呀!”

阿玊知道阿瀅在享受著,自己也更興奮。她努力地為阿瀅口交,不久阿瀅就要到高潮了:”呀!呀!唔得啦。Auntie我……唔係……阿玉我……高潮呀……呀!”阿瀅被這個高潮搞到有些乏力,要叫阿玉讓自己稍事休息。但阿玉聽到阿瀅叫自己做”auntie”,使她完全不想聽下來。阿瀅休息之際,阿玉自己脫掉兩條褲子,坐了在阿瀅的臉上說:”來呀,奶我呀阿瀅!我要你奶我!”

既然阿玉擺出這樣的姿勢而且下了這樣的指示,阿瀅就不得不從了。儘管是第一次吻同性的私處,但阿瀅沒有太大的猶豫或顧忌。她一邊為阿玉服務著,同時又感受到自己的雙峰被對方撫弄。阿玉全情投入,希望能享受高潮的快感。可惜她雖然試過有兩次覺得距離高潮很近,但始終無法盡興。幾分鐘後,阿玉覺得有點累,又怕阿瀅被自己壓著會太辛苦,就躺了在阿瀅身邊輕易對方的嘴。

瀅:我係咪奶得你唔夠好呀?
玉:點會呢?我好舒服呀。
瀅:但你應該未有喎。
玉:重要咩?唔係一定要有架。

阿玉再吻阿瀅以安慰她。之後兩人在牀上開始聊起來。

上一頁下一頁
發新話題
前往最後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