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轉貼] 《聖女的救贖》第十回 大輪姦

 
收藏  |  訂閱
19  14.6k

《聖女的救贖》第十回 大輪姦

按:把拙作編修一下。這個版本,一定比舊版好看。


希望各位指教。
這個故事上接《傲慢的女音樂教師之停課不停X》。



聖女的救贖


不再停課

教育當局說疫情不再,好像一切又回到正軌。所有扮演著靈魂工程師的人又再開一個又一個的會議,但我們都知道,這些會議根本只是那些想升官發財者的本錢。


阿津已經由小小的合約技術員工,扶搖直上,成了電腦組主管,掌管校內一切資訊科技的管理。

由於一切要「回到正軌」,阿津就在全體教師會議宣布校方的一切措施。

大家深知,教育界的會議,都是沒有意義的。

一位資深的老師說:「嘩,呢個阿津,每次開會又升高一格。下次副校都有機會!」

另一個說:「校長唔識電腦,乜都靠佢,所以咪升得快!」

另一個又說:「校長見佢只有副學士學歷,就用教育司處撥款讓他讀學位,很快就可以又升一級。」

「很感謝各位老師努力,如有不明之處,請隨時與我聯絡。」阿津步步高陛卻仍非常有禮。

「散會後,去多用途室等我。」阿津打了個口訊給黃綽芝。

阿津在平板電腦上,把插在黃綽芝體內的震盪器調到8。

黃綽芝每步路都難行,那震盪器的震波直送每吋陰道。

黃綽芝的陰毛已濕貼著內褲,一大片透明的。

「阿津,那個......我體內的東西,可不可以等我下課時再玩?我.......我怕學生在網課時,在鏡頭中見到我高潮的樣子.......好嗎?下課後,我再和你慢慢玩吧。」

「你可以叫我做韋主任的。」
阿津調高平板電腦上的控制,黃綽芝又高潮了。她環抱著自己,臉紅得似喝醉。
「啊......韋主任!停呀!我捱不住了!」
「哼,你以前給我幾百樣額外的工作,我也不敢說捱不住呢!享受一下吧。」
「啊!」
黃綽芝的惡運,剛剛開始。

《搞好家校關係》

會議後,二人前後腳往多用途室。


「經歷了長時間的停課,我們教育團隊好希望從這段時間開始,好好追回教學時間和進度。更希望了解疫情停課之間,學生在家中學習的情形。」

韋家津就在多用途室,錄影學校網上宣傳短片。

鏡頭對準阿津的上身,他穿起深藍西裝外套,那條淺紫領帶在象牙白恤衫上非常醒目。

可是下面沒有西褲,只有黃綽芝。

她正跪在錄影室的地上,她打開了恤衫,露出薄荷綠胸圍,她勉力地為正在拍攝短片韋家津口交,她好清楚,如果她做得不好,韋家津就會一記耳光打下去。

「我們會逐一家訪,不單讓家長認識老師,亦會讓老師認識家長,這種家校合作關係,讓我們學校成為社區的樞紐,讓區內市民都因為我校連結起來,發放更強的社區力量。」

韋家津輕輕移前身體,讓陰囊貼在黃綽芝塗滿化妝的臉上。

陰囊上的毛髮,不斷刺著黃綽芝的臉龐。

可是,她只得乖乖地舔吻著。

「校內的少數族裔同學,我們都會照顧,創設良好語境給他們學習兩文三......」

黃綽芝的牙,竟輕輕觸碰韋家津的睪丸,可是這一痛,就讓他要重拍這一節。

黃綽芝一驚。

「你呢條賤女人,真係又老又醜又無用!」重重就是一巴。

她下面那個柱型震盪器,竟借勢從陰道滑出,掉在地上,整個多用途室都是機械震動的聲音。

「阿津,對不起!」

「叫我韋主任!」

手握校長與黃綽芝的色慾短片這張皇牌,那個以往默默受壓的教育界基層,會不會變得不認得自己?

突然,多用途室響起幾下拍門聲。

「韋主任,我是利雅娜,我可以進來嗎?」

「雅娜,請等等。」阿津說。

黃綽芝急急忙忙吐出阿津的東西,整理儀容。

阿津一面拉起西褲,一面走去開門鎖。

利雅娜一進門,見到黃綽芝早已拿著劇本,裝著練習臺詞,她說:「我是校長助理黃綽芝主任,很快將會與你們見面,解決少數族裔的種種需要。」

說到這句,黃綽芝要加入一個媚偽的笑容。

阿津,卻露出一個猙獰的。


[ 本帖最後由 浪花十三 於 2024-5-4 12:59 編輯 ]

我在紙言看過。十三哥會唔會再有改版?

會改寫某些細節。因為部分環節寫得太倉卒太趕。

《她的芳名叫利雅娜》

黃綽芝急急忙忙吐出阿津的東西,戴回口罩,整理儀容。

阿津一面拉起西褲,一面走去開門鎖。

黃綽芝拿著劇本,裝著練習臺詞,她說:「我是校長助理黃綽芝主任,很快將會與你們見面,解決少數族裔的種種需要。」

阿津聽了,在獰笑。


利雅娜是個南亞裔女孩。她今天身穿欖綠的運動衣。
她的家境不佳,上一代千辛萬苦才取得香港身份證,所以好珍惜機會讀書,憑著天資苦讀,考上了香港最好的大學。

她希望能成為南亞裔的教師,教好自己的同鄉,讓他們可以在香港這個地方自食其力,不必做著低三下四的工作。

黃綽芝與韋家津身處的這間學校,就是利雅娜長大的社區,所以利雅娜就順理成章走進二人的中學做教師。

「雅娜,家訪就由下星期三開始,校長委派我、你及黃綽芝校長助理策動這個計劃。希望可以幫助這些學生。」韋家津似是百萬雄師的總司令。

不知道是民族的教育,還是利雅娜的性格,阿津一向她發施號令,她就會低下頭來。

她圓圓的眼睛彷彿,令人見之忘憂。
鬈曲的睫毛似是最輕的羽毛,撩弄著每個人的內心。

「不如我集合了校內所有南亞裔的學生,然後再聯絡他們的家長,再為願意接受家訪的安排時間,好嗎?」」利雅娜低聲問,她族中的女性就只是做著順從配合的工作。

她仔細留意著阿津的臉部反應。她希望自己可以立即就配合他的工作。

阿津拿出平板電腦,掃視檔案。

「雅娜,你可以看看,其實我一早就集齊了校內的南亞裔學生名單,更有他們家長的電話號碼。現在疫情嚴重,少數族裔家庭生活百上加斤,學生更談不上有學習的心力。我們一定要好好加強學習上的支援,更要關顧他們的感受。我知道你不單能和他們好好溝通,更可以得到他們的信任,你成功故事更是他們最好的模範。」阿津說。

教育界的男人,講這種專業廢話最是落力,可是對初出茅廬的利雅娜來說,卻似是香檳寫的句子。

利雅娜聽了充滿欣喜,她覺得眼前是有生以來第一個欣賞她才華的男人。

她又圓又大的眼睛閃現出銀河一樣的星光。

阿津看了她一雙閃耀著恆河夜空的星目,也不禁一愣。

這剎那,阿津聞到這個南亞裔的二十一歲少女身體幽幽的香氣,她沒有南亞族裔那種濃濃的體香,她肯定從飲食入手減少了家鄉菜中的香料,也許她知道這是難以打入社群的其中一個原因。

「她那兒一定更騷更香。」阿津想著。


[ 本帖最後由 浪花十三 於 2023-11-20 14:07 編輯 ]

黃綽芝失掉主角地位,一定被玩得更慘。

《家訪》

「雅娜,你可以看看,其實我一早就集齊了校內的南亞裔學生名單,更有他們家長的電話號碼。現在疫情嚴重,少數族裔家庭生活百上加斤,學生更談不上有學習的心力。我們一定要好好加強學習上的支援,更要關顧他們的感受。我知道你不單能和他們好好溝通,更可以得到他們的信任,你成功故事更是他們最好的模範。」阿津說。


韋家津一句肯定,讓利雅娜醉了。

她只管低下頭來,可是眼裡銀河一樣的星光,讓阿津看得出神。

趁著聖誕節假期,利雅娜與韋家津開始少數族裔學生的家訪,當然這次行動也包括黃綽芝,那是韋家津指定要的一員。
這所學校家訪的要求,是必須由一男一女的教職員,於早一天聯絡其家長。韋家津安排了公司最懶惰的一員與黃綽芝成組,他料到這個比臨退休員工還懶的同事,一定會在學校活動時請病假,到時就只有黃綽芝一人。

            他們三人,就在那公共屋村村口。

「黃綽芝老師,今天樊穆賢老師又請病假,辛苦你了。這就是你今天要見的學生家長,總共十二個家庭,四點半前要回到學校報到,並在五點前以中英文書面報告給我,我批核後就交給校長。」韋家津指示著黃綽芝。

他也不等黃綽芝回答,逕自就到利雅娜那邊。選利雅娜同組,因他知道利雅娜可以與族人用母語談話,一切事半功倍。

那是早上十時,利雅娜與韋家津一男一女的走在基層公共屋村的公園,在少數族裔的眼光,女人與男人並行是頭等大事,利雅娜的同鄉不少從窗戶往下望,有些成年男女在公園說他們閑話,有些小孩則訕笑利雅娜。

利雅娜全都知道,可是她一點也不介意。

黃綽芝獨自一人走在公共屋村的公園。
她穿起深黑的西裝褸,內裡是象牙白的恤衫,衣領手袖都像片荷葉,那是每次黃綽芝當學校合唱團指揮時的戰衣。她穿起新買的裸色高跟鞋,走起步來咯咯有聲,似是平添幾分專業威嚴。可是,她配了淺灰的半截長裙,經歷懷孕生育的屁股顯得不太巨大。

「這種公屋真的很髒,哎,我的高跟鞋也實在太慘了。」
村民都注視這個濃妝艷抹的女人。有幾個中年大叔含著香煙,對她的屁股目不轉睛。
黃綽芝白眼,心想:「寶貴的香港土地就建公屋給這些窮人爛鬼!浪費納稅人的金錢

走不幾步,黃綽芝問屋村保安:「哪兒是官泰樓?」
保安用夾纏不清的說:「官泰?是......那邊!」

「你好,是莫申明的家長嗎?我是莫申明同學的班主任,今天約好到來家訪,可以開大閘給我們嗎?」黃綽芝怕對講機骯髒,不敢靠近講。

「okay!」有把粗獷的男聲回答,而背景盡是人聲,都是黃綽芝聽不懂的語言。
黃綽芝對學生毫不認識,趕緊在一程升降機中看看莫申明的資料。

莫申明的家在官泰樓三十六樓八室。

黃綽芝按了門鐘,一個六呎左右的少數族裔男人應門。

摺閘打開了「Hey,老師,你好!」

這個約莫四十幾歲的男人,身穿一條薄短褲,裡面有條又粗又彎的黑鰻魚貼在左邊大腿,接近膝蓋。

黃綽芝清楚看到。

另一方面,韋家津在利雅娜的幫助下,與少數族裔的家長言談甚歡。韋家津最看不起黃綽芝那種毫無教育熱誠的人,他幾天前就熟讀這些將受家訪學生的資料,不單強弱科目,性格特點,都瞭如指掌,他仔細認真地跟家長談起學生的在校情形與未來發展,利雅娜自愧不如。

忙碌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

很快就接近中午,第一天家訪很快就完成,利雅娜與韋家津這邊就只餘下中一生「李一龍、李一虎」兄弟的家訪。

「這兩個中一新生在第一次學科測驗名列前茅,中英文都好好,就像雅娜你一樣,不輸給本地精英。他們兩個都是中英文辯論隊的新星。學校期望好大。」韋家津在升降機大堂對利雅娜說。

利雅娜甜甜一笑,那笑意在眼睛中流轉,韋家津留神細看,連升降機到了也不曉得。
二人到了,韋家津按門鈴,沒人應。

利雅娜這時從手袋拿出鎖匙,她低下頭來嬌媚地笑,那銀河一樣的星光,乍現在她又圓又大的眼睛裡。
「韋主任,一龍一虎都去了打板球,我的爸爸媽媽都回去了故鄉照顧祖父祖母。家中沒有人,我們入去慢慢談。」
她把鐵閘打開了。利雅娜輕輕挽著韋家津的手,走進自己的家門。

                    聖女的救贖.家訪一

家訪二

        黃綽芝到了學生莫申明家訪。應門的是一個大約四十來歲的男人,那條米色的薄短褲中透出一條黑鰻魚,長度接近他的膝蓋。
     「想不到莫申明的老師這麼年輕,還這麼美麗。」他的眼睛注視着這個傲慢的女音樂教師,貪婪的視線由胸部直掃至屁股,這個家長就像猴子見到水蜜桃一樣,注視着黃綽芝成熟的大臀。
       他發現黃綽芝察覺到他的視線,於是急忙向着兒子說了一大堆鄉下話,要兒子斟茶給她,可是嘴角總是帶着一抹邪惡,即使他只是在微笑。

      對於這種性騷擾,黃綽芝習以為常。她只當作是一種嘉許,沒有回應。

    二人就坐著,中間就一張餐桌。

    黃綽芝立即把平板電腦拿出來,討論他兒子的成績,黃綽芝力數莫申明的不是:「佢成績表現再係咁落去,佢唔想好似你哋D人咁做地盤送外賣都唔得!你都唔想個仔好似你咁樣做個低等人。」

    這個父親似明非明,說:「你知啦,莫申明沒有媽媽,我每天外出工作,可以教育他的時間很少。老師……你結了婚嗎?你是……處女嗎?」
     
      聽到這句話,一向都受口頭騷擾的黃綽芝也大吃一驚。
     「先生……希望你注意你的說話,請你自重。」黃綽芝板起臉說。

      「hey,老師,你點知㗎!我老婆唔喺身邊,真係只能自瀆⋯⋯」他伸手抓了抓自己的東西,她見那短褲褲襠高高隆起,薄薄的麻質透現黑鰻魚,它正發硬,屈在檯邊,差不多上了枱面。

        「啊excuse me! 因為我剛看了這個⋯⋯」

         莫申明的父親帶着獰笑,把一部最新的智能電話遞給黃綽芝。

       她看了畫面,一對黑色絲襪中的大腿忍不戰抖。

       坐著的家長向後一仰,那枱邊的黑鰻好像隨著樂器起舞的眼鏡蛇,愈發伸長。在枱邊高高昂起。
     
    「那個死人阿津!」黃綽芝的雙腿不斷戰抖,似是一隻墮入蛛網的小蝴蝶。

      阿津此時,正在利雅娜的家。
      「以前我出生時,少數族裔不多,會音譯我們的名字,及後我們人數愈來愈多,就把我們的名字譯得更似中國人,所以我弟弟的名字就叫『李一龍』及『李一虎』。」

      「啊,怪不得一龍一虎的中英文都那麼好!」阿津說:「原來你就是他的家姐。」
      「竟可以瞞過韋主任你呢。」利雅娜嬌媚地笑。「韋主任你初次來我家,讓我先為你奉茶,再談談一龍一虎兩個吧。」

利雅娜就從廚櫃取出最好的茶具,薄荷茶葉的香氣瀰漫滿室。


阿津細看了這個雅娜家中的陳設,在少數民族風格中又有點英式小趣味。


「我媽媽爸爸回去鄉下看望祖父的病情。所以家訪唯有由我來主持了。」利雅娜笑著說。

        

其實一龍一虎沒有甚麼好談,他們倆兄弟不單是一年級中成績最好的學生,更有非常好的品格,除了好動一點外,沒有甚麼好挑剔。



「多謝你,韋主任,我會繼續好好教育一龍一虎,不會有負你所托。」


利雅娜在自己的家,顯得特別輕鬆,她的咀角多了幾分媚意。

「啊,雅娜,你們家揉合了英倫風情與南亞族裔的味道,我很喜歡呢。」

「對啊,我父母在故鄉都是英文老師,深信學好英文可以有片新天地。」


「哦,怪不得你們三姐弟的英文那麼好啦!我的英文很弱,有時間請你多指教。」


「不敢不敢,父母自幼都教我們玩Scrabble這種遊戲,拼好字,就是英文最重要的根柢。」



「韋主任,我們就玩一局吧!」利雅娜就在茶几拿出一盒Scrabble,她把身子靠近阿津,然後把小小的字牌分給他。


利雅娜自小受父母嚴格訓練,一早已想好戰略,一雙大眼睛靈活遊走在字牌,又精靈的微笑,那種自信的神情好吸引。


阿津英文很差,是其中一個考不上大學的原因。所以拿著幾個小字牌,就毫無頭緒。他細看著利雅娜,欣賞著,他覺得利雅娜身上的幽香更吸引了。

        
他們就玩了二十分鐘。


「嘻,PEACEMAKING,二十一分!」利雅娜高興得像小孩。



而阿津只砌到電腦科的用字,或是GO一類小學生的低分字,恐怕會輸給利雅娜很多分。



利雅娜大獲全勝,她看到阿津大勢已去,就說:「啊,韋主任,我們聽聽音樂吧,你聽過我們的音樂嗎?」



阿津知道自己輸得慘,礙於面子,就說:「好啊!」



「你等等我。」利雅娜走進閨房。





[ 本帖最後由 浪花十三 於 2023-12-6 11:50 編輯 ]

沒三分鐘,她打開了房門,原來她換了衣服,那是一件淺粉紅色的小背心,露腰見臍,她纖幼的腰肢很白。



「韋主任,這是我中學時在民族舞比賽取得冠軍的音樂。」

        

這個小數族裔的家頓時成了沒有燈光的舞台。阿津看到利雅娜又圓又大的眼睛流轉著無限的美意。她掃了掃胭脂,讓她看起來更嬌媚。


而最令阿津目瞪口呆的,就是利雅娜的腰肢。



她隨著民族音樂的節奏強烈搖擺,既似蜜蜂,又無比性感。



阿津想起了日本AV中的女優在男人身上的動作。



利雅娜斜眼看著阿津,那半開半合的紅唇都讓阿津性欲高漲。

        

隨著音樂高潮,她漸漸靠近阿津,竟至他膝前。利雅娜把楊柳一樣的腰肢,就在阿津幾十厘米前。


利雅娜身子一轉,把肚臍正對著這個中國男子。


她把小肚子拋了又拋,那肚子上小小的脂肪又暖又香,像一隻小羊,阿津要盡力尅制自己不要摸。



這個異國女子見他已深受吸引,再輕輕一轉,把三十五吋的臀部搖向阿津,那粉紅色的輕紗透光,利雅娜裡面的春光盡洩。

當然,她是知道他在看著的。

她也知道他褲襠內的東西已漸漸硬起來。

她驀然回首,嬌媚地笑說:「韋主任,你喜歡我的民族舞嗎?」


阿津已經控制不了,站起來從後抱著利雅娜。

回覆 8# 浪花十三 的帖子

家訪三
                利雅娜見他目瞪口呆,再輕輕一轉身,把三十五吋的臀部搖向阿津,那粉紅色的輕紗透光,利雅娜裡面的春光盡洩。
當然,她是知道他在看著的。

她也知道他褲襠內的東西已漸漸硬起來。

她驀然回首,嬌媚地笑說:「韋主任,你喜歡我的民族舞嗎?」

        阿津已經控制不了,站起來從後抱著利雅娜。

        「雅娜,我⋯⋯我不想自己用上司的身份佔你便宜。我見過在這個圈子中的人,很多都是以權謀私,我曾立誓不要讓自己成為那種人。」
          「韋主任,我是真的喜歡你,欣賞你,不是因為你是我上司,而是因為你是韋家津,我欣賞你對學生的愛心,還有對工作的盡力。而且⋯⋯即使只是你看我一眼,已經令我好開心。今次與你一起做家訪活動,我興奮了很多天!」

            說著,利雅娜邊說邊轉身。「無論你喜歡不喜歡我,我也很想親近你。」
         她閉上眼晴,把豐厚的雙唇貼近阿津。阿津拙劣地應對。「嘻,原來韋主任接吻的技巧不及教書呢。」

       這個熱情的異族少女,利雅娜一雙手捧著阿津的臉龐,溫柔地輕撫這個她欣賞的男人,她那雙散發銀河星光的美目,隨著熱情濕潤。她輕啓豐唇,一條如靈蛇的舌就竄至阿津的口腔,帶著溫濡黏連的滑涎,舞弄阿津的舌頭,加上薄荷茶的香氣,成了阿津人生最享受的一吻。
        
       二人擁吻,坐至梳化。  利雅娜情深熱吻幾分鐘後,竟似是全速跑步,呼吸急促。她見阿津下面完全充血,褲襠似有支白板水筆。

      她笑了笑,說:「好衰呀!韋主任叫人假期O T,就是不肯請人吃下午茶。」

      阿津不知如何回答,只說:「好啊,你要吃什麼?我立即外賣回來。」

      利雅娜像個小女孩一樣,指帶笑拉開阿津的褲錬,說:「我要吃雞髀槌!我要吃!」

    這一刻,同一條邨,另一個單位,黃綽芝站著,無可奈何地拉開半截套裝裙的拉錬。

   「Hey Misy,每次見到女人著黑絲𧙕,我就想睇下裡面係點,不如你就⋯⋯」坐在桌子另一面的莫老爸帶着淫笑說。

                                 《聖女的救贖》之  家訪三


[ 本帖最後由 浪花十三 於 2024-2-21 01:41 編輯 ]

回覆 9# 浪花十三 的帖子

利雅娜好正!浪花叔叔今次寫呢個異族女人色香味濃。

前往最後回覆