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原創作品] 家中的艾瑪34《螢火》19/5/23更新

 
收藏  |  訂閱
27  15.1k

家中的艾瑪34《螢火》19/5/23更新


           她把兩股抬得高高的,我就半蹲在她的後面。


      「啊⋯⋯先生,浸了泉水,後面好像很有感覺。」



我再站起來看著這個美景,忍不住伸手用拇指扣入她後面。

我沒有急攻,讓泉水把她的肛門浸得更軟,慢慢把拇指第一節撩弄她。

「完全不痛了,先生,我.....我竟然想先生進來我這兒。」

我右手手指扣著她的後面,左手就拿著溫泉提供的薰衣草馬油,塗滿了整條陽物。


「啊......」當艾瑪感到我的龜頭已入到她的後面,忍不住低叫。

因為浸了溫泉,艾瑪的穀道比平時更暖,陽物上的馬油正好讓摩擦恰到好處。

艾瑪知道自己將有一次特別的高潮,右手不再扶著石燈籠,就是往自己的陰核捽弄。


我伸出空閑的左手,從後用力握著她的驕乳,掌心旋磨著她變長的乳蒂。

「啊,先生,我受不了,我全部的地方都給你佔據了。」艾瑪嬌喘著。

我感到她前後兩個孔道都有股熱流,陰核快要破皮而出。

她第二次高潮很快就來。

這次她不再低頭享受,她仰起臉要吻我,她滿臉是汗,紅得像醉紅,煞是可愛。

那碧綠色的眼睛半開半合的說:「先生,要我身心每一處都給你玩壞嗎?可是....…我就是很喜歡啊。」


是的,艾瑪全身的快感都在我掌握之中。


她說著就吻我,雙手向後環抱著我的頸項,我們雙舌緊纏。突然,艾瑪張口大叫:「啊...…先生,我......」


她身子劇烈搖動,我用力的從後抱著艾瑪,艾瑪全身給我緊緊抱著。


我再也忍不住,當艾瑪再次高潮,肛門與穀道的強力收縮讓我無法控制,加上艾瑪熱情的吻,我忍不住就在她的秘處射精了。


我們二人就似是蜆殼的兩扇,貼在一起。


過了一會,我問:「艾瑪.....你舒服嗎?艾瑪?」


艾瑪不省人事,身子直沉到溫泉底。







                                                                                          《沉下去》


[ 本帖最後由 浪花十三 於 2023-5-19 12:33 編輯 ]

希望十三兄不要像Hunter富奸一樣寫少少又休刊。
今集一貫細緻。
艾瑪不會真的死了吧?

終於等到更新,多謝

引用:
原帖由 浪花十三 於 2022-12-28 02:49 發表 查看引用來源
《沉下去》


艾瑪輕輕步出小瀑布,一身霧氣,肌膚給暖暖的泉水浸至淺粉紅。她走到附近的石燈籠,把長長雙手靠在燈籠頂部,再彎下蛇腰,斜睇著我,說:「先生,你說日本人設置石燈籠的地方,就是景色最美的地方,你說這兒美嗎?」

她把屁 ...
多謝更新,浸著溫泉做,別有一番風味!

快,就快有下集,請等等

浪花兄,我最喜歡你這個故事,希望早日見到結局。希望你這個故事不要「沉下去」

會盡力寫完的。一定。

不如試吓一日寫五十字,可能生產量會好返D

感謝N兄你的催稿。我會盡快寫

《螢火》
           艾瑪不省人事,身子直尋到溫泉底。



令人不安的想法在我腦內不斷浮現——我報警,老婆阿彤會因為這次意外,知道我和艾瑪的事嗎?

            然而,這些想法並不能掩蓋,我最害怕的是:「艾瑪死了?」

       艾瑪氣若弱絲,我顫抖着,然後把右手放在她的水滴型的胸部上,希望找到她的心跳,可是似有還無。
       我好不容易把艾瑪從溫泉抬起,我看到她身上都是溫泉旁邊的岩石刮傷的傷痕,那些傷痕將貓抓傷的一樣。
       我不斷拍打她的臉,可是毫無反應。
       我趕緊跑到私貸溫泉的另一邊找個木桶,放了一盆冰水,我用右手掩着艾瑪的鼻孔,把桶裏面的冰水,全都傾瀉傾瀉在艾瑪的上身。


見第一二桶沒有幫助,我就打溫泉的緊急電話,我用英語說:「我老婆暈了,快叫醫生來。」



     那職員不知是否聽得明,我繼續向艾瑪傾倒第八桶冰水,才把艾瑪的靈魂呼召回來。

        「啊——」艾瑪終於肯張口呼吸,她圓潤的肩膊不斷顫抖。
           「先生,高潮之後,我感所有的血液都好像向大腦進發,很想睡一覺。然後眼前一黑,就沉在水底。」

   小屋的門在響,溫泉旅館的員工正在敲門。


  「沒事了,不要讓他們進來哩。」艾瑪堅持。



  我半開門,說:「My wife is ok now!Thank you!」



見我堅持,他們也無可奈何,也得不停地嘰哩咕嚕著走了。



我們穿好浴衣,我們攜手沿著日式庭園走回我們的小屋。



「嘭!」酒店附近,突然有個煙花在半空綻放。銀紫並開,照亮河口湖區。



「好美啊!」我們站在庭園看著。



「剛才我好害怕,怕你死了。」



「是怕我死了,太太會知道我們的事吧!」艾瑪反駁說,直擊要害。


「幸好我沒有死,我聽到有人叫我做『老婆』哩。」煙花的光照在艾瑪的臉上,艾瑪看著我,笑得很燦爛。


看了七八個煙花,艾瑪在我耳邊低聲說:「先生,現在你的精液從我的身體一前一後倒流出來,黏著我的大腿與浴衣哦!很難走動哩。」



於是我們就在大石上坐一會兒。



我見到浴衣上的紫牽牛花都是我精液的印記。我輕輕掀開浴衣的前幅,看從艾瑪的肛門與陰門流出的精液,前後兩流,漫遊至大小腿,直至腳跟。



我拿出紙巾想拭掉,艾瑪說:「就由得你射的東西在我腿上乾掉吧。讓我身上有你的痕跡。」


        


「我可是想你流更多東西哩。」我右手側抱著艾瑪,左手潛進艾瑪那個多毛又豐腴的陰阜。



只要靠近我,艾瑪的陰核,就會脹紅,好似紅掌花的花蕊,透出體外。



我摸了兩分鐘,艾瑪突然捉緊我的手,說:「先生,我只要求你一件事,每天叫我一聲『老婆』。」

        

「英文可不可以?」



艾瑪點頭。



「泰文可不可以?」



艾瑪流著淚點頭。



我點頭。艾瑪枕在我的懷裡。





[ 本帖最後由 浪花十三 於 2023-5-20 01:10 編輯 ]

前往最後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